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琴师言

第六章 闪烁的银光

琴师言 逐辰客 1959 2020-07-12 06:29:00

  自温言那回来已经有十天了,十天里不知道为什么经常有意识地路过那曾是温府的地方。明明知道温言已经不在这座宅邸中,却好像有时仍会看到有个善良的男孩在门口追蝴蝶玩。

  我摇了摇头心想自己还真是想多了。我迷茫地看着这条平日里人烟稀少的街区人渐渐变多了起来,人群慢慢向两边散开,形成中间一道空荡的长条形区域,阻断了人流的涌动。不远处一座显得过分华丽的辇舆缓缓向前蠕动,周边不断有平民虔诚地跪下身,站着的我一眼望下去像起伏的海浪。就这样凝视着辇舆,忽然掀起一阵狂风,卷起辇舆两边的纱帘,露出其中的人的脸,面若桃李,作为一名男子,这脸未免显得过分妖娆。

  他朝我看了一眼,吸住了我的目光,皱着眉凝视着我,但并没有说什么。他的眼睛让我想起闪耀在北方的那几颗明星,明亮得让人无法直视。在眼神的深处像是有幽闭在深宫里的盛装宫妇,纱帘再次低垂遮住他的脸。我若有所思地看着远方,想着刚才看见的内容,从小我就能从人的眼睛里看见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所以我不明白自己所看到的意味着什么。

  我戳了戳身边那人问:“刚刚过去的谁啊?”

  那人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那是文帝陛下啊。”

  “那他干嘛去呢?”

  “好像去看一个新抓的罪犯,就是前些日子里很出名的,好像叫梅君什么的。”

  回到暮府,将自己看到和听到的全告诉了暮棠。听到前一半内容时,有喜悦的光芒从他的眼底一闪而过,我想这是错觉吧;听到后一半内容时,他表现得有些惊讶。

  落亭里我懒懒地伸了个腰:“早就跟他说过了,洛国事后帝都不会欢迎他的。”

  “对此你有什么想法?”暮棠带好自己的长剑问道。

  我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每一次见到他收拾东西,准备出发的样子我都会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对什么有什么想法?”

  他歪着头,看着我不说话。

  我的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你······你不会打算去救梅君吧?”

  他继续歪着头,看着我不说话。

  “那可是犯罪啊!”

  “你不愿去无所谓,我自己去。”说完,他就朝着门口走去,丝毫没有理会我。

  在前往天狱的船上,我抱着琴气鼓鼓地在暮棠身边找个位置坐下:“我不是关心你,只是想到没有我你肯定不行,所以才跟来的。”

  暮棠歪着头笑了笑:“是呢,有了你会方便很多。”

  天狱中

  我们正准备前去营救的对象梅君此刻像个没事人一样,躺在显得过硬的石板床睡得正酣。气得狱吏一脚把他踹下床去,呵斥:“现在的你哪有从前拥有一击必杀之势的气势。”

  梅君从床脚迷迷糊糊中爬起,正欲发火,听到这个声音后又爬上床,朝着狱吏露出迷之笑容:“信不信我只要喊一句话就能让你完蛋,信不信呢,小暮野?”

  我脱下狱吏专用的面具:“不错啊,竟然能发现我。”

  “你来干嘛?”

  “来救你啊。”我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

  “凭你?”

  “不要质疑我的能力!”

  “那你回头看看。”

  我果真回头去看,然后我的心脏停跳了整整一秒。只见一个男人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我们。很显然的是:他并不是来营救梅君的。

  我尴尬地笑了笑,转身朝向梅君求助。梅君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又躺在床上睡了起来。我气得抓紧手里的琴准备作战。忽然一道银光刺破空气,擦着我的脑袋向石板床上掠起,梅君此时翻身而起,迅捷地抓住银光,向下放刺去,那是一杆银枪,准确来说那是梅君的银枪。冷面男应声倒下,露出背后暮棠的身影。

  我抱怨道:“太慢了。”

  “慢没事,只要人没事就好。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出去。”

  拿到武器后的梅君显然自信满满,提了提手里的枪:“闯出去就很好。”

  看到塔外密密麻麻的人群,梅君马上就闭口不说话了。

  在天狱的最高处,我小心翼翼地向下看了眼,咽了口口水,战战兢兢地说:“真······真的要跳下去吗。”

  “嗯”说完暮棠就跳了下去,那一声“嗯”被风切得细碎而悠长。

  梅君朝下望了眼,亦笑嘻嘻地拽着我的手一跃而下。好像从云端坠落,狂风猛烈拍打我的脸。暮棠与梅君本是修道中人,高空落下自不必慌张,可我不一样啊!

  空中有银光闪烁,一枪插入天狱的高塔中,另一只手猛地抓住我,被抓住的我两眼无神地望着天,我已经吓得魂都没了。借力翻身,梅君一瞬间就已跃入那一层楼中,顺带把我拽上来。我无力地跪倒在地,双手撑地。梅君一副笑得肚子疼的样子,我缓过神站起身,轻轻拍去身上的灰尘。

  梅君问:“接下来怎么办?”

  暮棠接话:“接下来就看暮野了。”

  梅君对此深深觉得怀疑,用惊讶的神情看着我。

  我想下看了一眼,摇摇头说:“不够,仍不在琴音的渲染范围内。”

  “那就再下去一点。”说完,梅君又拽着我跳了下去。

  天狱塔中第七层中,有悠扬的琴声响起,指尖流淌出声音如展翅欲飞的蝴蝶,扑闪着清亮的翅膀向下飞入众多的守卫。守卫一个接一个倒下,可真正麻烦的是守卫最后面那些沉默不语的黑衣人。

  我转向暮棠于梅君:“碍事的已经帮你们清理掉了,后面那些厉害的靠你们俩了。”说完我就倒在了地上。暮棠背起我,与梅君一起跳到一楼,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恍惚中看到无数闪烁的银光,再往后就已意识模糊,再想不起来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