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琴师言

第十九章 三暮一安

琴师言 逐辰客 2601 2020-07-29 15:08:21

  收到梅君的消息后,我快马加鞭回到洛城,然后我见到了梅君。我见到梅君时,他正在处理文件,他看见我惊讶问道:“找到温善州了?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

  “你不是写信让我速归吗?”

  “我?我什么时候让你速归了?”

  我拿出书信,梅君看了看,皱起了眉头,说:“这不是我的笔迹。”

  因我一辈子没见到过梅君的字迹,所以自然认不出这份伪造的书信,另外我并没有费力去探测是否是梅君的气息,所以被骗过了。我看了看梅君,梅君看了看我,我们两个都意识到这不可能只是一个恶作剧,恐怕只是为了让我离开温善州的身边。

  梅君开始收拾及办理文件,并说:“我陪你去。现在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东都。”

  我与梅君装扮成普通百姓混入辰国,毕竟如果洛国之君亲至,不可能不在国内引起轰动,所以装扮一下还是非常有必要的。来到辰国,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是非常正常的样子,事实证明的确是正常时的样子,什么也没有发生。梅君嘟囔道:“难道这就是个恶作剧?”

  看着眼前正在思索的梅君,我的脑海中一下子出现一个非常不好的想法,我问梅君:“洛国现在最强的是谁?”

  梅君笑道:“当然是我啦。”他正想要吹嘘自己一番,可表情渐渐僵硬,笑容缓缓从脸上褪去。

  我和梅君一下子都想明白了,对方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将我从温善州身边引开,而是想通过我把洛国的最强者梅君从洛国引走,所以从一开始对手的目标是洛国。

  我将自己的推理说给梅君听,梅君立刻说:“不可能。即使没有我洛国依然有不少高手守着,更何况今天暮黯也在洛国。”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在中土有一个关于实力的榜单,是专门给年轻一代立下,是针对三十岁之前的年轻人的。而如今的榜单上梅君从两年前起就稳坐于第一名,第二名是一个叫无相的后起之秀,要比我与梅君小上许多,而暮黯则位列第五,所以梅君对暮黯有相当的信心。

  我对梅君说:“但我们还是要先赶回洛国。”

  这时有一只信鸟从天际飞来,是从洛国寄来的,是由洛后寄来,也就是梅君的妻子寄来的信,信上只有两个字“速归”。我看向梅君,梅君仔细看了看,端详了许久,说:“这的确是洛的字迹。”洛后本名为暮洛,是暮家分支中的一个小丫头,比我小上六岁。小时候常常跟着我与暮棠外出玩耍。

  然后我和梅君火急火燎回到洛国,到达后,梅君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接下来暮洛的话变成种种寒意冻结了我的心脏:“暮江失踪了,她的桌上只剩下一封信。”

  我接过信,信上写着:想要人,那就到西方幻境来。看完我将信递给了梅君,梅君看了看,瞳孔收缩,问:“西方幻境的人为什么来洛国?”

  大概两千年前,中土便与西方幻境有所往来,等到了武帝的那一代,两片地区的商贸往来已经是相当繁荣的了。

  梅君负手站在殿中,恢复了昔日君王的样子对身边的臣子说:“查下去,把近一年西方幻境来人的资料交给朕。”

  等到臣子将资料交上来,只有薄薄的五张纸,每张纸上只有两个名字以及一些详细的资料。总计十人,虽然现在东西两方来往频繁,但洛国毕竟不是交易的中心,所以西方幻境来的人不会太多。

  我转向梅君对他说:“既然那人敢直接来皇宫中绑人,你觉得他会认真登记留下证据吗?”

  “那我们还是按照信上说的先去西方幻境?”

  “不。我要先去找暮棠,告诉他一些重要事情。”

  “有什么事情能比你唯一弟子的生命更重要?”

  相比我要告诉暮棠的重要事情,谁又会在乎一个小姑娘呢?

  谁又会在乎呢?

  谁会呢?

  我会!

  “我去找暮棠,让他陪我去一趟西方幻境。”

  “我也去。”梅君跟上来。

  “你留在这里,现在显然洛国不能一刻没有你。”

  “没事的,有暮黯帮我看着,肯定没事的。”

  “我已经帮你看了一天了,再说我听下来这件事好像有我的责任,我也陪你们去。”话音落下,一个戴着斗笠的黑衣男子从暗处走出来,摘下斗笠,暮黯朝我笑了笑,笑容中好像带有一些歉意。

  我无奈地看着他们,说:“那就走吧。

  寻找暮棠的过程说不上有多少的困难,毕竟暮黯,梅君与暮棠还是常有联系的。但为了隐蔽,即使是暮黯和梅君也只知道暮棠所在的大致位置。三个人摸索了两天才在山后找到一个隐秘的小村庄。

  我忍不住感叹我与暮棠竟有十年没见,走下坡去进入村庄。村内有些安静,安静地有些不太正常。梅君与暮黯一下子警惕起来。

  “喂,你们来干嘛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站在我们的面前,用一柄青色的长剑指着我们,这剑我越看越感觉熟悉。我笑了,没想到当初的那个小女孩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简直与暮江一样大了,是的,与暮江一样大了。她遗传了冥帝的绝世容颜,或许也继承了寒枫的剑术。

  “小枫冥,十年不见,还好吗?”

  少女细细端详着我,仔细从记忆中检索关于我的信息,想了很久她终于认出我,叫道:“你是暮野哥哥!你要来为什么不早点跟我们说,暮棠他经常在念叨你。”我发现她对暮棠是直接念他的名字的。

  她带着我和暮黯、梅君在一番绕路之后终于来到了寒枫他们的所居之处。我习惯性望向那个烧饭的男人,突然发现现在烧饭的变成了暮棠,对于这个富家少爷来说着实不容易。暮棠发现有客人到来,抬起头看见我们,张大了嘴看着我们,随后丢下炊具,飞速向我们奔来,我张开双臂笑着面对暮棠。

  暮棠问:“你们怎么来了,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我们来其实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我向暮棠解释了事情的经过。

  听完后暮棠低头想了想说:“好啊,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并肩作战了。”

  我笑着看着暮棠,问:“温言呢?叫上他我们还能多一层保障呢。”

  暮棠一下子沉默下来。

  “怎么了?”察觉到异样的我问道。

  “温言他······”暮棠突然抬起头,“温言他死了。”

  “不可能!”我和梅君异口同声喊道。一直在门外的暮黯听见叫声就推开门进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暮棠没有回答他,继续说下去:“文帝因为寒枫前辈的问题,之后就没有再来找过麻烦。但北方雪境不停有人来找茬,我们猜想是寒枫前辈的身份暴露了,北方雪境的人想抓住他来威胁文帝,毕竟文帝对弟弟的感情是深厚的。北方来了许多高手,不少人不弱于寒枫前辈,所以后来我们在转移的过程中与温言,枫冥走散了。最后我们发现他们两个人时,他们正躺在一堆雪中,是北方雪境的招式,枫冥躺在温言的怀中,睡得很安详,而温言已经没了体温,温言用自己最后的生命力量保护住了枫冥,可自己······”

  “我不久前还在东都遇见了温言,我还帮他找到了父亲。”我无力地坐在地上,手臂环住双膝。

  “你应该知道人有时会留有执念,作为琴师的你感知应过于常人,你当时已经感觉到不对了吧,只是你选择蒙蔽自己罢了。”

  深吸一口气我站了起来,说:“先去西方幻境把暮江抢回来,然后去北方雪境杀人,为温言报仇。”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