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原来暴君是病娇

第33章 能耐了

原来暴君是病娇 衿幼 296 2020-09-06 14:46:48

  一把掀开被子,看着景宁身上泛着不正常的红色,低咒一声,再次翻身下了床。

  打开酒柜,里面原本放在最内侧的两瓶藏酒竟然一滴不剩,掩耳盗铃般空荡荡的摆在原地!

  深吸了几口气,厉霆御扶着柜子强忍着胸腔里翻涌的郁气,认命的到厨房一个人煮着解酒汤。

  半蹲到床边,耐心的吹了吹有些烫的汤,确认温度适宜后才凑近她的唇边。

  轻轻抵开两片唇瓣,一点点渡了过去,直到她砸吧着嘴咽下。

  如法炮制的喂完整碗,又从浴室接着一盆热水,回来给她从头到尾的认认真真擦了一遍。

  如果说景宁喝醉了有什么优点,大概就是不吵不闹,相反还乖的很,就像一只收起了小爪子的奶猫儿。

  “难受…”

  睡梦中的小女人突然皱紧了一张小脸,细细的呜咽着,推搡着落在肚子上的大手。

  厉霆御黑着脸瞪了她一眼,一言不发的紧紧抓住她两只不安分的手,另一只手继续替她力度适中的揉着胃部。

  慢慢的,不知道是不是舒服了些,景宁终于不再挣扎,表情慢慢舒展开来,偶尔还发出一两声喟叹,看的厉霆御好气又好笑。

  揉着发酸的太阳穴,疲惫不堪的躺回床上,刚盖上被子,一个浑身软绵绵的小东西就顺势滚了过来。

  “小混蛋,尽会折腾爷。”

  厉霆御抱着怀里的小混蛋,指尖描摹着她精致的不像话的眉眼,深深注视着她恬静的睡颜,又觉得自己挺值得。

  “霆御~”

  景宁无意识的梦呓更是取悦了他,要不是人还难受着,他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委屈自己!

  自顾自的平息了一会,困意也随之袭卷而来,慢慢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景宁揉着眼睛晕乎乎的醒来,正对上一双目光炯炯的眼睛。

  心下一咯噔,愣了几秒,很快又放松开,重新缩回去,枕到厉霆御的胳膊上。

  “什么时候回来的?”

  景宁没有睁眼,伸手摸了摸他身上的腹肌,懒懒的开口。

  “醒了?”厉霆御冷嗤一声,收回被她枕着的手臂。

  景宁抬起身子不解的看着他,大清早的,闹哪样?

  “爷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不知道?”

  景宁诚实的摇头。

  “景宁,你能耐了哈?爷不在就偷敢爷的酒喝?”

  “……”

  “下次还喝不喝?”

  “……”

  一连串的问题扑面而来,打的人措手不及,“喝一点点吧…”

  景宁垂着睫毛,心里闪过一丝丝心虚,手指扣着被子上的图案。

  漫漫人生,她对自己的自制力也不敢打包票啊。

  “你…”

  “那不然就这点乐趣,我还能戒了不成?”景宁理直气壮的看着他反问道。

  “哈?景宁,我厉霆御要是英年早逝,一定是被你气的。”

  厉霆御怒极反笑,翻身下了床。

  景宁嘴角抽了抽,看着人暴跳如雷的样子,歪头思考了一会。

  算了,哄哄吧…

  在心里幽幽叹了口气,景宁朝着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衿幼

我服了我服了我服了,又被禁,莫名其妙,删删改改的总觉得没那味了,难不成真的要建群嘛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