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琴师言

第十二章 枫和冥的故事(三)

琴师言 逐辰客 2410 2020-07-20 13:17:00

  自那天的宴席回来,过去了许久,那么长的时间里寒枫没有出过偏殿。文元公主偶尔还会来看望他,但也仅限于偶尔。

  父亲将他幽闭起来,甚至出不了这座大殿。寒枫知道文元公主因为这件事去找武帝去闹过,结局就是自己也被幽禁,无独有偶是寒枫从姐姐那里得到消息说连远在千里的青玄公主也被关起来了。

  寒枫本想在大殿中静坐,打算冷静下来,但事实证明一静下来就忍不住去想冥,一想到冥心情就变得烦躁。寒枫突然站起来,抽出自己的青剑。然后······

  大街上就可以听到寒枫的殿中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大殿的一端被开了一个大洞,寒枫右手持着青剑,身边有凌厉剑气萦绕,狂风大起,青色蔓延着爬上他的衣衫,整个街上噤若寒蝉,所有人都被他的气势所吓到。寒枫一步一步向着文元公主被幽禁的宫殿走去。

  一处高台上,武帝低头望着自己最小的儿子,有笑意在嘴角漾开,对着身边白衣的洛安公说:“看吧,我都说了他是皇位的最好人选,这股自然而生的帝王之气,又有多少人能在这个年纪拥有。”

  在这个见不到多少阳光的宫殿里,文元公主穿着裙子靠在门上,对着对面的墙叹气。墙上出现了裂痕,文元公主揉了揉眼睛,细细看了看的确是有裂纹,忍不住感叹这墙果然是豆腐渣工程。裂纹的范围正在不断扩大,文元公主皱了皱眉头,这已经不是豆腐渣工程所能造成的结果。

  墙体碎裂成无数碎片,光芒争着涌进房间,文元公主下意识用手挡住眼睛。待得适应光芒,却发现寒枫站在自己眼前,身边落满了灰尘,笑着向她张开双臂。

  文元公主提起裙子,向寒枫跑去,冲到了寒枫的怀中,说:“父亲不会让你把我带走的。”

  “再来的路上,我知道父亲一直在看着,他没有做什么,证明我是可以带你离开的。”

  “你准备去哪?”

  “洛国。”

  文元公主一下子提起了兴趣,问:“是去接我的弟妹吗?”

  “不一定接,但会去看看。”

  武帝依然在高台上看着姐弟俩离开帝都,问洛安公道:“你觉得他们去哪?”

  洛安公抬头:“洛国。”

  “既然知道,对青玄公主的看护不用加强吗?”

  “不了,如果他真能带走安庭,那就让他带走吧。首先他得有本事进城。”

  等到了洛城,已经到了傍晚,梅花还没有落,看见洛城的大门口有守卫在盘查。

  大门旁分明贴着寒枫的画像,罪行简单而粗暴:调戏公主。还是所有洛国人都宠爱的小公主。此刻不明真相的群众开始莫名愤怒,尤其是洛国的男性同胞们开始暴乱。

  寒枫无奈地站在寒风中,看着城门。对姐姐说我们在城外找个地方歇歇吧。文元公主一巴掌拍在寒枫肩上,说:“你是男人啊,总不会怕那些人吧?”

  “我十六岁,是男孩,不是男人。”说完就强拉着寒烟路边随便找一处旅馆住下。

  黎明将至,文元公主起床时发现寒枫的床位上空空如也,是的寒枫消失了。床上留有一张便条:我先入城,等我回来。

  文元公主气结,气得她没有付钱就大摇大摆走出了旅店。

  我们的寒枫此刻正躲藏在一对废弃品中,是的他正窝在一堆废弃品中,等待着店铺的开张。过了一会儿,他掩面起身,来到一处杂货店前买了张面具戴在脸上。

  毫无顾忌地走在街上,茶馆门口,有两人大声讨论:“据说小公主被关在了紫藤殿中。”

  寒枫一把抓住那人的肩膀,问道:“朋友,问你件事,紫藤殿在哪?”

  那个男人好奇地看着他,眼神中带有怀疑:“你是谁?”

  寒枫摇摇头表示不便暴露身份。

  那男人指明了紫藤殿的大致方向,寒枫轻声说了声“谢谢”便离开了。

  看着寒枫远去,那男人向同伴使了个眼色。同伴点点头,在城市中的各个小巷中穿梭,不一会儿就已出现在寒枫前方五十米。那人突然转身,指着寒枫叫到:“这不是那个通缉榜上的调戏小公主的流氓吗?”

  寒枫一怔,人流开始聚拢,寒枫咽了口口水,再看时那人已经没了身影。

  毫无疑问,从一开始,在寒枫面前讨论,明目张胆地给寒枫提示的就是洛安公安排的人。

  不知何时回到洛城的洛安公站在皇城上眺望,嘴里喃喃道:“来吧,寒枫,让我来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资格让我把女儿托付给你。”

  现在的寒枫已经被人群包围,大多数人看上去面色不善。寒枫深吸一口气,将剑收入剑鞘,手紧紧抓住剑鞘,是的他打算用剑鞘战斗。以尽量不伤人的方法,开辟出一条前行的道路。说实话以剑鞘打人着实是一件累人的事,不过二十分钟,寒枫的手臂已经酸胀得抬不起来了。被逼到了巷角,忽然一阵风席卷而来,带起地上的花瓣,花瓣遮住所有人的视线,花瓣过后寒枫已经不见了踪影。

  一处屋顶,寒枫躺下气喘吁吁,文元公主手臂环在腿上,坐在旁边,笑道:“让你丢下我一个人跑了。”说完丢给寒枫一张地图,是一张相当完善的地图,完美到让寒枫感到心惊:“你怎么搞到的?”

  文元公主摸着自己的脸:“谁让我是帝都第一美女呢?”

  “······”

  寒枫站在一扇门前深吸一口气,轻轻推开了门说:“我来接你了,冥。”

  武帝五十二年发生了两件大事,其中一件是七皇子寒枫与洛国小公主大婚,特召各地诸侯大庆三月,全国上下洋溢着喜悦的气氛。

  其二是武帝立大皇子为太子,是的,武帝最后的选择是大皇子而不是寒枫。

  为此,文元公主一脚踹开武帝所在宫殿的大门,与父亲辩论。

  “你说过会让弟弟当太子的。”

  “我已经没有时间让他成长。”

  “为什么?”

  “温善州说我只有三个月了。”

  “神医真是这么说的?”

  “嗯。”

  三月后的太子殿中,文元公主坐在高座上,俯视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说:“让位吧。”不得不说的是文元公主的确是给自己积聚了不少权势,至少在武帝驾鹤西去之后竟有不少人支持着她。唯有武帝生前好友洛安公作出强烈的反对。

  是的,这是寒枫告诉我的宫廷密辛,最初的大皇子篡位二皇子不过是对外的借口,真正的是文元公主是篡位者罢了。文元公主后来来到寒枫的偏殿中说:“小枫,姐姐已经帮你······”看到寒枫殿中空空如也,寒风吹起地上的枫叶,显得整座殿中寂寥而萧索。

  文元公主抬起桌上的一封信,信上写道:皇帝什么的,姐姐来当就好,小枫累了,找了一个好去处隐居起来,不用惦记我。风又起,文元公主一个不注意,信从手中飞了出去,向远方缓缓而去。

  四年后,一个偏僻的村庄中响起一声响亮的婴啼声,寒枫宠溺地抚摸女婴的脸,说:“就叫枫冥好了。就叫寒枫冥。”

  

逐辰客

书的第一部分算结束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