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琴师言

第二十七章 洛水河畔一少年

琴师言 逐辰客 2673 2020-08-07 15:38:25

  认识梅君是在小时候。如今再去看他时才发现当年的孤独少年已经长大。看着他与周边的人谈笑风生的模样,心里莫名有那么一丝欣慰,或许还有一丝的落寞吧。

  无相取了些干粮走过来,坐在我的身边,将手中的食物掰成两半,把其中一份地给我说:“怎么了?看上去有点抑郁的样子。”

  “没什么,只不过想到了一些东西。”我面对着身前燃烧着的篝火回答。

  无相注视着梅君所在的方向说:“那是安前辈吗?从前他还没满三十的时候好像一直是排在第一的吧。也不知道现在在这个世界上排在第几位。”

  今天是北伐开始的第四十六天,夜晚有些寒冷,四十六天的过度顺利让我感到不安。我问无相:“为什么四十六天来都会这么顺利?”

  “或许是因为我们都长大了吧。”一直靠在角落里的暮棠突然插嘴,“大部分人都不是神话中的人,没有百年千年那么长的寿命,在中土大部分人从四十岁开始就开始发生不可逆转的衰老,而自身实力也会因此根据一定的幅度下降。正如我父亲,大部分都认为他现在依然很厉害,可一些与他同时代的人应该都和我一样能深切感受到现在的他与巅峰时期相差甚远,至少我觉得现在暮黯已经超越他了。而我们处于三十六岁,正是人类的最佳状态。况且这些年北方雪境对中土相当戒备,只因为年轻一代的质量远不及中土,十年前为什么要那么急于抓走寒枫前辈,是因为他们想趁一部分人尚未老去,发挥最后的力量来制约中土,不然等中土的年轻一代成长起来必然会是一个极大的威胁。还记得被无相击飞的那个女孩吗,父亲曾对我说过北方雪境为了超越中土专门培养了几个为战斗而生的战士,其中一个便是雨·阿伏伽,可她在无相手里撑不下二十个回合,所以你明白北方年轻一辈的水平了吗?”

  “分析得真好。”黑夜中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话音中带着那么多的寒意,几乎让人无法忽略声音主人的存在,暮棠抽出剑面对黑夜,向斜上方一劈。一声布衫撕裂的声音,一个人从黑夜中走出来,右臂上衣服明显缺少了一截。他朝我们微微鞠了一躬,就好像那个撑伞的少女一样,我猜想这应该是北方雪境对待对手的礼仪吧。

  他抬起身说:“我是雪·赫。”

  “能以‘雪’为名字的想必是皇族吧。”无相甩了甩手中的巨剑。

  暮棠突然出现在无相的前面说:“你之前已经战斗过了,这个家伙就交给我吧。”

  暮棠将剑抵在地上,与之前一模一样的招式。我疑惑地看着他,他毕竟使用过一次了,敌方应该也已经摸清他的套路了。只见到他将长剑缓缓抬起,与肩膀齐平,身后有一个青色的虚影慢慢凝结成型。对手显然不想给他机会,先发制人,瞬身到达暮棠的前面,此时暮棠刚好将眼睛睁开,左眼泛着青色的光,忽然狂风大起,形成凌厉的风压向着敌人所在的方向冲击而去。总觉得这招有点眼熟,我仔细端详了他手中的剑,不是少年时代常用的剑,亦不是寒枫或是冥帝任何一个人的剑。看上去非常古老剑柄上一行不起眼吸引了我的眼球:替天行道。这个雕刻在剑上显得有点土气的四个字却包含了不少非凡的意义。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在剑柄上会刻这几个字。一道光在脑海中掠过,“替天行道”四字让我想起了一柄特殊的剑与一个非凡的人物。

