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原来暴君是病娇

第143章 试错章节先别看!

原来暴君是病娇 衿幼 1004 2020-12-07 23:39:00

  “喊声好听的来听听。”

  厉霆御两条铁臂把她禁锢住,低沉沉的诱哄着身下眼泪汪汪的“小白兔”。

  这个样子,更让人想欺负了……

  景宁瘪了瘪嘴,两条柔白的手臂被反剪在身后握住。

  “霆御哥哥~”

  厉霆御一动,吓得她下意识的喊出了记忆深处的名字,听起来陌生又熟悉,让她顿时心跳的厉害。

  感觉到欺压在身上的力道减轻了不少,景宁趁机把手挣脱出来,低眸看着他敞开的衣襟。

  厉霆御坏坏的抓住她的小手,放进掌心摩挲了一会儿,缓缓带下去。

  “厉霆御!”

  景宁被指尖的温度烫的吓的尖叫,另一只手去抓着他的头发。

  “乖点,总得给爷点甜头……”

  厉霆御看着她眼神里隔着一层雾,嘴里一声一声的喊着“心肝儿”。

  暧昧撩人的嗓音传入耳朵里,景宁听着浑身发软,只能红着脸任他疏解着。

  “够了没?”

  “再坚持一会,宝贝……”

  “……”

  不知过了多久,景宁一个人躺在床上,红着眼睛看着自己麻木的手,有些欲哭无泪。景宁脸色一变,“啪”的一声拍在他的后背,顿时什么旖旎的感觉都没有了。“喊声好听的来听听。”

  厉霆御两条铁臂把她禁锢住,低沉沉的诱哄着身下眼泪汪汪的“小白兔”。

  这个样子,更让人想欺负了……

  景宁瘪了瘪嘴,两条柔白的手臂被反剪在身后握住。

  “霆御哥哥~”

  厉霆御一动,吓得她下意识的喊出了记忆深处的名字,听起来陌生又熟悉,让她顿时心跳的厉害。

  感觉到欺压在身上的力道减轻了不少,景宁趁机把手挣脱出来,低眸看着他敞开的衣襟。

  厉霆御坏坏的抓住她的小手,放进掌心摩挲了一会儿,缓缓带下去。

  “厉霆御!”

  景宁被指尖的温度烫的吓的尖叫,另一只手去抓着他的头发。

  “乖点,总得给爷点甜头……”

  厉霆御看着她眼神里隔着一层雾,嘴里一声一声的喊着“心肝儿”。

  暧昧撩人的嗓音传入耳朵里,景宁听着浑身发软,只能红着脸任他疏解着。

  “够了没?”

  “再坚持一会,宝贝……”

  “……”

  不知过了多久,景宁一个人躺在床上,红着眼睛看着自己麻木的手,有些欲哭无泪。

  疼的心尖都在打颤,眼泪差点就要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含在眼眶里瞪着压在身前的那颗脑袋。

  这到底是谁在招惹谁?

  怎么动不动就咬人,真想把他的牙给拔了去……

  “这是爱的烙印,要不让你咬回来。”

  见她不动,厉霆御一把扯下身上的衣服,露出身上被她抓伤的痕迹。过了近半个小时,景宁无聊到背着手在办公室里晃来晃去,缓缓打量着屋子里的布置。

  其实和御景苑书房的风格差不多,看了一会也没什么稀奇的。

  倒是与这黑白灰的冷硬格调不同的是,电脑后居然摆放着一个粉红色的相框,明明看起来跟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却又透露着一股奇异的和谐。

  好奇心作祟,景宁鬼使神差的看了一眼男人的背影,绕过办公桌朝着那个相框伸出了手。

  手指刚一搭放在相框的边缘,正要转了过来……

  “景宁。”

  “啊?”

  像是被烫到了一般,飞快的收回手背到身后,张着嘴看向身后的男人,“怎么了?”

  “不是让我给你安排点事情做吗?”厉霆御坐到沙发上,双眸含笑的冲着她勾了勾手指,“过来。”

  他的目光太过直接,景宁有些犹豫,不过一会儿,好奇心还是再次驱使着她迈着步子走了过去。

  “做我的秘书。”

  “小蜜?”

