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大佬她终于黑化了

011 清风霁月

重生大佬她终于黑化了 Rubywo 2134 2020-07-17 00:02:00

  大厅之内,纯子声音冷肃,带容反驳威严,落入美子耳朵里,就无言挑衅。

  凭什,凭什!

  难道就凭找一张带血录取通知书吗?

  “妈!”美子猛扑倒方母怀里,哭抽泣止,眼神恶毒瞪一眼纯子。

  “哭哭,妈妈办法,妈妈给美子办法。”方母低声哄美子,一双美目拼命盯住大门。

  等,等人回。

  纯子收电脑,撇眼方母女,屑勾一抹冷笑。

  “纯子啊,推荐信,等开候找计算机系傅生老师,让带报道。”

  齐鹏掏早就准备信递给纯子。

  一趟做手准备,一叫方黄纯子真才,就给信,若,立马掉就走。

  万幸,让白一趟。

  “行!”

  一直盯边动静方母白色信封,瞬间被点燃某根神经似,大喝道:“招。”

  齐鹏解:“什?”

  纯子亦转身,紧紧搂住美子方母,眼底一片冰寒。

  “,纯子,精神病史。”

  一情急,方母办法,心底秘密。

  美子骤抬,震惊纯子自己母亲:“妈,别乱啊。”

  嘴角微微弧度却暴露内心意。

  “,谎,纯子小候真……真……”

  方母察觉纯子冰寒目光,被蛰一缩回,嘴话结结巴巴。

  “妈,真什啊,倒呀。”

  美子拉住方母衣襟,丝毫顾及齐鹏外人。

  “美子,妈……”

  方母哭眼睛微红美子,狠心,深吸一口气道:“纯子小候,生一场大病,,确实,确实带医生。”

  孙世代行医,方老相识,当确实纯子情绪稳定,自闭倾向。

  方母话让齐鹏眉紧皱,哪自己母亲亲口孩子病,怪事,今儿特别。

  开口安慰纯子句,却纯子微微低,轻轻转手腕……

  “孙老先生。”

  突,方父带刚刚赶孙老先生进门。

  孙老先生州城名心理医生,退休,仍人孙找病。

  “老先生,晚您请办法事,实纯子犯病啊。”

  病轻。

  方父声音带十足焦急,就一真正疼爱女儿爸爸。

  屋里齐鹏站,眼孙老先生。

  孙世代行医知道,知道州城竟一孙?

  “什,老就专门。”

  孙老先生匆匆走近,齐鹏面停一瞬,认,便径直饶。

  靠近纯子,慈祥道:“纯子小姐,记老吗?”

  孙老爷子问话,恰印证方母刚才所言。

  幼,纯子确实被带医生。

  纯子已经换手腕转动,闻声冷淡道:“记。”

  与此,大厅门外清晰传一句:“齐鹏教授,别无恙。”

  清风霁月,朗朗乾坤。

  门外声音宛若清泉,温润又舒适。

  齐鹏转身,瞳孔微微收紧,心底诧异,竟。

  人穿淡色衬衫,米色牛仔长裤,一身芳华,染尘埃。

  “孙小子,久见。”

  孙霁,孙独子,纯子未婚夫,俩人私订,公开,纯子公开。

  人,大厅里众人忽感一阵沁心,自觉放松。

  “孙爷爷。”孙霁齐鹏握完手,礼貌弯腰。

  齐鹏疑惑,孙老先生真孙霁什人?

  孙老先生诚惶诚恐,连忙避开,慈爱带一丝尊敬:“小霁,怎啊。”

  孙霁京孙独子,自幼由于身体原因养州城孙偏支,孙老先生小照顾,因此叫孙老先生一句爷爷应该。

  几已经回京,少现州城。

  “怕再啊,纯子又被欺负。”

  孙霁嘴里轻松,眼里却全无笑意。

  ,正赶回就听方人又欺负纯子,心情哪里。

  闻声,纯子停转动脖子,目光幽暗,低自己白皙手腕手链。

  啊,具身体,真遗留问题呢。

  “纯子犯病。”方母小声插嘴,忘点眼药水。

  方人知道孙霁京孙州城养病,道孙老先生孙子。

  “小霁啊,赶紧让爷爷给纯子一。”方母身欲拉纯子。

  谁料纯子一侧身,就避开方母手。

  “脏。”

  声音清清冷冷,静止一整片空间。

  方母面色涨红,胸脯伏定,目光终于转厌恶愤恨。

  自问待纯子薄,竟一脏字,呵。

  孙霁微微皱眉,大步靠近。

  纯子低,拂衣摆,一点碰,谁碰,……

  “纯子?对,晚。”

  孙霁心疼一直蹭衣摆纯子,弯腰继续:“接交给。”

  站身欲解释纯子病,却听身旁纯子清淡音色毫留情:“既晚,便用。”

  孙霁愣原,身边小姑娘冷淡眉眼,嘴话堵胸口。

  ……真晚吗。

  纯子撇一眼,扫向大厅方人:“宠物就该宠物子,否则就水箱里金鱼,被抽空水。”

  水被抽掉,死。

  纯子抬手一掷,手腕玉莲子手链甩,“哐当”一声,防碎玻璃间炸裂,裂缝噼里啪啦蛛网一蔓延,手链镶玻璃档口,一点水洒。

  “啊!”方母美子吓一跳,捂住耳朵。

  “别再招惹。”

  纯子凉薄至极,给方人最警告。

  美目扫眼孙霁,眼睫微敛,慵懒而绝情抬步楼。

  玉莲子手链孙霁西藏求,高僧开光作法,安神定气之用,纯子收孙霁唯一一件礼物。

  如今,俩人再无瓜葛。

  此,孙霁面色猛沉,心底泛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