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大佬她终于黑化了

018 解除婚约

重生大佬她终于黑化了 Rubywo 2056 2020-07-22 00:00:00

  纯子慢慢晃悠门,已经午。

  别墅一辆车,白色迈巴赫,挂京A车牌。

  纯子敛眉,目斜视进屋。

  孙霁大厅里等纯子,人进,身欲帮纯子拿袋子却被躲开。

  “张姨,一大早买东西?”

  孙霁声音柔柔,带宠溺。

  察觉袋子里刀具,神色变,低纯子:“回京吧。”

  纯子方关系,又今早事,必再呆里。

  回京,一直照顾。

  纯子微微蹙眉,什孙霁明白意思。

  扫一眼已经替换鱼缸,径直绕孙霁对厨房开口:“饿。”

  吃早饭呢。

  “回小姐,孙少爷,午带您吃,,就做……”

  方种事,老爷夫人二小姐医院回,所现里准备。

  “纯子,先吃饭?就最喜欢牛排。”嗯,三分熟,带血。

  纯子理孙霁,生气,侧纯子,眼底薄薄温柔,水一溢。

  纯子撇眼,耐:“早就……”

  纯子刚开口,孙霁一步弯腰,撇嘴盯住纯子眼睛,点伤心道:“纯子,让一直陪身边吗?现反倒自己先呢。”

  纯子微怔,话?

  盯住孙霁眼睛,里面伤心似作假,,什记。

  “吃饭?”孙霁抿一嘴巴,调转话题。

  才听什再关系类话呢。

  “纯子?”孙霁伸手拎刀,递给身张姨。

  纯子敛神色,退步:“。”

  拿自己刀。

  就算话,纯子,。

  孙霁抿抿唇,欲待话。

  纯子手机响,按接通键。

  “纯子,给买刀。”

  电话,聂祁意洋洋开口,挑几市面寄。

  “怎电话。”

  纯子蹙眉,阳光透窗户打眼睫,投浅淡一层阴影。

  “自办法咯,啊,今推架子人啊,放心,交给,一定让悔今所做所。”聂祁一边翻聂福发资料,一边对电话开口。

  “无聊。”纯子微微皱眉。

  “谁?”孙霁站一边适声,纯子少打电话,更何况外人久话。

  孙霁声音辨识度,玉质一,风竹海。

  聂祁一子就听。

  “宠物医院。”纯子挂电话,无所谓开口。

  心底却微微疑惑,什候,电话已经拿?

  “纯子什候养宠物?什?”孙霁步,温声。

  一半,喜变吗?

  纯子脸沉,声音带显而易见抗拒:“离远点。”

  退步。

  果讨厌一切人触碰。

  嫌脏。

  察觉纯子真带厌恶神色,孙霁些心慌,深吸一口气,心痛无复加。

  “解除婚约吧。”

  纯子声音冷而低,带决绝,待孙霁开口,纯子先声。

  抬眼孙霁,毫留恋回屋。

  爱情什,真笑。

  孙霁望纯子背影,再镇定面容忍住显一分受伤,动动唇,话卡嗓子里。

  就几月,就因几月守护……

  容易求承诺,最终被收回。

  孙霁苦笑一声,无奈声,“明再找,再认真一。”

  转身浑浑噩噩门。

  汽车驶方别墅,纯子站二楼落窗边,神色默汽车驶离。

  “小姐,牛排。”张姨恭敬门口候,敢踏进房门半步。

  纯子刚买刀里挑一,沉默楼。

  牛肉肌理分明,带一点血渍,纯子端坐餐桌,动作优雅切,一片片,薄如蝉翼。

  牛肉横切,肉质更嫩,滑而腻,美味至极。

  张姨低,敢细,之小姐切鱼片,一层层剥,分毫差,刀工,法医真适合……

  大厅里静悄悄,突——

  “人!给小畜生赶方!”

  纯子桌子吃饭,大厅外面传方母气急败坏声音。

  一排排黑衣人车里,动作粗暴挤进方。

  纯子掀眼睫扫一眼,复又低继续吃,紧慢。

  “小畜生,方养,就报答!”

  方母子全纯子撕破脸皮,管平素里豪门阔太太面子,眼跟泼妇一指纯子大骂特骂。

  “刚生久,就被亲生父母丢路边,,老方,亲手路边捡回,一点点拿毛巾给擦,给暖。”

  ,州城三月,生生冷死一小丫。

  方父母结婚一直怀,方母怕自己被方老太太嫌弃,便央求方思捡小姑娘。

  小姑娘初乖乖,越长大越话,更常常眼神放空发呆,方人瘆慌。

  五岁发高烧,满嘴胡话,吓方母带医生,才知道小孩子心思太重,些该,心里落阴影。

  方母猜测小孩子被抛弃什,但又确定,因小,应该什记忆才对。

  美子越发色,方母念纯子替挡老太太责罚情分,一直抛弃纯子。

  但成,竟养一条白眼狼!

  “吃,用,竟杀待薄亲人啊!”

  方母冲一夺纯子带血盘子,重重砸。

  “畜生!给死!”

  纯子手刀“嘎吱”一,切大理石桌子发刺耳声音,张姨赶紧咬牙捂耳朵。

  “呵~”

  纯子抬目,一双眼睛红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