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大佬她终于黑化了

019 赶出方家

重生大佬她终于黑化了 Rubywo 2487 2020-07-23 00:00:00

  “吃,用,伤亲人……”

  方母被纯子睛震慑,退一步踩碎裂盘子,手心捏紧,胸脯剧烈伏。

  “难,难道吗?!”

  纯子握刀,视线一移,最将刀贴方母脸,泣血道:

  “公司裁员,底员工闹,推身,替治病花大量钱吗?”

  “公司竞标,暗里拿交换送方老总床吗?”

  “今高考结束,找几所靠联姻富二代呆私立大吗?”

  “,昨外人面女儿,精神病史吗?”

  “怎,今早超市推倒货架人,安排吗?”

  “烧胡话算精神病吗?”

  “算女儿吗?”

  “算吧……”

  纯子扯嘴笑,刀片划方母脸,血顺脸颊滴落,方母吓瞪大睛敢。

  慢慢举带血刀放晃,血迹顺刀锋滴,落板,漾一片血沫。

  “吧嗒”一,刀砸盘子,碎片划伤纯子腿。

  “疯子,疯子!”

  方母吓跌坐,连滚带爬退几步,神色狰狞摇,嘴里念胡话。

  怎道,怎道!

  “!美子推!”

  方母,猛扑,欲拽住纯子衣领,满面怨毒之色:“,美子调换,!”

  纯子盯癫狂方母,神冰冷,无一丝温度。

  低扫打翻瓷碟,,微微阖染血眸。

  转身门,再。

  “休走!”

  方母神色癫狂,依饶,冲门外大喊:“小畜生,废老方手,今非砍手赔!”

  排体格健硕黑衣人往一堵,一身白裙纯子显格外娇小,腿潺潺冒血。

  门外适阴风大,七月气,州城雨,闷热。

  阴,纯子低眉更加孤傲幽暗,一双眸底清凉寒迫人。

  整气势,沙漠里孤星,苍冷让人胆寒。

  “,害方,,人人!”

  方母扶板爬,手指被破碎碟子划伤,随手抹掉脸沾血碎,才察觉自己脸越抹越血迹。

  “啊!”一惨叫,手拿刀颤抖指纯子。

  “杀,杀!”

  “捡,方怎落惨!门幸,门幸啊,怎死呢!”

  慌张摸脸,嘴里停歇,整人狼狈又疯癫。

  “死啊!”

  撕裂喉咙音让纯子微微怔住。

  ——

  沈桑桑刚被捞,亲生父母当媒体面怎。

  哦,丢脸啊,安份小贱蹄子,就应该死河里永远别被啊……

  “呵呵。”

  纯子浅浅勾唇,神空洞秋荒野枯井,风一吹,全落叶。

  让死啊,怎行呢,恶魔死,怎,先死呢……

  带黑衣人纯子,踌躇咽口水,犹豫捏拳挥。

  “嗤……”纯子捏手腕,慢慢转脖子。

  “死吗?”

  纯子神彻底猩红,嘴角勾弧度嗜血而诡异。

  空适暴雨。

  坐租车里聂祁皱眉窗外雨,按按眉心扫手机里址。

  查纯子查,今早方消息新闻,顺方思电子查人,就查一线索。

  方黄纯子,19岁,方养女,考京A大计算机系。

  资料里半其,甚至连消息,贵族圈里听人。

  查纯子,靠外人谣言推测,就连电话号码,聂祁截方人通讯录才找。

  一人,网干干净净,半余消息,本身就常。

  至司机口孙小子,,电话里听音,应该就。

  聂祁窗外大雨,州江翻滚休,黄河波涛似,水面泛黄,宛若腾蟒,由烦闷。

  讨厌夏雨,又闷又热。

  “再快一。”急捉人。

  杀狐狸男,准勾引小仙女。

  虽小仙女肯定简单,容易当受骗,放比较放心。

  方别墅——

  “呜呜。”

  张姨捂嘴满黑衣人横七竖八躺,遍哀嚎之间,一身白裙少女单腿跪,将一染血尖刀黑衣人腿慢条斯抽。

  “滋——”

  血贱纯子一身,白裙染血花。

  “呜呜……”

  张姨彻底吓敢,靠墙,吓底裤湿濡,捂嘴绝望偏。

  方母目瞪口呆,趴鬼一盯纯子,宛若认识一。

  “觉,方养大吗?”

  方教?怎讨巧卖乖,做联姻牺牲品吗?

  纯子偏,露半侧颜,晃手里滴血刀,屑扔方母脚。

  “铛――”一,寂静大厅里淡淡音。

  门外大雨磅礴,纯子未,径直走。

  血迹顺裙摆,染红,印大片,最合雨水滴。

  长披散身,紧贴腰背,露少女纤细而瘦弱身躯。

  “纯子,难,替,斩断一切虚情假意。”

  嘴里呢喃,道底安慰谁,一人,孤寂走雨幕里直至消失。

  “停车。”

  聂祁车,打黑伞,望大雨凋零玉兰花,深深呼吸一,身。

  顺花圃间小路而,雨水混名红色液体蜿蜒而。

  聂祁猛皱眉,脚底加快。

  “纯子!”

  大厅门大,里面黑衣人各惨烈,搀扶一互相药。

  方母张姨见。

  “小姐呢?”

  聂祁大厅里及收拾盘子血迹,神阴翳扔掉伞拎壮汉,大质道:“纯子,纯子呢!”

  “啊!”

  提纯子,几伤势颇重黑衣人蜷缩阴影里,显尤害怕。

  “话!”

  聂祁心底急切,神带戾气,暴躁踢凳子。

  大厅里叫安静,墙瑟瑟抖人口:“被赶,赶。”

  其实赶,毕竟人拦住……

  一走,大概永远方。

  “该死。”

  聂祁望外面瓢泼大雨,及撂狠话抓伞就跑。

  租车司机走,聂祁一人附近找。

  “该死,该死,哪?”

  聂祁抓伞冲,打,风太大,跑快。

  饶别墅一周,人影。

  聂祁手心狠,神沉怕,身全湿,搭额,双最漂亮睛真切。

  又走许久,路第二幢别墅,别墅别,就一辆奔驰。

  聂祁本急切步子一顿,皱眉退又扫。

  京A……

  “京,京,,纯子午才跟,法医系呢。”

  聂祁一拍脑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