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原来暴君是病娇

第70章 我有点害怕

原来暴君是病娇 衿幼 1006 2020-10-11 23:24:30

  “出去,出去……”

  被囚禁在铜墙铁壁的城堡里的一年,从未听过一次雷声。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强去抵御黑暗和孤独带来的恐惧,然而事实是埋藏在心底的束缚从未消失,甚至愈发的严重。

  未知的恐惧像是魔咒一般总在每一个雷雨夜都被无限的放大。

  景宁捂着耳朵把头埋进屈起的双膝里,嘴里喃喃自语,“不怕,不怕……”

  一众佣人干站在门口心急如焚的看着卧室内把自己缩成一团的人,不敢离开更不敢进去。

  “啊!”

  靠近楼梯口的女佣突然见到仿若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水鬼一般浑身湿透的男人,捂着嘴抑制不住的尖叫一声,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厉霆御阴沉着一张脸大步往卧室方向跑去,“砰”的一声砸上了门,阻拦了门外的视线。

  两三步冲过去,缓缓跪坐在床边,厉霆御心下猛地一痛,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抚了抚景宁披散下来的头发。

  “阿宁,我回来了。”

  “你回来了?回来了……”景宁缩在床角,抬起头眼神空洞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人。

  忍了一晚上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想都没想的朝着他伸着手,掀开被子想要下床。

  “阿宁,我在。”

  厉霆御抬手重新用被子把她包起来,迅速脱下身上湿淋淋的衣服,随意用睡袍裹住了自己冰凉的身子。

  才爬上床隔着被子紧紧的抱着浑身颤抖的小女人,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不厌其烦的用着自己所有的温柔轻声的安抚着。

  景宁一靠近他怀里,如同浮萍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死死的攥着他伸过来的手,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脏渐渐的平静下来,张着嘴小声的哽咽着。

  “你怎么才回来?”

  “……司焱叫我喝酒,不过以后不会了。”

  厉霆御想也没想,手指按着她头顶小小的发旋缓缓开口。

  景宁点了点头,濒临崩溃的心理防线在厉霆御的安抚下渐渐重塑起来。

  抬起小脸一瞬不移的盯着他的眼睛,鬼使神差的靠近他的耳畔,“厉霆御,我刚刚真的有点害怕。”

  “乖,不怕了。”

  厉霆御叹了口气,心里愧疚难忍。

  “我想亲你。”景宁摇了摇头,认真的目光移到他紧抿的薄唇。

  话音一落,铺天盖地的吻落了下来,比以往更加凶猛,一把扯开隔在中间的被子,厉霆御掐着她的后腰往怀里带,像是要揉进自己的骨血里。

  喝了一晚上的酒,哪怕被雨水冲的差不多清醒了大半,这会儿,厉霆更觉得浑身燥热难忍。

  景宁被吻的迷迷糊糊的埋在他的脖颈里,眼睛湿润的不像话,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手指上移下意识去摸他的耳朵。

  “你身上怎么湿了,快去泡个澡,等会儿感冒了。”

  触到了他湿哒哒的头发,皱着眉不由分说的拉着快速人下了床往浴室里带,又从更衣室取了一套干净的睡衣塞了进去。

  洗过澡,厉霆御随手拿了一条毛巾走了出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