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家未婚妻缩水了

37 和猫打起来了

我家未婚妻缩水了 细数雨声 2021 2020-08-06 21:12:16

  “关系,今先吧,先休息。”

  “,易总。”师镜竹挂断电话,松一口气。

  易景晨车库里停车,刚刚就见迎面极速跑一白猫。

  猫渊源,自己偶一门忘关窗,就见猫自己客厅里跳跳,猫毛满飞,自己东西被搞一团糟。

  ,跑白猫,易景晨眉忍住皱,今猫怎丑?

  突,易景晨迈脚步停滞,随即就极速朝自己跑。

  因今关窗户,而沈甜溪小祖宗自己呢。

  易景晨打房门手抖,门打一刻,一就见满屋白毛,确定白猫。

  “沈甜溪,沈甜溪,哪?”易景晨及关门,就急匆匆跑屋里,一四处找,一喊道。

  易景晨先直奔小屋,就见空空如小床,讲耳机就扔一旁,被窝凌乱堪,就人急匆匆身似。

  “沈甜溪?”易景晨小屋整找一遍踪迹,血迹。

  易景晨转身朝客厅走,“沈甜溪,哪呢?”

  “大哥?”一迟疑女悄悄喊道。“吗?”

  易景晨闻而,转身朝源急匆匆走。

  “大哥!”一惊喜音茶几传,“大哥,里里。”沈甜溪欢欣雀跃双手高高举,尽自己所蹦哒。

  易景晨低一,就见沈甜溪双手提一整人差大剪刀,凌乱,顶丸子狼狈散,除顶呆毛一如既往精神,衣服乱糟糟,甚至方一道道口子,当,意料之,满身白毛。

  “怎?”易景晨见,立马半跪身,低道。

  沈甜溪闻言,原本觉怎,却突心里涌一丝委屈,仰大睛,泪啪嗒啪嗒滚落,小嘴耷拉,紧紧抿。怜巴巴摇摇,道:“儿。”话音带一丝哭腔。

  易景晨心疼几遍,确定露外面方受一伤,才松一口气。

  “怎?”易景晨举放桌子,道。

  “?”沈甜溪满脸泪痕仰易景晨,瞪圆溜溜大睛道,“道怎,道怎走,窗户跳。”

  易景晨一帮沈甜溪摘身猫毛,一道:“怎?刚刚外面碰,突丑少。”

  沈甜溪立马洋洋意,“毛剪。”一副厉害吧,等夸奖子。

  闻言,易景晨手里停,“怎勇气剪人毛?”道,猫被养特别,肥嘟嘟,整比沈甜溪大少,就敢剪人毛?道该夸勇气,该骂莽撞。

  沈甜溪比比划划站里,“突窜面吓坏,就勇气啦。”,安慰似拍拍自己小胸脯,随即伸右手根手指,“害怕打,喝口酒。”

  果,易景晨身闻淡淡酒味,易景晨刚刚急找,第一间未曾注意。

  “哪酒啊?”易景晨忍住皱眉道。

  “就儿!”话,沈甜溪小手一伸,摇摇指茶几一瓶红酒。

  易景晨顺手指,沉道:“喝少?”

  沈甜溪眨眨睛,肯定,“啊!”,小手再一次伸手指。

  ?骗鬼吗?易景晨清楚记,瓶红酒一次一朋友兼合伙伴送自己,之满满一瓶,自己喝酒习惯,顺手放茶几,哪瓶红酒设计瓶肚间一阀门,拧就倒酒。

  易景晨带沈甜溪走茶几旁,如今一小半,庆幸沈甜溪喝酒之道阀门关紧,否则自己如今怎逮一行?

  “就?”易景晨朝沈甜溪伸手指,紧盯道。

  随就见小姑奶奶珠转转,伸手指,又自己目光慢悠悠又伸手指,最最,整手未曾幸免。

  “呵,撒谎?”易景晨小脑袋道。

  “哼。”沈甜溪觉自己委屈呢,娇哼一,道:“猫,至吗?自保,生安全。”

  “由吗?跟撒谎啊。”虽道沈甜溪受惊吓,应该哄哄,犯错就让改掉。

  沈甜溪觉自己生气,撒谎件重吗?喝酒重吗?难道猫种才应该引注意吗?

  “易景晨,未婚妻,小孩子,长辈语气教育?小小,底大心里清楚,因住,寄人篱,就觉教育资格。”沈甜溪泪汪汪朝易景晨喊道。

  完,就易景晨手里挣扎,气呼呼朝大门口走,一走一抽泣,怜巴巴背影让人心疼。

  就走大门口,易景晨才猛身,快走几步挡面,沉道:“哪?”

  “用管,哪里关系,就算一直长大,一孩子似必须听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