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琴师言

第十章 枫和冥的故事(一)

琴师言 逐辰客 1449 2020-07-16 15:43:24

  武帝三十六年,深宫里响起一声婴儿嘹亮的啼哭声,是武帝的第七孩子的出生,这个伴着祥云出生的孩子,这一生注定不平凡。

  武帝温柔地看着自己年纪最小的孩子,轻轻抚摸着他的额头,宫里的一棵红枫树恰有落叶落入窗口,武帝捡起那片落叶放在新生儿的身边说:“这孩子就叫枫吧,七皇子寒枫。”

  武帝五十二年,那天雨下的飘摇,街上显得过于萧索,老仆打着伞站在一个十六岁少年的身边,说:“七殿下,雨下大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不行,宫里的巫祝说今天我会在街上碰到改变我一生的人。”寒枫站在伞下,固执地等待着。雨水滑过伞的边缘,缓缓落下,落在地面上的一处水洼处,溅起地上的积水,落在寒枫华贵的衣服上,寒枫皱了皱眉但没有说什么,突然抬起头,望向某个相对隐秘的角落,转向老仆说:“走吧,我们回宫。”

  “七殿下,不准备等下去了?”

  “不等了,因为我已经找到了。”

  老仆非常疑惑地看着寒枫,但他作为仆人自然不会过度询问主人的事情。

  在一处偏殿里,寒枫坐在一棵枫树下,偶尔有叶子落下,落在寒枫正擦拭的青色的剑上。距那个雨天已经十天过去,这十天寒枫表现出从未有过的安静,舞剑,抚琴。武帝路过时,只是欣慰地点了点头吗,从远远的地方望上他一眼,眼里是不尽的温柔与欣赏。

  有一个白衣男子立在武帝的身边,是的,是一位男子,是一位正常的男子。从他站立的方式与面对武帝的神情,至少可以猜测出这人的地位不一般。细看的话,这张脸与梅君有几分相近,准确来说他是梅君的父亲,也是年轻了十六岁的洛国之君——洛安公。

  心思细腻的洛安公对着武帝说:“莫非陛下打算将七皇子培育成下一代帝皇?”

  “有何不可?”

  “陛下莫不是忘了,自天下受封以来,先帝便有规定历代皇室都立长子为太子。所以在下看来大皇子才是最好的人选。何况七皇子年纪太小。”

  “先帝的规定是可以改的。再说我愿意等他长大。先别说我了,洛国有继承人了没?”

  “我就只有一个儿子,又有什么可纠结的?”洛安公笑了笑,陪着武帝向着宫中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寒枫的视线从剑上抬起,望着父亲远去的方向,落寞地低下头。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父亲与洛安公的那一段谈话。

  他将剑收好,起身吩咐手下:“我想弹琴了,帮我把琴拿来。然后都退下吧。”

  落叶纷繁,从寒枫的眼前飘过,低下头紧紧抱住琴,将头埋在臂弯里,夕阳下的这一幕显得凄美,那个抱琴睡着的少年显得孤独。

  突然风起,有一道身影翻墙跃入这一座偏殿,身法高强已做到悄无声息,只是跳下时不经意踩到一片落叶,发出一声极为细微的“咔嚓”声,那身影一时僵住,小心翼翼地看着那个睡倒在琴边的少年,角度刚刚好,清秀的眉眼,睡着时一颤颤的眉毛,好看极了。

  那身影心想出师不利,便像再度越墙而走。

  “来了,为什么这么急就要走?”寒枫已站了起来,其实他早有察觉,只是懒得睁眼起身。

  那身影下意识抽出藏在袖间的短刀向寒枫劈去,寒枫侧身微微闪过,青剑一挑,短刀被弹了出去,顺带划破那身影一直戴着的面具,面具碎裂成两半,露出少女好看的脸,是那个雨天他在那个角落里看到的身影。

  寒枫一愣,被少女抓住机会翻身上墙,寒枫喊了句:“喂,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站在墙上,顿住身子,回头看了眼,长发挡在她的面前,使寒枫一时间看不清她的脸,她回话:“我没有名字。”

  “哦?那就叫你冥吧。”寒枫随手抽出枫树边的书架上的书简,手轻轻在书简上的“冥”字拂过,如是说道。

  少女肩膀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跳下墙去,不见了踪影。

  被寒枫叫做冥的少女来到一处暗处,换上另一套衣服,心想:“我怎么会没有名字,只不过不方便告诉你罢了。”

  寒枫停留在原处,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微微笑了笑。

  

逐辰客

中考出成绩倒计时:不到两天。紧张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