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生娱乐圈再就业指南

第4章 鬼市(三)

重生娱乐圈再就业指南 借月色行凶 2080 2020-08-10 16:34:23

  “我的好姐姐,人我给你关起来了,现在可以跟我说说,你这葫芦里装得什么药了吧?”欧式风格的房间里,说话的女子一袭暗红色旗袍双手撑着下巴,半个身子撑在纯黑香木制成的办公桌上,注视着沙发上,用她的名牌靠枕垫脚的小女孩。

  女孩估摸着十五六岁,穿着A市一中的制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脸有些婴儿肥,弯弯的眉毛下,眼帘忽闪忽闪的,看着机灵的不行。

  “你跟我几百年的交情了,怎么会不知道我不愿害人呐。”白灵眨巴眨巴眼睛,含着棒棒糖,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再说了,我的计划原本可不是这样的。”

  莫璃有些无奈的扶着额头道:“我的小祖宗,您可别闹。”

  她哪里不知道,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女,脑袋缺根弦,闯起祸来一个顶十。小脑袋里鬼主意来的飞快,莫璃也不知道她在盘算着什么。

  “你操心那么多作甚。”白灵心虚的做了个鬼脸道,“小爷我做事有分寸。反正人是你抓的,要放你自己放了就是,我作业还没写呢,明天上课要交的,我得回家写作业了。”

  莫璃无语,合着,您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吧。

  鬼市地牢。

  “讲不讲道理啊,还有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乱抓人啊!”被关在鬼市地牢里的997号,蹲在墙角时不时嚎上两句。她很生气,很气愤!她堂堂鬼差大人被几个市管扣下了,传出去她怎么在冥界混哦!

  “小妹儿,老汉听你吼的都噪的慌。”隔壁牢房的老头子被997号吵得脑瓜子疼,实在是受不了,出声叫住了她。

  见有人搭话,997号麻溜的直起了腰,道:“老头,你犯了啥事?关了多久?”

  “唉,老汉学着旁人倒卖家里供奉的香烛,也怪老汉运气不好,遇到个无赖买家举报香烛里掺了假,被市管抓了起来,关了已有半年有余。”

  “半年有余?那鬼市经理都未曾来过?”997号心生疑惑,鬼市的规矩她倒是知道些,这里虽说是独立管辖,但却没有执法机关,在鬼市犯了事的被抓的飘飘往往只会在鬼市的地牢里关个一两日,待鬼市经理审问之后交予鬼差处置。

  “这届经理不管事。”地牢深处传来了浑厚的中年男子的声音道,“王大爷算是运气好的,我关了一年多,最里面那间张二狗,关了三年多了,连经理的脸都没有见过。”

  “但凡手上有点钱贿赂市管的早放出去了……”地牢一阵唏嘘。

  “就是,前两个月那市管便提醒我了,啥时候凑够两千通用币啥时候才放我出去。”

  ……

  997号开了个头,牢里众飘飘的不满情绪便被带动起来,一个个赌神发誓,就差组队暴动了。

  “小妹儿,你犯啥事了?”老头子问道,“这地牢关人还是第一次。”

  “我呀,我贿赂市管了。”997号无奈的耸耸肩,瞥了一眼昏迷在地男生,“确切来说……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他……”

  喧哗声戛然而止,一个个飘飘们竖着耳朵听了起来。

  997号正想着改如何组织语言,眼神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眼瞳。

  程逸成是在一阵喧哗声中醒来的,他做了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他误入鬼市被鬼袭击,惊出一身冷汗。

  程逸成刚想暗自庆幸,还好只是梦,便察觉出不对劲,太吵了……他的公寓小区环境极好,从来不会一大早这么吵闹。

  喧杂中,时不时有类似于鬼差?飘飘?这种词语钻进程逸成耳朵。身边,一位女生的声音显得尤其清楚。

  “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他……”

  程逸成缓缓地睁开眼睛,原来之前发生的……不是梦呀。程逸成靠着墙壁坐了起来,之前的记忆愈发的清晰,他眯着眼睛注视着997号。

  “呵,”想着程逸成之前关键时刻晕倒连累自己被市管不分青红皂白抓了起来,997号没好气的说道,“兄弟睡醒了?”

  程逸成没有做声,他晕倒后趴在地上睡了不知几个小时,醒来骨头僵硬的像不是他的一样。单手扯松了领带,又解了两个扣子,这才舒服了一些。

  一旁的997号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眼睛里只有男生若隐若现的锁骨,以及脖子上挂的那个low爆了的桃花木牌。

  “咳咳,”发觉女生异样的目光,程逸成尴尬的把衬衣领子往上扯了扯,“你说你害了我?”

  “什么?你脑袋进大米粥了吧?我害你?”997号又羞又恼,一句疑问句被她听成了陈述句,顿时火冒三丈。

  “大哥咱讲点道理好嘛,是我害的你嘛,是我拿着刀抵着你脖子让你撞人家的大门了?”奶奶个熊,这男人不仅脑袋缺根弦,做事情也忒不厚道了,搞得好像,是他被自己害的身陷囹圉一样。

  人情是多么冷暖,世态是多么炎凉!好人难做啊!

  “方才你被一堆鬼围着,若不是我给你解围,就你这小身板,分分钟叫那群飘飘撕的稀巴烂,你说,是不是我救了你!”997号被气得不行,想着锤他一顿算不算违背了人间法令,气鼓鼓的说道,“那就算后来,市管来抓你,肯定是之前贿赂的市管,心黑吃回扣太狠,摊主得的钱少了,才把你告了。你非但不谢谢我,市管抓人时不为我开脱,反而现在怪起我来,你良心不会痛啊!”

  “不是,我……”程逸成被一阵乱怼面露尴尬,他只是好奇的问一句而已,他刚想解释话都到了嘴边,被隔壁老王打断。

  “年轻人,你听老汉一句,这女娃子呀讲不得道理,你越是讲道理她越是跟你急眼,你呀不管对错,道歉就行。”隔壁老王瞅着这两年轻人斗嘴,心里乐开了花,多像自己年轻时啊,愣头青一个被老伴挤兑的插不了嘴,直到他去世都没吵赢过一次。

  程逸成语塞,不想跟个女人吵架,不情不愿的扭过头,打量起他现在的处境。

  “说谁不讲道理呀!”997号轻哼一声,道,“老王,道歉有用的话,要鬼差要市管作甚?大家何苦被关在这里。”

  “……”程逸成咬牙切齿半天憋出两个字,“无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