  景宁下意识的将电视上看到的名词说了出来,却换来男人一阵爽朗的大笑。

  “你笑什么?”

  “宝贝知道小蜜是什么意思吗?”

  “不是性别女的秘书吗?”景宁解释道,“电视上是这么演的。”

  “以后少看点电视剧。”

  一只手抱着将她抵在书桌上,大掌缓缓揉捏着她精致小巧的下巴,缓缓勾唇,不由分说的擒着她的脸吻了下去,顺带将桌上的相框扔进了抽屉里。

  “早知道就该让阿宁早些来公司的。”

  一张清绝的美丽脸庞被海藻般妖娆的长卷发遮盖,男人撩人的大手肆意的揉捏她细腰上的软肉,灼热的视线惊的她惴惴不安。

  厉霆御深深的闻着她身上独特的清香味,视线落在那张娇艳欲滴的樱唇上,意犹未尽的摩挲着。,“怎么?”

  “忙完了陪陪我。”

  景宁双手叠放在他的胸膛上,软绵绵的吻落到了他的下巴上和凸起的喉结上。

  “啧,知道后果吗?”

  厉霆御干咳一声,摁下她乱动的小脑袋,一贯邪肆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

  “哦,那好吧……”景宁悄悄吐了吐舌头,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笑的牙不见眼。

  “我待会儿有个小会要开,大概半个小时就够了,你自己在办公室玩会儿,累了就去休息室休息。”

  厉霆御扯着她的手,站起身抱着她转了一圈,把人托起来放到办公桌上。

  “知道了,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景宁摆了摆手,扶着被甩晕的脑袋,乖巧的点着头,走到落地窗前,窝在懒人沙发里安安静静的看了一会儿雪景,时不时抬头透过镜面看一眼认真工作的男人。

  ––––––

  “媚儿,吃菜。”

  林温群抿了一口红酒,抬起手里的筷子点了点陶瓷的碟子,不温不火的看了一眼饭桌上发呆的女人。

  “嗯?”林媚儿睨了他一眼,似乎是才反应过来,瞄了一眼饭桌上丰盛的饭菜,兴致缺缺的放下了筷子,扯着一旁的湿巾认认真真的擦着手指。

  “怎么?没胃口?”林温群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也跟着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林董,你觉得,厉霆御这样的男人真的会听你的话吗?”抽出包里的香烟,林媚儿靠在椅背上淡淡的看着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一边回想着下午时的惊鸿一瞥。

  “哼,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我自有办法。”林温群阴鸷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厉色,阴恻恻的冷笑一声,“听说御景苑里可养着一只金丝雀,说不定,就是你们要找的人呢……”

  ––––––

  时间过得飞快,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只有裴墨中途进来送过一次文件,目不斜视的匆匆进来匆匆离开。

  眼看时间差不多,景宁慢慢走过去,趴在他的大腿上扯了扯他的衣袖,指了指手上的手表。

  “好了,走吧。”

  厉霆御活动了一下脖子和身上微僵的关节,关掉了电脑。

  “很累吗?”

  这个角度,景宁能明显看到他眼睑下淡淡的乌青,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不累,走。”

  厉霆御勾着她的下巴,修长的手指去抚平她微微皱起的眉峰。

  早早的给裴墨下了班,但是偌大的公司依然灯火通明。

  从特定的通道进了电梯,厉霆御亲自开车,载着景宁往A市最大的CLUB帝景驶去。

  约莫半个小时功夫,银色西尔贝缓缓停在帝景门口,高端大气的顶级跑车一出现就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司焱一接到信就提前亲自下来等着。

  厉霆御很绅士的替她开着一侧的车门,将车钥匙扔给一旁的侍者,大摇大摆的拉着景宁的手往里走去。

  “来了。”司焱一眼瞧见来人,扯出一抹微笑,连忙上前朝着两人点了点头,“景宁小姐。”

  

衿幼

啊新章节又被封了,明天中午再来看吧哭了T﹏T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