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家未婚妻缩水了

20 狗男人,你是不是要扔下我?

我家未婚妻缩水了 细数雨声 2006 2020-07-20 20:32:24

  给,怎意思儿忙忙?您真人!

   沈甜溪立马气呆毛炸,被无耻惊呆,“什?给端茶倒水,竟东西给别人,陈世美,白眼狼。”

  骂完狠话,趁易景晨未反应,沈甜溪立马手里手帕抢回,啪嗒啪嗒跑茶几,路易景晨水杯候,顺手一用力就水杯“哗啦”一推倒,死死,水杯里水全洒易景晨裤子。

   “沈甜溪!!!”易景晨脸色阴沉,一就捏住小裙摆,沉声喝道。

  沈甜溪心里气,回就对易景晨一句,“易景晨,耍流氓!”

  最最,沈甜溪美滋滋坐沙发吃奶油蛋糕,易景晨就面收拾被水浸泡茶几。

  易景晨一抬就见倚靠沙发心肺吃蛋糕沈甜溪,深一口气,就祖宗!

  “沈甜溪,明差。”易景晨拖板道,刚刚决定。

       “嗯,吧吧。”沈甜溪扒拉易景晨手机,抬道,一点舍意思。“诶,对,大哥走怎办啊?”沈甜溪猛抬问道。

       易景晨闻言,轻咳一声,对郑重道:“沈志,一定照顾自己。”

       沈甜溪怔怔易景晨,妈觉给收尸。“啊啊啊啊啊,易景晨人,饿死找别狐狸精?”

       易景晨:......舌顶顶槽牙,怎才留痕迹弄死呢?怎就知道怎招惹自己生气呢?

       “找人照顾。”患太大,最终放弃,做遵纪守法市民。

       沈甜溪尤自知些,怒瞪双眼,比刚刚被骂易景晨生气,“,借机扔?”

  易景晨闻言,干脆回沈甜溪,“就开始候吓唬一次吗?怎念念忘?”完拿拖布放回洗手间。

  回客厅,就见沈甜溪手里捧奶油夹心蛋糕一小口一小口咬,食知味。笑逗道:“舍?吃蛋糕香?”,知道哪里拿一冰淇淋朝沈甜溪摇摇。

  沈甜溪撇撇嘴,志气转一边,嘴里嘟囔道:“绝对一冰淇淋妥协。”

  易景晨笑漆黑脑勺,轻咳一声:“一草莓蛋糕呢?”

  话音刚落,沈甜溪火速回,眼睛直勾勾易景晨手里冰淇淋草莓蛋糕。

  见深吸一口闻香气,沈甜溪视线移,易景晨笑容撇撇嘴,“狗男人,扔。”完,一子就手里小蛋糕扔易景晨身,恶狠狠跺脚,顺沙发边沿滑,路易景晨小腿候,甚至用力掐一。

  跟小猫似力气,易景晨根本就放眼里,对于扔身奶油夹心蛋糕置若罔闻。

  “生什气?给买东西吃吗?”易景晨一边无奈问道,一边伸手拎衣领放自己腿,双手束缚住。次差刚刚定,阳城边项目点问题,对合作伙伴点名易氏集团负责人亲自场。

  沈甜溪气小肚子一鼓一鼓喘粗气,惹易景晨奇手放肚子轻轻按一,一,就点燃小炮仗,沈甜溪“蹭”一,就朝易景晨扑,一边扑一边道:“狗男人什候给买吃?早送走,黄鼠狼给鸡拜,非奸即盗!”

  易景晨眼疾手快按住小腿,制止原,额一直冒冷汗,刚刚已经感觉沈甜溪指间带风自己眼掠,差一点自己脸就留几道血痕。

  “送东西错?因喜欢吃吗?”易景晨就明白,些蛋糕本就因沈甜溪吃才买,差消息已经买甜品之,怎就端端自己解读成一铁公鸡呢?

  被按住沈甜溪脑门呆毛已经炸,本就圆溜溜大眼睛被用力一瞪,恨所眼白翻,“一直喜欢吃,怎见之买给?啊!就扔,找更漂亮狐狸精。”

  易景晨沈甜溪小嘴叭叭停,本生气差点伤自己,现生气,反而饶兴致听停。趁累,贴心用小杯子喂喝点水。

  易景晨水递沈甜溪嘴边候,者递给者一“孺子教”眼神。易景晨气又笑,抽空道:“怎才乖乖?”

  沈甜溪一边喝水,一边翻白眼思考,刚刚喊点缺氧。

  “咳,带。”沈甜溪喝水喝一半,道。

  易景晨眼睛笑继续转喝水,嘴里却残忍话,:“别喝。”完,就沈甜溪手里水杯抽。

  沈甜溪冷丁被一抢水杯,差点照易景晨脸喷,被者眼疾手快水杯塞回。

  “唔......易景晨,狗男人承认。”差点被水呛沈甜溪。

  “呵,沈甜溪就乖乖等?”易景晨等终于喝完水,水杯放茶几,道。

  沈甜溪撇撇嘴,扭背对易景晨,“才呢,谁知道一回。”

  “扔办法,用哄?”易景晨点点小脑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