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厨子老谭的北方往事

第13章 初步决定

厨子老谭的北方往事 猎狼啸风 4059 2021-02-11 16:56:40

  徐总有往下砍菜的意思,但没想到老谭一开口就砍掉一半,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只是他不知道,滨海青花阁新店面积也是五千平,老谭只设计了六十个炒菜,非常成功,每天营业额八万多。

  在听到王刚问自己多少道合适之后,徐总马上说:“最少八十道。”

  王刚冲老谭说:“谭师傅,我看八十道行,徐总说得对,也不能太少了。”

  没来之前王刚和老谭合计了一下。

  知道徐总不会同意一下子砍掉一半菜,如果让徐总决定的话估计得保留一百道。俩人谋划了一下,老谭先说保留六十道菜,徐总保证不同意。然后王刚让徐总自己说保留多少道,这时候徐总不会说保留一百道,八十道大有可能。

  结果真是八十。

  目的达成,老谭假装说:“行,那就定八十道菜。”然后信心十足的说:“徐总,菜品的事王刚我俩负责,三个月成特色,六个月出名气。”

  徐总脸色好看些,听老谭这么说倒挺高兴,说道:“我相信你俩能行。”

  王刚说:“谭师傅说了,研究飞机大炮不行,厨房必须整明白的,是这意思不谭师傅?”

  老谭笑了笑,拿笔指着图纸,把徐总的注意力引到图纸上。

  “徐总,你看呀,我和王刚的计划是把菜分到每个厨师头上,让他们对自己的菜负责,这样出品质量和上菜速度都能够提升。”老谭说。

  徐总点点头。

  “现在的问题是凉菜和面点的火源怎么解决?面点的还好说,主要是凉菜。咱家凉菜没什么特色,我和王刚合计了一下,准备把农村的面肠、肉肠、蛋肠、猪头焖子、水晶肘子、千层脆、皮冻,这些乡下做大席的菜上去,和熏酱菜组合在一起,这样特色就出来了,地地道道的农家风味,符合咱家风格。”老谭说。

  “这个好呀,我早就有这打算,就是农村大席师傅不好找,咱家人也没整过这些玩意儿。”徐总高兴的说。

  王刚问:“你就说想不想上吧?”

  徐总说:“上呀。”

  “还找啥师傅,这些东西谭师傅都能整,人家在滨海整的老霸道了。”王刚指着老谭道。

  徐总两眼冒光的看着老谭,发现自己捡了个宝贝。

  老谭笑笑说:“我学的比较杂,什么都懂点。”然后直接说重点,“徐总你看,如果把这些手工活全上去,第一需要操作空间,第二需要火源,现在咱家灶台上根本没地方。”

  徐总看着图纸有点犯愁。

  老谭把库房和青菜间的图纸摊开,对徐总说:“我和王刚研究了一下,把库房变成凉菜的热操作间正合适。”

  徐总问:“那库房放哪?”

  王刚说:“二楼寝室正好闲着三个房间,和库房一样大,里面放的都是没用的桌椅板凳,腾出来做库房正好。”

  徐总合计了一下,觉得这个方案可行,对王刚说:“这事交给你办,一个星期能完事吧?”

  王刚说:“老大,那是建厨房,一个星期能整完?最少半个月,挺多事呢?”

  徐总笑道:“现在干啥都讲究效率,咱家以前就是效率太低,从现在开始得加快。”

  老谭说:“整个厨房得半个月时间,上下水,排风,安灶台,还得做地面,确实挺多事。咱们别太着急,什么都计划好了,干起来也省事。”

  “老谭说得对,干什么都得有个计划。”徐总说。

  老谭把第三章图纸摊开叫徐总看,这回徐总一下就看明白了,对王刚说:“王刚,你看人家谭师傅,佩服不,面点和凉菜间地方小,没地方放架子,人家谭师傅设计的吊架直接解决问题,占天不占地,你学着点。”

  王刚说:“好,学着。”

  徐总说:“这吊架的事也交给你。”

  王刚说:“我都和做不锈钢的联系完了,就等着你发话呢。”

  把这些事搞定好之后,徐总总结道:“对,以后咱们碰啥事都这样,提前把方案整好,拿过来一表决,这多省事,还有效率。”

  老谭说:“放心,以后我俩只叫你做选择题。”

  徐总觉着这句话好像在哪听过,一时又想不起来,于是问:“老谭,这话对,听谁说的?”

