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原来暴君是病娇

第81章 尘归尘,土归土

原来暴君是病娇 衿幼 1003 2020-10-22 23:20:35

  涣散的眼神渐渐清明,司焱感觉到脖子上的力道慢慢松开了,一个翻身撑到一旁的床尾凳上,捂着脖子一脸防备的看着她。

  “咳咳咳……”

  “你没事吧。”

  “我没事。”

  景宁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掀开身上的被子光着脚就跑了出去。

  厉霆御还没有清醒过来,静静的躺在洁白的病床上,周边除了滴滴作响的心电监测没有一丝多余的声音。

  景宁眼睫上还挂着未擦净的湿润,目光有些呆滞,隔着几步远的距离细细的望着床上的人,良久才迈着缓慢又坚定的步子朝着他走了过去。

  伸手轻抚上男人俊毅的脸颊,手指细细的描绘着他精致的五官,嘴角不由自主的挂上一丝幸福的微笑,一滴滴清泪却像连串的珠子一般悄然滑落,坠到被子上,沁入皮肤里又飞快的消散。

  上一世的延续以梦的形式在景宁脑海中一遍遍的回放着,真实的让人心碎的场景,与男人悲寂绝望的呼唤,缠绕在景宁的胸口。

  厉霆御的结局和刺入骨髓义无反顾的爱意让她心脏猛缩,像是快要窒息般的尖锐的疼。

  尘归尘,土归土,所幸上天垂怜,一切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陷入自己世界的小女人自然错过了放置在被子上面的手指几不可查的动了一下。

  “哭什么?”

  一道嘶哑低沉的男声在病房里响起,厉霆御扯掉扎在手臂上的针头,挣扎着就要坐起身,皱着眉伸出手去擦她脸上的泪水。

  “怎么又哭了?”

  “呜呜呜……”

  男人磁性的嗓音的不仅没有安慰到情绪崩溃的小女人,反而让她更加肆无忌惮的放声哭了出来。

  景宁小心的避开他的伤口,抓着他伸过来的手俯身压了下去,一头扎进厉霆御的胸口,紧紧的拥住了身下的男人。

  她的脆弱,敏感和害怕深深触动了厉霆御,他微张着嘴吐着气,清晰的感受到胸口上被热烫的液体焦灼的皮肤,第一次有些手足无措的把手轻轻盖在她瘦削的肩膀上。

  深邃的眼眸暗了暗,轻轻摩挲在景宁那张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小脸上,顿时觉得心都要化了。

  “厉霆御……”

  景宁扯着嘴角,抬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扯着他的衣服擦去了自己脸上的液体。

  厉霆御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被蹂躏的乱七八糟的衣服和她肿的像小兔子一样的眼睛,有些无奈的看着身前又哭又笑的小女人。

  薄唇轻轻落在景宁如蝉翼般扑闪的羽睫上,他一寸一寸的舔舐着她哭红了眼睛和肌肤,最后在她唇上亲了亲。

  刚刚苏醒还没多少力气,亲了一会厉霆御就喘着粗气松开了手,把她压进了自己的颈窝里。

  掌心在景宁背后安抚似的轻轻拍着,厉霆御笑着逗她,“宝贝刚刚要再哭下去,眼泪都快要把我淹死了。”

  “……你别贫。”

  景宁抓着他的一只手紧紧握住,撑着胳膊减轻了自己压在他身上的重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