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付先生亲手组cp

第五十章 沐浴露好香

付先生亲手组cp 白色陈皮 2065 2020-09-17 00:04:41

  纪瑜在邵子义左一句右一句就是没有实际贡献的幻想中去珠宝店定制了一对戒指。

  回家的路上看见了一家新开起来的婚纱店,纪瑜拍了拍手上的灰就往里冲。

  刚一进到门口就围过来两个穿着黑白职业套装的女人,约摸一米七的个子,比纪瑜要高出不少。

  其中一个负责与她搭话分散注意力,另一个开始打量她的穿着。

  “小姐来试婚纱的吗?”

  “我就看看。”

  “没关系的,我们店的婚纱都是独家定制,如果有需要那是您的不二之选呢。”

  “好的,谢谢。”

  纪瑜受不了两人的殷勤,去喝了一杯果汁便逃之夭夭。

  紧跟其后的邵子义推了推她的胳膊,贱兮兮的问道。

  “嘿,是不是后悔了?”

  纪瑜叉着腰,舔了舔牙齿。

  “如果你有空,欢迎你在明天来围观我和我先生拍婚纱照。”

  邵子义弓着背,愤愤骂道。

  “坏女人。”

  纪瑜注定照顾不了他的情绪,说了几句后便在路边打车回小区收拾了几件衣服到付屹家去。

  她按着之前的记忆顺利的打开了他家的门。

  刚一进去,上次的那只猫便扑了过来,围在她的脚边打着转。

  “小白,还认识我吗。”

  她蹲下身子想要去摸它,结果那只猫一溜烟的又跑没影儿了。

  这时候付屹端着一杯白水过来了。

  “它不叫小白,叫奶思。”

  纪瑜蹲在地上仰望他。

  “事务所的事情处理完了?”

  “嗯。”

  付屹抿了一口水,眼神闪躲。

  “我给你收拾了一件屋子。”

  说着付屹便邀纪瑜去检查自己房间里的设备是否完善,还说要是还有缺失的便赶快告诉他。

  纪瑜贴在门框上看了眼,都是再简单不过的摆设。

  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套座椅,就连电脑和电视都没有。

  她转身看着靠在墙边的人,瑟瑟发问。

  “我们不能睡在一起吗?”

  付屹神色稍显嫌弃,而后缓缓说道。

  “你不是怀孕了吗,还是自己睡的好。”

  “哦。”

  纪瑜也不再纠缠,胡乱说了句‘没什么问题’付屹就真的没再管她。

  因为是纪瑜第一天住到家里,所以整个下午的时间付屹都在家里陪她。

  说是陪,可两人的活动区域完全不在一处。

  付屹搬了一张凳子到阳台上去看书,纪瑜窝在沙发上看最新的搞笑综艺。

  不时的,她的笑声也会穿透层层阻碍落到付屹耳中。

  每到这时候付屹便会合上书,深吸几口气。

  渐渐地,天边染上了一层橘粉。

  纪瑜关掉电视去问付屹点外卖需不需要带他一份,结果对方却回了一句‘不好意思,我从不吃地沟油’。

  不吃就不吃,搞得自己又多高尚。

  被气着的纪瑜点了一份外卖在客厅吃了起来,付屹掐准做饭的时间去厨房下了一碗面。

  虽然看着闻着没什么味道,可他吃的却是津津有味。

  以致于纪瑜瞧见后都在疑惑对方是不是在背着自己吃些什么好东西。

  到了晚上,付屹去洗完了澡出来看见还在客厅里面看电视的纪瑜,便跟她交代了几句。

  “这几天,我的门都不会关,要是你有不懂的事情或者是身体上出了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纪瑜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被剧情逗笑的时候才看见走廊处还站着一个付屹,记起后便捂着笑痛的肚子点了点头。

  “嗯。”

  付屹回屋的路上忍不住埋怨了句。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因为付屹房间的隔音效果要比其他屋子好些,所以外面发生了什么动静很难打扰到床上的人。

  大约到了半夜的时候,卧室门被人打开。

  一道黑影敏捷的蹿到床边,轻轻拈起被子一角,随后钻了进去。

  紧接着,付屹便感觉自己的腰上多了一条细长的手臂,轻轻压住。

  虽没什么感觉,却也惊醒了觉浅的他。

  “纪瑜。”

  纪瑜将脸贴紧他的后背,小声呢喃。

  “你的沐浴露好香。”

  “我不是给你收拾房间了吗?”

  “可我就想挨着你。”

  付屹去抓她的手,纪瑜上摆下晃就是不让他碰着。

  就在两人你抓我躲的娱乐过程中,纪瑜劲儿使太大没注意尺度便一下子捶在了付屹的大腿上。

  这场晚间活动因为付屹的闷哼被迫中止。

  “你没事吧?”

  纪瑜怕他出事,更怕他出事会骂自己。

  付屹憋着一团火把手从自己身上扯开,与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你到底想干嘛。”

  纪瑜从床上坐起身,想要去帮他查看伤势,结果抹黑看不清人影。

  她扣着手,语气倒比受害者付屹还要委屈。

  “我就想帮你看看伤势。”

  付屹带着怒气说了一句。

  “我没事。”

  纪瑜躺会床上诺诺开口。

  “那我们能睡觉了不?”

  付屹侧身背对着她,那声音还是清澈洪亮。

  “我明天还要上班,你能不能让我消停点?”

  “我保证不弄你了行不行,真的,我真的不打扰你了。”

  对方没有说话,纪瑜只当他是同意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那只手又缠了上来,这次还夹带了一只腿一起压在付屹身上。

  身边的软香玉体呼吸沉沉,显然已经进入梦乡。

  可一直以来习惯了一人睡觉的付屹却备受折磨。

  第二天纪瑜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天色大白,而本该在身边和自己互道‘早安’的付屹不见了踪影。

  她穿着薄薄的睡衣便到客厅里去找人,看见的是坐在餐桌上慢条斯理进食的付屹。

  很难想象,在科技进步,日新月异的当下竟然还有人会坚持每天订报纸,从纸质媒体中获取固定的消息。

  而付屹,就是这奇葩中的一份子。

  纪瑜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待到对方回过头来的时候便把当天计划说出来。

  “你下午有时间吗,我想去试婚纱。”

  付屹不答,端起面前的碗喝了一口半温的白粥。

  “不是说不举办婚礼吗,怎么还要试婚纱?”

  “我想拍两张照片,就这一点小小的要求。”

  “哦。”

  见对方并未拒绝,纪瑜乐开了花。

  要不是看付屹一脸冷漠,拒人千里,她都要冲上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了。

  “那我在橡树婚纱店里等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