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琴师言

第二十二章 时间中的暮江

琴师言 逐辰客 2110 2020-08-03 14:39:07

  掌柜和月下无辰对峙良久,最后月下无辰叹了口气说:“算了,当我什么也没做过。”

  掌柜微笑看着他:“早这样不就好了?”

  “我不是怕你,只是我们打起来两败俱伤不太合适。”

  “两败俱伤?我明明要比你厉害,最初我被追杀的时候,逃到辰国你还想打败我,最后还不是被我打得躺在地上再起不能,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在帝都帮我找了一个茶馆掌柜的工作,至少让我度过一段平静的生活。”

  月下无辰摇了摇头,继续回到他一开始站的地方,问:“你又为什么要帮这样一些年轻人。”

  “因为他们中的一个人让我感受到这些年这个世界缺少的东西。或许他们现在还年轻,那么十年后、二十年后呢?他们和我们经历的不一样,那么日后的成就注定与众不同。我很看好他们,等他们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世界必然有他们的一席之地,甚至不需要这么长时间,甚至十年后,他们就是天地的主角,那是你我的传说都已经是过去,流传在孩子间的是属于他们的故事。”

  “白龙啊,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你竟然会说这么多话。”

  “或许吧。”

  月下无辰转向我们说:“那就按你们说的。你们帮我登上观星塔看看,回来后告诉我,最后我把那个小姑娘还给你们。”

  “好。”

  我们一行人先回到洛国,然后准备行囊出发前往辰国。不过与前往西方幻境不同的是梅君是以洛帝的身份前往的,毕竟观星塔作为辰国最出名,也是最重要的塔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上去观星的。

  此时梅君已经登上了塔去观星,我们则等在下面,等待梅君出来,将真相告诉我们。过了不知多少时辰,梅君从台阶上缓缓走下来,在他的脸上我分明看到了失望,他看到我们,朝我们摇了摇头,表示无奈同时也借此暗示我们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这是辰元帝走过来,笑着对梅君说:“在观星塔上洛白帝可在塔上看见什么?”梅君给自己取号为洛白帝。

  梅君欠了欠身,说:“当然,我看到月下有一孤星。”

  辰元帝大笑起来,显得十分惬意,附在梅君的耳边说:“堂堂洛白帝会有说违心话的那一天?你其实什么都没看到吧,还有你见过我那个哥哥了吧。”

  辰元帝站直了身子,大声说:“不错,辰国的月下的确有颗孤星,既然洛白帝都这样说了,又还有什么可质疑的地方呢?”说完辰元帝就带着人离开了。

  在前往西方幻境的路上,暮黯问梅君:“你真的看见了?”

  梅君摇头以表否定。

  “那你为什么要撒谎呢?”

  “如果我说实话,你觉得辰元帝会让我们离开辰国吗?”

  “你变了啊,梅君。”

  “我现在是一国之君,不在是从前那个毫无顾虑的少年了。无论做什么我至少要为自己子民想一想,如果说出真相必然会被辰元帝留在辰国,到时候会激起两国的矛盾。而现实就是现在的洛国不及辰国。”

  “可洛国有你,有洛安公,还有一批老一辈的强者。”

  “我父亲以及那些老人都是和武帝同一个时代的人,武帝已经死了,你觉得他们还能活到什么时候。而洛国年轻一辈中只有我。不要再提这个话题了。”

  前往西方幻境的路途因为这段对话而变得有些沉重而且压抑。

  在我们返回西方幻境的路上,不知道的是月下无辰曾在西方幻境的议会上,愤怒地将眼前的桌子拍成齑粉,并大声叫嚷:“你们明明说计划在三个月以后实行,为什么现在瞒着我实施了这个计划。”

  “抱歉,辰先生您并不是西方幻境的人,所以无权干涉我们的决定。”

  月下无辰冷冷地说:“那以后就不要再来麻烦我了。”说完就径直离开了会议厅。

  火急火燎中我们又见到到了月下无辰,最后梅君将真相告诉了他。此刻我也在期待月下无辰兑现自己的承诺。

  或许他也明白我在想什么,退后一步,摇了摇头说:“抱歉,那个小丫头可能短期内无法来见你。”

  “为什么?”

  “是因为西方幻境很多年前的一个计划,西方幻境长期以擅长魔法而闻名,两千年来却对时间魔法毫无进展。最后研究发现这个项目的突破点是琴师,就是那些传闻中的琴师,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得知你是琴师这个消息的,反正最初只是让我把你引来。可他们现在却将计划提前,目前计划顺利,这本身不会对暮江产生任何伤害。只是她现在处在一个停滞的时间中,十年后或许你们改变很多,但她依然还是会这个样子,对她来说不过是一眨眼的事,对你们却是十年,所以请你返回吧,暮野,十年后返回到这里来接她。”

  “好。”过了很久我才从喉咙中勉强挤出这个字。

  返回的途中,几个黑衣男人挡住我们前行的道路。正在气头上的我不耐烦地说了声:“滚开。”

  “你们谁是暮野?我家少爷相见你。”

  “我就是,那就带路吧。”

  梅君戳了戳我,低声向我说:“就这样跟他们走总不太好吧。”

  “他们要的是我,你们先回去吧。”

  “不了,我们跟你去,总要有人该你收尸。”

  满地斜阳,一直铺到一座城堡的前面。在城堡中,一个穿着白色正装的人负着双手站在窗前,就这样愣愣看着窗外风景。我站在他的身后沉默着,任由空间与时间凝固。之前他给我看过一本已经烂了大半的书籍,上面有着我的名字。他解释说这是历代琴师的名册,是他的太爷爷高价从中土的一个黑市买回来的。当时暮棠感叹道:“怪不得从前皇室寻找琴师总是非常有效率,而最近的几百年琴师就销声匿迹了。”

  我的手指从一排排文字渐渐向下滑去,手指僵在我下面的一个名字上——暮江。我想这是命运吧,我唯一的弟子是像我一样的琴师。我也曾询问过一个朝代是否会出现多个琴师,他的回答是:历史上有过这样的先例。

  我将名册还给他,我们的西方幻境之旅也该结束了。或许十年后我还是会回到这里。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