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琴师言

第八章 暮棠的心意

琴师言 逐辰客 2050 2020-07-14 16:37:23

  清晨时,有阳光漏进窗口,像融化后的黄金状粉末。我缓缓从床上坐起,然后······

  木门被猛地撞开,大把大把的光像浪潮涌进来,齐刷刷地刺向眼睛,我惨叫一声闭眼倒向床,那个叫寒枫冥的女童“咯咯”笑着一跃跳到我肚子上,笑着用软软的声音叫到:“新来的大哥哥,起床啦。”暮棠跟在她身后,显然已起床多时,耸耸肩无奈地看着我:“我刚来时也是这样,只要起得比她更早就好了。”

  好歹将小家伙哄走,我转向暮棠:“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总不能一直窝在这里。”

  暮棠望向窗外的一株桐树,假意对树上的一对绣眼鸟感兴趣:“难得你会思考这些问题,其实你昏迷的那几天,我一直待在这里,这里和帝都生活完全不一样,这里的生活让我感到快乐:早上陪着小枫冥去山上捡柴,回来帮忙烧饭,下午再去看望你,晚饭后带枫冥去集市上看看,我好像喜欢上这样的生活。我想一直留在这里,守护着这里,你说是不是很可笑啊,暮野。”

  “不好笑,但这不像你。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留在这里只会伤害到他们,帝军四处搜寻我们,如果被他们发现我们藏身此处,他们又该怎么办?”

  “咚咚”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冥帝的喊声:“还没好吗?出来吃早饭了。”

  暮棠躲避着我的目光喊道:“快了。”

  早点有面食与茶水,暮棠端起茶水送到唇边,仰起头,将茶水喝完,看到这一幕我的心情渐渐缓和下来,我想暮棠一定很喜欢这里吧,努力去接受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要知道从前的暮棠连帝都里的那些名茶都不肯喝,更何况这些粗茶呢。

  在早餐桌上,我与暮棠没有再谈及今早谈过的问题,假装沉默,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暮野,陪我们去吗?去山上捡柴。”暮棠朝我挥了挥手,问道。

  “好。”我抱起琴,我想去看看连暮棠都喜欢的那种生活,便如是回答。

  偏远小村背靠着山,从屋子里出发到山脚不过二十分钟的路程。山上的风景着实不同,我所生存的十六年以来,常年待在帝都之中,即使是在很小的小时候,我也是出生在落云城——中原的第五大城。所以这也是我第一次来到山上,与天空那么近,就好像触手可及。我第一次知道世界上会有这么多的树,这么多我不知道的植物。我蹲下身,随手拔起一把我自以为是草的植物,有馥郁的香气涌来,夹杂着草木的清香。

  暮棠背起枫冥,枫冥背着木箱,像极了兄长带着妹妹游山。我站在远处,默默地看着,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有些落寞,从小到大都是我陪在暮棠旁边,可现在却换了别人,或许这正是暮棠一直憧憬的生活。

  暮棠变得感性,或许我应该感到高兴,因为这正是我一直想让他变成的样子,暮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也找到了自己的信念,那么我呢?

  太阳越升越高,已经近了正午,暮棠背着枫冥渐渐向我走来,看上去已捡够了柴火,招呼着我向山下走去,我选择远远地跟在他们的身后,我想我也应该去寻找自己的路了。

  等到我与暮棠再有机会待在同一间屋子里且只有我们二人时已经到了晚上,点着的烛火被窗外的寒风拉得欣长。暮棠在微弱的灯光下擦拭着自己的长剑,我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无视着暮棠惊讶的目光,说:“明天我准备离开这里了,我会回帝都去寻找子期老师,你走吗。”

  暮棠擦剑的动作停了下来,抬起头,眼里漫上许多白雾,使他变得遥远了许多,这个夜晚,他再也没有说过话。

  我躺在床上,对着窗外山村的与帝都不同的但异常美丽的风景。我想暮棠一定不愿意离开,说实话我也已经喜欢上这里的生活,但我不得不离开。眼角首次有些难受,有某些滚烫的东西滴落在床单上,洇出一圈深色的印子,紧紧抓住被子,蜷缩在床的一角,一想到我有可能要离开这个自我六岁起便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人,就感觉难受极了,像这样流泪还是十六年来的第一次。

  房间另一边的床上传来不断翻身的声音,我想暮棠也一定不快乐吧。

  清晨时,村外传来无数嘈杂的声音,有咒骂的声音,有乞求的声音,有刀摩擦刀鞘的声音。

  冥帝从村口回到屋子里来,同时带回来一个坏消息:“村外有许多穿着铠甲的人,好像是来抓人。”她的目光紧紧盯着我与暮棠。

  暮棠犹豫了一下说:“其实他们是来找我们的。我们······”

  “暮野,暮棠仅凭两人之力从狱中劫走重犯安世权,现在全国都在通缉你们,我说的没错吧。”冥帝接口道。

  “您······您知道。那为什么还收留我们。”

  “有谁规定不能呢?放心吧,接下来我会处理的,好好躲在屋里。”

  “不了。”暮棠抬起眼,眼睛一下子变得锐利,仿佛时一下子变回从前那个理性的暮棠,“已经麻烦您那么多了,有些麻烦需要我自己解决。”我注意到他用的是单数。

  “别说傻话了,这次来的可不是以前那些杂兵,这次来的是帝都九首领之首,你们打不过,更逃不过的。”

  暮棠低下头,保持安静,冥帝带上自己的青色的长剑,说:“如果我和我夫君都出事了,那么枫冥就麻烦你们了。”说完冥帝头也不回,大步走向门外。

  暮棠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枫冥,出人意料地没有跟出去,而是抱起枫冥走向房间里:“枫冥,我们在房间里等你娘亲回来好不好?”

  那个熟悉的糯糯的,软软的声音响起:“好。”

  我转向第一天来时见到的那个男人,他一脸淡漠,好像毫不在意的样子,慢慢走向厨房,说了一句:“我会做好中饭等她回来。”

  现在只剩下我一人在院子里,抱着琴愣愣地发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