  两千五百年前,有一个青年持着一把刻有“替天行道”的青剑大杀四方,传说中那人战斗时左眼会闪耀青光,成就了当时最强的传奇。那个人的名字因为时代的过于遥远已经无法考证,但所有中土的孩子都是听着他的传说长大,只因是他创造了东方处境,后人尊称其为“先帝”。其剑单名一个“寒”字,正是中土皇室姓氏,后来此剑在先帝死后便不知下落。而暮棠剑身上的一个“寒”字正应了我的猜想。没想到此绝世之剑回落到他的手中,也没有想到两千五百年过去了这剑依然会如此完好。

  在强烈的风压下,那个雪·赫并没有坚持多久,倒在了地上。梅君愣愣看着这剑说:“这的确是好剑。”他目瞪口呆的模样应该是向我一样认出了这剑的来历。

  后来我听暮棠说,这剑一直存放在皇宫中,是寒枫替他求得此剑。我注视着地上再起不能的人,心想北方雪境相较过去的确弱小了不少。

  又过了许多时间,已经入春了,可北方雪境依然漫天风雪。我们最后站在了北方雪境帝城的外面。一路披荆斩棘,的确已经是够累了。但目的地就在眼前,又怎么能半路放弃。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在于北方帝城的外面有一层如泡泡般的保护罩,试过无数种方法,可这保护罩却依然如此坚韧,不得不说北方的城防水平的确高于中土。无相不止一次对着保护罩怔怔发呆,直觉告诉我他知道破城的方法,只是没有告诉我罢了。我假装不经意坐下,坐在他身边,随意问道:“无相,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你是不是知道怎么度过这个难关?”

  无相低下头回答:“只要穿透力够大,就能破开防御,只是·······”他话没有说完,我感到有一个白色的影子从我们的身后掠过。不久之后,一个人慌忙进来通报说:“洛帝孤身前往城前。”我蓦然抬起头,心想:他究竟要过去干吗?突然回忆中响起无相的话。“只要穿透力够大。”这家伙不会是打算强行破城。

  匆忙前往前线,已经有很多人聚集在那里,有人给我让开道路。我看见那个白色的身影,白衣在风中轻轻舞动,他持着银枪,独自在屏障前酝酿。暮棠向我解释说:“梅君说他知道了破城的方法了。”

  听到这句话我下意识去寻找无相,要求他继续之前未完的话题,我问他:“破城那一瞬间会发生什么?”

  “会死。”他只吐露了这两个字。而梅君那视死如归的眼神让我明白了他是知道后果,却依然选择胡来。

  梅君酝酿够了之后,抬起手中银枪,帝王的气势蔓延开,突然不知从哪里飘来不少六瓣的梅花,那些鲜红的花环绕着他,就好像雪地刮起一场红色的风,那些梅花正是他力量的外放。六瓣梅花不知被什么东西撕裂成一片片的花瓣,卷上了枪尖,遮盖住了他银枪的锋芒,却多了许多含蓄的力量。将银枪高高抬起,漫天星光落下,结成了美妙的法阵。梅花伴着星光,这一幕唯美而温柔。梅君把手放下,仿佛是放下来半生的喧嚣,手掌翻转突然向前方猛然刺去。银枪顺利刺入屏障,无数裂痕以枪尖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那一刻我明白了无相话中的意思,保护层的确是碎裂了,却不是安静而温和地破碎,而是裂解成暴走的能量狂潮向各个方向拍打,即使是隔了那么远我依然感受到那股让人心悸的力量。当能量靠近我们时已经减弱到能承受的范围内了,却依然不可小觑,军队四散逃开,为了避开那些狂暴的能量。我站着没动,无相没动,暮棠与暮黯也没动,我们任凭银色的能量潮水冲击我们的身体。

  我想或许我们都在寻找同一个人吧;我想梅君穿着白衣很容易与白雪混起来,所以我没看到他;我想他一定会像往常那样突然从雪地上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微笑着朝我们走来。他曾经说过他放不下洛国的子民,所以一定会回来。

  我们从白昼站到夜晚,又从夜晚站到白昼。从前洛水河畔的那少年大概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吧。

  

逐辰客

双休日不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