  “汇报工作说方案,领导只做选择题,管理者说的。”

  老谭和王刚出了办公室就各自忙去了。

  张丽接到周晓梅打来的电话,说下午两点到她家。于是中午休息的时候回了趟家,俩人唠了会嗑儿,下午还得上班,没多陪周晓梅。走的时候周晓梅叫她下班的时候把李爽和老谭叫来,她带了小笨鸡和自己家烧的散白酒,一起喝点儿。

  张丽回到饭店通知老谭和李爽晚上到她家吃饭,俩人当然高兴。

  下班后仨人出了大院,张丽把电动车交给老谭,叫他驮着自己。

  十点以后的黄河大街冷冷清清,见不到几个行人,过往的车辆也很少。宽阔的街道在此时显出本来面貌,长长的直通向远方。

  北方的三月还是冬天,晚上的气温在零下八、九度。

  这个时候的夜归人大部分是做餐饮的。餐饮人就这样,早上顶着太阳去,晚上披着星星归。别人都睡觉了,他们才下班。过年过节的时候别人放假和家人团聚,一家老小高高兴兴的聚在一起到饭店吃饭,他们要忍着想家的痛,把思念的泪水咽下,微笑挂在脸上,为每一个进店团聚的人送上美食和祝福。

  这是一群大部分从农村出来的朴实的孩子,如果在家,他们是父母的儿子、女儿,被疼爱和呵护着,吃着妈妈做的饭,听着爸爸唠的磕儿,享受着温暖与温幸福。

  可是当他们从走进饭店的那天起,节假日就成了心中的无限渴望,微笑地看着客人一家人团圆幸福,而想着远在老家的爸爸妈妈。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服务齐全的餐厅门店有七百一十万家,快餐店一百八十二万家,大排档四十万家。整个餐饮从业人员超千万。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夜里十点多,全国各地走在大街上匆匆回家的餐饮人就有近千万之多。

  为我们的餐饮人点赞吧。

  老谭骑着电动车,张丽搂着他的腰,头贴在他后背上。

  “老谭,还记着上回你骑自行车驮我吗?”张丽有些回味的问。

  “你说哪回?”老谭问。

  “还哪回?总共几回?”张丽有些嗔怒,拿手拍了一下老谭。

  老谭嘿嘿笑着。他知道这个女人说的是哪回,只不过他不想往那事上提。十多年前的事了,与其提起来不如埋在心里当成回忆。

  张丽是个好女人,只是在感情和婚姻上一直不顺。他希望张丽找到一个爱她疼她的男人,给自己一个归宿。四十二了,女人到了这个年龄再不找就不好找了,尤其还没孩子,难免有些遗憾。

  想到孩子老谭想起儿子,脸上露出一个父亲的慈爱笑容。儿子这两天该回来了,有点想。小家伙现在玩野了,哪都想去,哪都能待住了。这回去姥姥家就是自己坐车去的,八十多公里,没大人陪着,也难为他了。这小子闯荡,自立性强,懂事早,有自己小时候的风范。

  “想啥呢?半天不说话?”张丽在身后问。

  老谭知道自己溜号了,说:“没想啥,看道呢,晚上黑。”

  “你又不近视眼。”张丽叨咕一句。

  知道老谭在应付自己,心说不一定想啥呢。想老谭这几天都是走着上下班,问:“你咋还走着上下班?整台电动车多好。”

  老谭说:“没多远,走着就当锻炼身体了。我家大院现在扒得破破烂烂的,也没个车库,买了就是给小偷准备的。”

