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琴师言

第二十八章 暮野的迷茫

琴师言 逐辰客 1536 2020-08-10 15:04:55

  洛城的梅花一如既往地盛放,整座城市仿佛被红色的海潮淹没,这个地处南方的城市难得下起大雪,就好像梅君消失的那个时候。我站在洛国皇宫的外面,手紧紧攥住一截银色的枪杆,那是那天我唯一在雪地中找到的东西。洛帝逝去的消息在我到来前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洛国。相比往年这里少了许多喜庆,也少了许多来赏梅的人。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在不可避免的哀伤当中。我在想自己究竟该怎么面对暮洛,如果不是我没拦住梅君,或许此时他应该随着我们北伐归来。

  暮洛从宫中走出来,满脸的疲倦,面色苍白,与许多年前那个活泼的女孩早已不同。我伸出手将手中的一截银杆递给她,或许这是他唯一的遗物吧。在很久的沉默中我开口道:“接下来的洛国究竟该怎么办。”洛国的至强者的离去,对这个洛水河畔的国家来讲终究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世权的父亲洛安公正从他隐居的地方赶回洛国,即便他已经老了,但毕竟是一大战力。由他接手洛国,等到落梅张大了,就把皇位传给她。”暮洛回答。我记得梅君曾对我讲过女儿取名叫安落梅。

  “好吧,那照顾好自己。”我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至今对梅君的愧疚依然困扰着我。我转身走下台阶。

  暮洛叫住我:“你不去看看小江儿?她现在正在宫中陪着落梅。”

  “不了,军中有事我必须先行离开,还有不要告诉她我来过这里。”

  洛国之行后,我来到帝都。此次回来,我必须要见到暮棠。自梅君去世后,他便一直躲起来不肯见我,或许是像我一样对梅君的死有所愧疚吧。

  站在暮棠的宅子前,北征回来,文帝因他的功德外加一些私人原因赦免了他从前的罪过,后来与枫冥搬到帝都居住。我轻轻敲了敲门,开始时还算有些礼貌。敲了许久迟迟没有人来开门,我开始用手砸门。一个人打开了门,寒枫冥站在我的面前,朝我摇摇头,表示暮棠现在谁也不想见。我不顾她的反应自顾自走入屋子,说:“我有急事相见他。”

  远远地我看见暮棠正在哄着自己怀中的婴儿。他头也没抬地说:“你还是进来了。

  “我有件事想跟你谈谈。一件急事,必须现在就谈。”

  暮棠把怀中的婴儿交给枫冥,领着我走进一个空着的屋子,将门关上独留我与他。他转向我说:“说吧,你想谈什么?”

  “你的口气听上去并不友好。我想和你谈的第一件事是有关梅君的。”

  “你是来安慰我的吗,那就省省口水吧,已经很多人来对我说过他的死不是我的错。但他走上去,我没有拦住他,明明知道结果如何,还是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说着说着暮棠的声音中竟夹杂了哽咽声。

  我抓住他的肩膀说:“梅君去送死的时候,我也没有拦他,或许这就是他心目中最好的死亡方式,他绝不会任由自己的生命在平庸中荒废。他一生都在冒险,就像当初他来帝都是一样,那时候还要依靠我们把他救出来。他牺牲不是为了让那些关心他的人自怨自艾的。”

  暮棠沉默着。

  见着他安静不说话,我又开口说:“还有第二件事是关于你父亲的事,你应该已经听说了吧。”边境大将军暮陇寻找旧日的战友,于辰国开始发起了叛乱。

  “父亲是与武帝同一个时代的人,当初文帝篡位的时候,他也觉得不妥,只是不想洛安公那样激进。那个时候他选择了保持沉默,保持中立。现在应该是找那些从前也反对文帝但缄默的人吧。尽管老一代已经不如年轻一代,但他们集结起来的力量还是相当可怕的,稍有不慎会给整个中土带来重创。所以你想问什么?”

  “无相的妖军三日后就要再度出征了。我身为其中的一员,必然要跟随他们而去。只是我们的对手是从前把我救回来的人。我究竟该怎么样?”

  “‘我们都是固执的孩子,不肯为世界而改变自己,只好去改变世界。’还记得吗,暮野?这是小时候每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你对我说的话。你心中已经有选择了吧。去吧暮野,怀揣着你的信仰前行。还有不要忘记你可是琴师。”

  “如果任由他们,对世界终究会带来伤害。那就只有去拦阻他们。”我注视暮棠的眼睛。暮棠朝我笑着。

  我离开帝都,向着无相他们所在的方向奔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