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家未婚妻缩水了

30 个头和抱怨不成正比

我家未婚妻缩水了 细数雨声 2033 2020-07-30 21:47:39

  易景晨无奈何摇摇,难道八卦女人性吗?就算?

  沈甜溪道内心吐槽,而更缠凑近一步,防止再教训自己,干脆整人趴裤腿,扯西装裤布料一一往爬。

  易景晨冷,一,帮,阻止。

  “诶呀,大哥,帮帮啊。”沈甜溪就应该自己体任何信心,折腾半,一展。

  易景晨终舍弯腰,捞放床。

  “就安静一儿?”易景晨奇,沈甜溪张小嘴早晚,除自己生气停。

  沈甜溪翻身坐,双腿一蹬脱掉自己鞋子,易景晨拿鞋放板。

  “怎?”沈甜溪一脸惊讶子,就怎提严苛题?

  “如果话,干嘛?”沈甜溪趴床,易景晨整文件,道。

  莫名觉道呢?

  沈甜溪见状,立马蹬鼻子脸道:“?”

  易景晨瞥一,默,决定如果自己清净,最。

  沈甜溪一直答自己,控诉,小嘴嘟嘟,“大哥,怎话啊,自己一人自自话,让人见怪怪。”

  易景晨小脑袋,“里就,哪别人,放心,人见。”

  “唉,就算,阻挡人目。”沈甜溪唉叹气道。“别,总觉话。”

  “人大,怎抱怨?”易景晨笑道。

  “道比。”沈甜溪模摇摇道。“别小,耽误话啊,跟,大哥,种情况,就应该话。”完,沈甜溪圆溜溜大睛就直勾勾盯易景晨。

  者,表情就暗示自己,?快啊啊啊!

  易景晨心情顺话道:“啊?”

  果,沈甜溪整人散洋洋意气息,就连呆毛神采飞扬子,“啊,大,站里大就见。小。”顺,易景晨比划一人差距,易景晨双臂伸长大,自己呢就小拇指一指节儿。“除话,别人注意,应该话,让人见。”

  易景晨文件放自己床,“让少人注意?道高厚,人注意,早晚被人抓卖实验室做研究,信信?”

  沈甜溪觉自己就一瞬间察觉走神,怎就被易景晨套里?论强词夺,自己面就重孙子级别。

  沈甜溪“哼”一,手脚并用爬离原,“良心,总让话,操心,人美女又爬床,领情。”

  如果易景晨解沈甜溪,定真被情真意切冠冕堂皇话骗,真伤心呢。

  易景晨坐床,一耍宝。

  沈甜溪视,“哼,白狼,白狼!”

  易景晨嘴角勾,猛身朝扑。

  “啊啊啊啊啊!”沈甜溪就见一座大山突扑,就压倒自己身,一倒,自己小身板真承受。

  意识尖叫,易景晨停身一刻戛而止,“吓死啊,狗男人,吓死之找别野女人!”

  沈甜溪就一示弱人,越越觉自己,更依饶,“易景晨,良心,白狼,吓唬,讨厌,烦人,跟!”完,沈甜溪就果断翻身朝床远离易景晨方爬。

  易景晨笑一手按住小裙摆,稍稍用力就拉原。

  沈甜溪感受自己裙摆处力气,稍稍易景晨,珠快翻。

  “,别生气,听行吗?”易景晨率先低,气道。

  一,一侧躺身子,沈甜溪整人圈外怀里,整人放松。

  沈甜溪觉自己容易就被哄,虽一,自己聊行。

  儿,沈甜溪罕见,自己手脚并用往爬,就一直笨嗒嗒小蜗牛一。

  小裙摆被易景晨按,,最干脆整人就往床一趴,小脸放臂弯里,干脆。

  易景晨笑挑挑眉,“怎?”一,一放裙摆,用手指戳肋,故意逗弄道:“土豆精生气?”

  沈甜溪被气疯,整人猛身,整人跌跌撞撞朝易景晨胸口撞。

  易景晨及阻止疯丫,就感觉胸口一阵微痛,虽疼至怎?

  而沈甜溪就惨,整人被撞倒,迷迷糊糊躺床,小脑门通红通红,小嘴里嘟囔:“狗男人,又骂土豆精。”

  易景晨躺里除小嘴一沈甜溪,放心赶紧摸摸小脑袋,就意外听见句话。

  话,就明,易景晨提心放,手痒戳戳沈甜溪小胳膊,“昵称。”

  “鬼才信话,狗男人。”

  ,自己“狗男人”称号,沈甜溪一半忘掉,自己每被一小人儿身每喊“狗男人”,就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