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被迫成为皇叔的心尖宠

第21章 本夫人不想让他活

被迫成为皇叔的心尖宠 沐九沉 2050 2020-09-17 04:00:00

  整整一个下午,秦臻折腾了半天,终于累瘫在椅子上。

  而程七惊喜的发现,他家七爷的脸色似乎没有之前那么苍白了,“爷,七爷的体温好像有所回升。”

  司无忌闻言,用内力查探一番后,紧抿的唇瓣终于有了一丝放松。

  确实有所好转,但曾澜这个名字也确实未曾听过。

  “这几日你便住在府中,有所需要便跟程七说。”

  “那红袖……”

  司无忌抬手,程七很快明白过来,正准备出门,秦臻却跟了上去,“我有几句话要交代。”

  见他没有任何反应,程七自然不会阻拦,两人来到花厅。

  “小姐!”红袖想起身,无奈依旧被绑着,只好看着两人走了过来。

  “听着,你一会自己回去,跟我娘报个平安,至于其他人那边问起来,就说我遇到了旧友,要叙上一叙。”

  “可是您……”

  “我没事的。”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程七解开了绳子。

  红袖就这么一步三回头的看着,最终在秦臻的催促下被送了出去。

  两人正打算回去,一个样貌普通的丫鬟来到了花厅,“我家夫人,想请这位小姐过去一趟。”

  程七皱了皱眉,秦臻更是不解,去看他,见他摇了摇头,只得道:“还请前面带路。”

  程七本准备跟上,却被丫鬟拦了下来,“请留步,夫人只想见这位小姐。”

  秦臻看了一眼,大户人家的规矩,还真是多的很。

  小丫鬟一路没说话,秦臻也不想多说,默默记着整个府邸的路线。

  只觉得一股清淡的异香袭来,已经到了地方,院落之中的亭子里,一个丫鬟正在给沈蓉按头。

  另一个正在煮茶,香味就是从小炉子里飘出来的。

  秦臻跟着来到亭子前,这才看清她的面容,是与大色狼极为相似的脸,只不过岁月并未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沈蓉缓缓睁开眼,将她上下打量一番后,淡淡问道:“你就是无忌带回来的女孩?”

  “放肆,在我家夫人面前,还不跪下!”

  还没等秦臻说话,按摩的丫鬟已经怒斥起来。

  秦臻冷冷看去,这一眼凌厉无比,饶是她见过不少大风大浪都觉得有一丝害怕。

  一个寻常女子,怎会有如此犀利的眼神?

  这种场面像极了婆婆给媳妇下马威的情形,可秦臻是什么人,她跟这个大色狼半点关系都没有,怎愿吃亏。

  “我不知道你家夫人是谁,甚至,我连你家公子叫什么名字也不想知道,不过一个为你家七爷看病的人,值得夫人大动干戈?”

  面对她质问的眼神,沈蓉想探究一二,但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清澈如许,最终她摇了摇手,“退下吧。”

  闻言,几个丫鬟看了一眼,最终依言退下,很快,亭子里只剩下她二人。

  沈蓉倒了杯两杯茶水,将其中一杯推了过去,“姑娘芳名?”

  “曾澜。”

  “凌渊的病情如何?”

  “若是配合治疗,一年半载下来,能恢复正常人的一半。”秦臻虽然对她印象不好,但还是说道,但那杯茶水,从始至终都没动过。

  沈蓉轻笑,杯子在修长的指尖转了转,“若……本夫人不想他好呢?”

  秦臻眼瞳一缩,这才正视过去。

  蓝宝石耳环贴着颈部轻晃,一张脸美得不可方物,可别看她笑靥如花,眼神之中却藏着两分狠厉以及一分癫狂。

  面对她的打量,沈蓉并未退却,而是就这么让她看着。

  “方才听你说话,也知你是个聪慧之人,凌渊这些年太苦,要是能有个痛快,想来会很开心。”她感叹完,将茶水一饮而尽。

  秦臻眯了眯眼,很难想象,这种恶毒的话是从一个贵妇口中说出来的。

  莫非司凌渊并非她的孩子?

  想着大色狼来找过她后,脸色很难看的样子,莫非这件事他也知道了?

  可那会她看着大色狼的眼神,不像是想杀了美少年的样子,反而很期待他能好起来。

  事实上,她猜对了,司凌渊不过是后来养在她膝下,并非亲生,不过这些,她自然不会说。

  “司公子求生欲望很强。”秦臻淡淡道。

  “我知道,”沈蓉又倒了一杯茶,微笑着看着茶汤,“但有时候茶香就只能嗅一嗅,不如喝下茶汤的甘甜解渴,曾姑娘觉得呢?”

  秦臻没说话,这哪是在跟她品茶,分明是在告诉她,那个美少年活着没有死了有价值。

  将一条人命说的如此风轻云淡,看来她应该是想了许久。

  “这么多年,夫人都有机会的。”

  “就是没找到,才找上了姑娘,姑娘年轻貌美,左右我那儿子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少不了放松警惕。”

  说着,从小桌上递过来一沓银票,“这是五万两,事成之后,还有剩下的五万,足够你下辈子富贵了。”

  语气,不容置疑,仿佛根本没想过她会拒绝。

  秦臻算是明白过来,不是眼前人不想下手,而是这些年大色狼看的太紧,没有下手的机会。

  如果可以,还希望她用一下美人计。

  这手算盘打得是真真儿好,她相信,若是不接这笔钱,暗中埋伏的那些高手定会跳出来将她大卸八块。

  识时务者为俊杰,方能活下来,秦臻不动声色的接过银票,端起茶杯,“那就多谢夫人了。”

  看着她一饮而尽,沈蓉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姑娘果真如我想的那般聪慧,那本夫人便等候你的好消息了。”

  秦臻垂眸,转身就见两个身影出现在了院子门口。

  司无忌几步上前,抓过秦臻的手,冷冷凝视过去,“不知母亲叫曾小姐过来,所为何事。”

  沈蓉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他的动作,轻笑,“只是叫过来询问一下凌渊的情况,这么紧张作甚,行了,我也问完了,你们下去吧。”

  秦臻收了收手,想走,却被司无忌死死拽着,“喂……”

  “闭嘴!”

  司无忌冷冷吐出两个字,一直将她拖到假山后,程七一见,识趣的不敢再跟。

  “再不放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手腕被掐的红肿,秦臻也生气了。

  这时,司无忌甩开她的手,欺身压了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