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琴师言

番外 白龙出渊

琴师言 逐辰客 1766 2020-11-07 13:33:39

  那时尚且还是武帝统治的年代,东都某世家大族中,所有人齐聚一堂,面色凝重。

  “两千五百年前先祖随先帝征战时曾在深渊中打败一条白龙,并将其封印在了祠堂里。而今两千五百年后封印松动,不知诸君有什么拯救我族于水火中的方法。”武氏的当代家主武从天环视大堂。

  众人沉默不语。

  武从天叹了口气,吩咐自己的大儿子说:“去把你弟弟叫过来吧。”

  武氏长子瞬间明白了父亲的用意,争辩道:“他才四岁。”而那只有四岁的孩童正是我们曾提及过得掌柜,武氏次子——武从圣。

  “我们已别无选择,快去!”

  当时还只有四岁的孩子在迷迷糊糊间被叫进了祭祀先祖的地方,迷茫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与一众长老,不知他们的用意。

  武从天面露不忍,狠下心来说:“各位,动手吧。”

  地板上出现了一道道阵法慢慢将武从圣身边的空间封锁起来,白光闪烁,无数锁链将一只被囚禁的白龙缓缓送入孩子的灵魂里,留下难以磨灭的烙印。那孩子的灵魂中竖起一根盘龙柱,而盘龙柱上的那只神兽正是伤痕累累的白龙,白龙血红色的竖瞳盯住外面的世界,视线落在了众人的身上,众人不禁打了个寒颤,直到黑暗吞没了白龙的身影。武从圣坐在地上,他的瞳孔在那么一瞬间被血色吞没,可又突然恢复正常。

  其实大家都明白说到底这不过是缓兵之计罢了。

  十五年后,帝都开展十年一次的年轻辈的定榜比拼,作为武氏的青年才俊,武从圣自然参与其中。一时间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因为武从圣的每一场比赛都有神魔之势暗藏其中,身后隐隐有白龙浮现,右手握拳,轰出时前方空间出现了白龙的图腾。武氏家主不安地看着赛场上的武从圣。西方幻境的工圣爱德华·墨菲曾提出的墨菲定律第四条:“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武从圣的身体突然僵住,开始颤抖,眼睛变得尖锐起来,一股若有若无的气势开始蔓延,身后白龙之影变得凝实,瞳孔转变为竖瞳。右手探出,半空出现龙爪的虚影将眼前对手的头颅捏的粉碎。帝都的诸多高手纷纷起身。武从圣(白龙)的视线从所有人的身上扫过,露出来意味深长的笑容。

  武从天慢慢走下自己的座位来到武从圣的面前。一声轻鸣,佩剑出鞘,剑中仿佛传来远古时期神龙的哀鸣,武从天低声说道:“当初我族的先祖正是以此剑将你封印。”

  武从圣(白龙)的眼中终究是露出了恐惧的神色,恐慌压倒了他的理智,慌忙中的出手在武从天看来满满都是破绽,祭起神剑向着前方劈落下来。武从圣(白龙)的最后的心理防线终究被这口神剑的威势给压垮了。向着远方匆忙逃去,也因极度的慌乱,凡是出现在自己逃亡路上的人都被自己所杀死,那一夜是帝都惨被屠杀的一夜。

  武从天收好神剑,武帝从不远处踱步过来,帝王之势铺排开,说:“你终究没舍得杀他。”

  “他的逃离与帝都今日的损伤都是我一个人的罪过,还恳请陛下放过那孩子,一切由我来承担。”武从天向武帝作揖。

  “哈哈哈,既然那孩子帮了我一把,我又何必责怪他呢。有些老东西对我的位子已经惦记了很久了,堂堂帝都又有多少是平民百姓,最多的只是他们有意安插在帝都里的棋子罢了,但这件事我无法不追究,但我承诺皇族不会对那孩子下手。”

  距帝都数里的地方,武从圣渐渐恢复理智,看着脚下的血河与数不清的尸体,不免大泣,痛苦万分。白龙的声音在心底响起:“既然你已经做出了这等滔天大罪,这世界已再也容不下你了,不妨就去做一个纯粹的坏人吧。”此后的数年,武从圣不过沦为了白龙的傀儡,四处烧杀劫掠。

  直到那一天一个年轻男子站在他的面前,那人身穿黑衣,左手持刀,向他行礼说道:“在下暮陇,暮东风。有人让我来杀你,你犯下的罪孽就连你父亲都已经看不下去了。”

  从本能上来讲暮陇给了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他肌肉绷紧,微躬着身体,白龙之影显现,龙图腾暗地里已经爆发,神龙之势直逼暮陇。暮陇对这一切仿佛毫无察觉,慢慢从他身旁经过,刀身露出三寸,一道毫光刺过武从圣的面颊,武从圣只觉得有些东西离自己而去。白龙的哀嚎响起,这一刀直斩灵魂!

  武从圣的脸上有鲜血留下,他转身看着远去的男子问道:“为什么不杀我?”

  “这一刀是为了让你醒悟,那凶兽已死,不要再受其他人摆布了,你从来都不是坏人。”

  暮陇向躲在角落里默默观战的年幼的暮棠招了招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带着他远去,惟独留下武从圣站在原地深思。

  走到日落西山时,暮陇才停下脚步,眺望着来的地方,心想:你问我为什么不杀你,因为杀不了,纵使没有白龙,你也已经强大到不是我能轻易斩杀的地步。或许你真的能有所改变。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