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家未婚妻缩水了

16 有没有人说过你嘴欠

我家未婚妻缩水了 细数雨声 2012 2020-07-16 21:31:45

  “大哥,忙完吗?”沈甜溪坐一旁一种奇怪神自己易景晨,道。

  “嗯。”易景晨倚靠沙靠背,勉强应一。

  沈甜溪趴里自己道撇撇嘴。

  “大哥,洗。”

  “就洗啊。”易景晨无所谓应付道。

  沈甜溪皱皱眉,耐心解释道:“按洗水,水池深,掉淹死信信?”虽自己新浴室,显刚刚安装,就用,码需间才用。

  易景晨道一,“怎?”

  “洗啊?”需明吗?道摆里呢吗?

  “、、!”易景晨就觉方,自己安宁。

  沈甜溪莫名其妙,皱皱眉道:“啊。”

  “。”易景晨放弃抵抗,气伤肝,自己早晚被气死。

  “大哥。。”沈甜溪苦口婆心劝道:“,,约小姑娘。”

  易景晨:......真才艺,约小姑娘需教?

  “大哥,......”

  “闭嘴。”等沈甜溪继续,易景晨就打断,实害怕再惊世骇俗话。“沈甜溪,人,话子特别欠揍。”

  “啊,怎?”沈甜溪用关爱智障神易景晨,整小脸写明故哦。

  易景晨气笑,第一次碰见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易景晨干脆直接拎沈甜溪卫生间,放洗漱台,敲敲脑袋。

  沈甜溪一系列,表示习常。四肢软绵绵垂,随易景晨走,应景摇晃。

  易景晨拿一条毛巾,“躺。”沈甜溪乖乖躺,绝刚刚嚣张劝易景晨。

  易景晨道哪里找一小瓶子,干脆让沈甜溪躺洗手池旁,黑色长垂里面,易景晨用小瓶子接满水,随小心翼翼倒,淋湿,再随意按一洗露,易景晨沈甜溪小脑袋,觉自己,,一定弄,狠狠心直接全部抹。

  沈甜溪本闭睛,结果听见泡沫音才睁睛,脑袋敢,小睛稍稍一斜,就愣住,满泡沫放少洗露啊?怎冲洗干净?

  沈甜溪仰躺原,睛直勾勾易景晨。

  “怎?”易景晨尤自一揉搓,一道。

  沈甜溪叹口气,“。”默默闭睛,放弃治疗,觉易景晨故意祸祸自己,。

  沈甜溪比较机智,易景晨今晚沈甜溪本就耐心,如果再意见,直接撒手管才性格。

  需沈甜溪求,易景晨道洗之吹。

  坐小盒子,“大哥,睡觉。”沈甜溪困睛睁,模模糊糊话。

  “坐直。”易景晨伸食指直接顶顶背,者立马被挺直,除小脑袋垂一摇一晃摇摆。

  “哦。”沈甜溪气无力答。

  “呜呜呜呜......”吹风机音本沈甜溪习常,当易景晨转,“呼......”一,伴随沈甜溪尖叫戛而止。

  “吧?”易景晨心虚跪倒洗手台沈甜溪,道。

  沈甜溪困,怜兮兮跪原,憋憋屈屈啜泣,“疼。”本沈甜溪小大,娇气吧,鬼精挨揍少,坚强吧,掉泪次数一比别人少。

  易景晨见状,立马伸支手指托,放一旁,一就见膝盖红彤彤。

  易景晨沈甜溪哀嚎摸摸,伤骨。

  “哪里舒服?”易景晨拉道。

  沈甜溪怜巴巴举自己小手,面红彤彤一片。

  易景晨再一次确定一遍,实沈甜溪太小,单单确保伤伤,脑袋趴沈甜溪身。

  除摔红,沈甜溪算活蹦乱跳。

  “坐。”易景晨一次干脆让沈甜溪躺洗手台,按住脑袋,粗鲁帮吹,一次。易景晨敢用最大风速,整程清风细雨。

  “谢谢大哥!”吹之,沈甜溪又恢复气十足子。

  “高兴?疼?”易景晨笑沈甜溪脸大大笑容,美滋滋子。

  “觉瘦。”沈甜溪歪易景晨,“,刚刚吹风机吹跑。”

  易景晨:......,果女人体重降由,总各种奇思妙。

  “应该一比例题,人变小,如果一重,就......”

  “?”沈甜溪直觉话,就奇。

  “铅球。”易景晨忍笑道。

  沈甜溪闻言,脸表情僵硬,随即就坐身,左右找东西,一找一小嘟囔。易景晨明显听叨叨:“刀呢?刀呢?”

  沈甜溪觉自己真怜,气大气敢,自己心里骂,混蛋,毒舌男,长张嘴用,就惹人生气。

  “,别耍宝,睡觉。”易景晨照旧提沈甜溪,先膝盖手掌药水,才放睡觉。

  一夜梦(。・ω・。)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