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琴师言

第二十九章 弦断时·燕子归来时

琴师言 逐辰客 2138 2020-08-11 14:27:13

  战场上的天气变幻莫测,一时间竟下起小雨。无相站在我的身边,拍了拍我的手臂说:“如果你觉得不行就不要勉强自己。”我摇摇头说:“我没事的。”

  细雨飘摇的环境下,两军对峙。敌方的阵营中一个抱琴的老人从人群中走出来,大声喊道:“你们的领军是谁?叫他出来与我决战。”

  无相听到后,起身正打算外出迎战。我伸出一只手拦在他的面前,同时操起木琴站起来,说:“这一次让我来吧。”

  在众目睽睽下,我走出了军阵。对面的老人抬起半边眉毛,问:“你就是他们的领军?”

  “不是,但我代替他出战。”

  “小野果然达成我的期望。你做的很好,只是我想知道如今的你可以操纵多少根弦。”

  这是一个陈述句,我没必要回答,但最后我还是如实答道:“三十六根了,子期老师。”

  子期老师欣慰地点点头:“比我当年要多了五根。我真的很想听听小野这些年游历的经历,恐怕现在已经不行了吧。来吧,让我看看你的长进。”说完,子期老师散发出一股气势,木琴悬空,琴弦一点点从琴上脱离下来,但这只是琴弦,真正具有威胁性的是从天地间汲取的那些细弦。

  我深吸一口气,架起桐木琴,同样的琴弦开始脱离。我的身后浮现出一些细的几乎难以发现的光芒。那正是天地之弦。最基础的五根弦漂浮在身前,轻轻挥过琴弦,身后的天地之弦也开始行动起来,纵横交错形成光网向着子期老师的方向冲去。子期老师也作出相应的反击。

  在其他人的眼里,我们或许只是弹拨了几下琴弦,但并没有出现他们期待的刀光剑影等令人激动的战斗场面。无相盯住我们的方向皱起眉头,他也看不见,但不代表他感受不到。天空中有两股让他心悸的力量在交错着来来往往,时而停下,时而碰撞。

  我的额角留下一滴汗水,手指已经僵硬,即使我能操纵更多的天地之弦,但我对弦的操纵力与熟练度远远不及子期老师。我所能做的只有专一操纵,搜寻破绽。琴弦化作一层层海浪将前方推去。双方同时停下手中的动作,一根弦竖直悬在子期老师的头顶上,只要我手指轻动,或许能够贯穿他的头颅。

  子期望着我,我仿佛从他的脸上看到了失望,他微微侧身,迅捷地躲过悬在他脑门上的威胁,弹琴的手指法变换。一根弦暴起突然出现我的面前,直勾勾从我的眼前闪过,同时带来无尽的疼痛与无穷的黑暗。脸上一片黏糊糊,我跪倒在地上双手捂住眼,任由血从指缝间滴落。是的,双眼从此失去光明,恐怕是再也看不见了。前方传来的破空声显得那么遥远,我下意识去反击,感受到了琴弦仿佛穿透什么东西的,感受到雨开始退去,同时退去还有一个人的生命气息。我一下子明白弦最终击杀了谁。我直直地倒了下,接下来的恐怕已经与我无关了吧。

  我再度醒来时,感受到了床温暖的气息。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从远方回来琴弦将它们所见到的东西告诉了我。或许是在误杀了子期老师之后,我的弦得到了突破吧,这样至少还能靠它们来感知世界。无相走进房间,坐在我身边的一张椅子上,这些情景都是琴弦告诉我的。无相问我:“眼睛感觉怎么样了?即使是帝都最好的医师好像也治不好你的眼睛。我已经派人去辰国找老医圣了。”

  “不必了,这样也挺好的。我只想知道暮黯怎么样了。”当时的我们兵分两路。如果我面对的是子期老师的话,那么相对应的暮黯面对的就会是暮陇。

  “你真的想知道?”

  “嗯。”

  在我与子期老师对战的同时,暮黯在另一个地方持刀而立,率领着自己的军队等待着敌人的到来。细雨下,一个人缓缓走来。而相比我们这边的喧嚣,暮黯他们选择了沉默不语。面对这样的一个人,军中的大部分人甚至提不起勇气去对抗他。

  原因无他,只因这人姓暮,名陇,字东风。

  这支名为神刀营的队伍正是当初暮陇老将军所创,当初带回的那些孩子已经长大成人了,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故创造了这支队伍。现在要面对正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暮黯提刀出列,手紧紧握住刀柄,刀身出鞘三寸。暮陇看了看他,笑了笑,随即拔出自己的刀,那柄刀身上半部分是毫无生机的黑色的铁刀,同时也是所有人公认的中土第一神刀的铁刀。雨飘落在他们二人的脸上,静默不动,整个战场是令人恐慌的寂静。同一时间,两个人都朝前方踏出一步,暮黯拔刀,天空与暮陇的左右两侧同时出现了三道巨大的虚影,是三把刀的模样,每一刀都让人感觉毫无破绽,那正是自倭国传入中土的秘技燕返,亦称为燕归来。而暮陇则是单调地向前劈斩,没有特色却有一种压迫感。两人身影交错,没有发出任何一声声音,仿佛是一场缄默的战争。暮黯缓缓倒下,身下的土地被血染红,他还没有死,向天空伸出一只手,仿佛要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没有得到,雨开始停歇。有一只燕子落在他指向天空的手。暮陇来到他的身边说:“其实你有留手了吧。”

  暮黯笑了笑,尽管这笑看上去是这样的无力,他说:“从小时候我就常常会在你身上看到父亲的影子,能否允许我任性一次,叫你一声‘父亲’呢。”

  “嗯。”

  可暮黯没有再说话,恐怕他此生再也说不了话了。指向苍穹的手突然落了下去,停歇的燕子被惊起,飞向了天空再也不会回来了。暮黯眼神呆滞,明明死的时候眼睛里是有星辰闪烁的。暮陇眼角有一些潮湿,他抱起暮黯的尸体,一步一颤向着不知名的地方走去,仿佛就是一个普通老人的样子。或许从前最好的刀也已经老了。

  六个月后,我向无相提交了批准离开的申请书,并求他代我向暮棠问好。即使是失去双眼,但我的旅程依然没有结束。接下来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到哪里去。但关于这些已经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