  张丽说:“也是。走着多累,咱两家离得不远,再不你早上到我家喊我,驮我上下班。”

  “我还是走着吧,那更费劲,你要是半道碰上我就捎我一段。”老谭说。

  “还嫌乎费劲?知道不,有的是人想驮我呢。”

  老谭没吱声,很快到了张丽家。

  周晓梅已经把饭菜做好了,炖小笨鸡、皮冻、拍黄瓜、酸菜炖排骨,芹菜馅饺子。

  见到周晓梅老谭有一种亲切感,这和周晓梅是叔伯二嫂的娘家侄女有关,同时还是自己的上届同学,双层关系加在一起,自然要比别人亲近一些。

  “小叔,初六那天我去我姑家了,我姑说你家我奶去我老姑家了。”周晓梅说。

  “嗯,我妈现在在我五姐家呢。”老谭说。

  “你哪天回来的?”

  “初八。”

  “给你带一只小鸡,还有一个兔子,走的时候带回去。”

  “嗯,谢谢了。”

  周晓梅摆了下手,那意思不用客气。

  周晓梅准备去关东人家做营销经理,她做营销合格,在这方面有独到之处。其实她现在做总经理都行,经过滨海两年多的锻炼,能力不在张丽之下。加上形象好,气质佳,一看就是职业经理人。

  老谭对三位女士说:“这回你们仨聚在一起,前台没谁的了。”

  张丽说:“我仨准备把关东人家做成省城做厉害的。”

  “我看行。”老谭说。

  李爽说:“得有老大支持才行,老大不在白扯。”

  张丽夹了个饺子放进嘴里,边吃边说:“老谭,听说你今天把王刚徒弟收拾了。”

  “有这回事。”老谭说。

  “你小心点,厨房都是王刚的人。”张丽提醒道。

  “没事,我到哪都不分谁是谁的人,到最后都是我的人。”老谭笑道。

  “我是你的人不?”张丽挑衅的问,其中带着暧昧,喝了酒的脸红扑扑的。

  老谭看看她说:“你是又犯病了。”

  “切!瞅给你吓得。跟你说老谭,现在我是看明白了,谁也不是谁的?就自己是自己的,把自己照顾好啥都有了。”张丽说。

  李爽深有同感的说:“这话我爱听,谁也不是谁的,就自己是自己的。父母把咱们养大,咱们大了养活他们,等他们走了咱们也老了。咱们这辈人还知道养活父母呢,下辈人能不能养活咱们都不一定,还是趁着能挣多攒点钱吧,到老了就钱能养老。”

  周晓梅问李爽:“小高还没消息?”

  李爽说:“有,在俄罗斯呢,工地上干活,过年的时候打了一万块钱。”

  张丽说:“那还行,知道往家打钱呢。”

  “他有这么大儿子呢,不打钱咋整,饿死呀。”李爽撇撇嘴,看样心情挺好,不像去年一提起小高就恨的牙根儿痒痒了。

  老谭对周晓梅说:“你当营销经理,现在是三月份,五一之前饭店不能太忙,把营销员统一培训一下,跟她们讲讲什么是营销,不是说点点菜就完事了,那是点菜员。培训一下点菜技巧,特色菜的营销话术必须背得顶瓜烂熟。还有,学会推销会员卡和储值卡,提前锁定客户。我计划三月份改进菜品,四月份整顿磨合,五月份销售额达到一百五十万,这都需要你营销这块配合。”

  “放心小叔,一定不辱使命。”周晓梅打了个保证。

  “还有,赶紧定婚宴,五一结婚的多。”老谭提醒道。

  张丽说:“现在已经有三份婚礼了。”

  老谭说:“少,最少也得五份以上才行。”

  “五一够呛了,现在结婚的几乎都定完饭店了,十一吧,十一多定点儿。”张丽说。

  老谭点点头,想飞机厂年轻人多,每年都有很多结婚的,得把这些婚礼抓住。

  看来得和邻居李哥说说这事了,他在厂内交际广,人脉多。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