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她惊艳了全球

第77章 做不成她的配偶,就做她的哥哥(三更)

重生后她惊艳了全球 一枝桃绯 2063 2020-09-16 23:44:20

  三个床单,一次沙发套,两浴缸的水……

  白梓汐心底瞬间狂刷小黄片,昨晚的一幕幕如潮水涌来。

  腿上一个温热的触感,白梓汐低头,就看到贺湛北握住了她的脚踝,指尖顺着她漂亮的小腿线条,往上攀升。

  贺湛北分开她的双腿,身子压下时,电话突然响起,吓了白梓汐一跳。

  她一把推开贺湛北,撑着酸痛到快散架的身子,拿过电话接听,电话是纪云卷打来的,“Kiki小姐,国王阁下派来的造型师和化妆师已经在等着了,您在哪里?”

  纪云卷是个很称职也很识时务的助理,看到贺湛北抱着白梓汐出来,连问都不问,跟都不跟。

  她会打这个电话,也是因为……今天晚上,是国王阁下为Kiki小姐准备的认亲宴,遍邀各界名流。

  白梓汐一出门,纪云卷就已经等在了楼下,开车送她去了造型室。

  三个化妆师,两个造型师和五个助理,如众星捧月地簇拥着白梓汐。

  她皮肤底子好,被贺湛北滋润过以后,她整个人都散发着种别样的韵致,脸蛋白里透红,化妆师只给她涂了个珊瑚橘的口红。

  倒是换礼服裙的时候,锁骨窝处大片深浅不一的红痕,让几个化妆师和造型师,眼底闪过一抹心照不宣的暧昧。

  白梓汐的脸“腾”地一下,烧烫得红到了耳根。

  化妆师拿粉霜给她打了个底,又用遮瑕盖了许久,才把贺湛北吸出来的那些痕迹,遮住。

  认亲宴订在一品楼,整个京城最大的餐厅,有着百年的老牌子。

  说是福克斯的认亲宴,实则是京圈政商界名流的聚会。

  华国的领导人派了秘书出席观礼,送的贺礼能堆满一整间屋子。

  各界名流等候在一品楼门口,看到那辆纯黑色的凯迪拉克缓缓驶来时,不约而同地屏息凝神。

  车里。

  福克斯和白梓汐坐后车厢,秦威廉沦落到只能坐副驾驶。

  他透过后视镜看着白梓汐,就挺奇怪的,他心里静无波澜,没有恼怒,没有嫉妒,更没有不甘。

  白梓汐唇角轻微红肿,连唇膏也遮掩不住,秦威廉就知道,时隔五年,她的身和心,再次给了贺湛北。

  他勾着安全带的指尖收拢成拳,复又松开,反复数次后,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有种释然的味道。

  做不成她的配偶,就做她的哥哥……也好。

  下车时,福克斯在和B国高层视频通话,秦威廉率先下车,替白梓汐拉开车门,还用手给她护了下额头。

  白梓汐穿着双镶钻的细高跟,秦威廉看她不方便,还替她提了下裙摆,亲自给她拎着包。

  “路还很长,一个人走小心些。”

  秦威廉在她耳边低语,把手包交给她,就退到了礼貌距离。

  他的话,一语双关。

  既是让她走上红毯时,小心高跟鞋崴了脚,也是告诉她,以后她的路,他不会再以追求者的身份踏足。

  上流圈子都是人精,早就听说过B国太子爷秦威廉千里追妻,跑到华国建立IBO集团的分公司。

  而Kiki和她的两个孩子,似乎还跟秦威廉一起,登上过热搜。

  从夫妻突然变成兄妹……

  是秦威廉和Kiki有染,福克斯先生又瞧不上Kiki,所以才来这么一套,打消他们俩之间的可能吧。

  就在这时——

  一道熟悉的嗓音响起:“大家不要被这个贱人骗了,她先后和秦威廉、贺湛北有染,我有证据实锤,她被一个老男人包养了,福克斯·米切尔先生,请您不要被她骗了,她不配做您的干女儿!”

  是白语嫣。

  她混迹在认亲宴的人群中,摘下墨镜和口罩,脸上还有昨天被白梓汐揍出的淤青和伤口。

  她手里捏着一沓照片,神情激动地朝着那辆凯迪拉克喊道。

  白梓汐神色一冷。

  她身旁的秦威廉离白语嫣最近,清楚地看到了白语嫣手里的照片。

  是白梓汐和一个男人一起走进私家菜馆的照片,两人看起来举止亲昵,确实不像是同事或者朋友。

  男人穿着限量款的高定,浑身散发着饱经磨砺后成熟沉稳的魅力,秦威廉越看,越觉得眼熟。

  因为离得远,秦威廉并没看出照片上的男人,其实就是他的父亲,福克斯·米切尔。

  豪门圈子里的贵妇人,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脚踏三条船,难怪她号称是业内从无败绩的律师,没少睡法官吧?”

  “她那两个孩子,不会真是威廉先生的吧?不然福克斯阁下干嘛要认她当干女儿,不就是不想让米切尔家族的骨血流落在外么?”

  “每天在不同的床上管不同的男人叫爸爸,啧……”

  难听至极的话传进白梓汐耳朵里,她恍若未闻,绯薄的唇角勾起一抹撩人心魄的笑,“白语嫣,你知道照片上的男人,是谁么?”

  白语嫣鄙夷地看了她眼,“左不过就是哪个暴发户小老板,还能有多大的背景?”

  白梓汐点头,视线越过白语嫣,落在刚刚下车的福克斯身上。

  “干爸,我听说,你是个没什么背景的暴发户小老板,还没带道德和智商出门,把我给包养了?”

  白语嫣浑身一僵,像被点了穴,不敢置信地偏头看福克斯。

  福克斯黑沉着张脸,咬肌线条刚毅,负手而立时怵人的威慑感散发开来,白语嫣身上瞬间像压了座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白语嫣飞快地对比了下手里照片上的男人,和眼前的福克斯。

  似乎……确实很像。

  白语嫣身形一晃,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吓得裤子都湿了。

  福克斯……那是跺一跺脚,就能让B国官场大清洗的人物。

  得罪了福克斯,她这辈子也就完了。

  白语嫣满脸绝望,呆呆地坐着,身上突然罩下一道阴影。

  她仰头,就看到了紧随福克斯而来的贺湛北。

  贺湛北双手抄在裤子口袋里,居高临下地望了白语嫣一眼,就目不斜视地从她面前走过。

  他停在白梓汐面前,伸手搂住她的腰,把人儿圈在自己胸膛上,犀利的鹰眼扫过刚刚小声骂白梓汐的人群。

  “认识下,这是我的太太,Kiki。”

  白梓汐偏头看了他眼,坦然道:“认识下,这是我的先生,贺湛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