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带着基地穿年代文

第二章 惊现穿书女

带着基地穿年代文 红糖姜枣儿 2297 2021-03-21 17:00:00

  陶恣从床上坐起来,打量着这间屋子,这是个坐北朝南的屋子,采光很好,透过蓝布窗帘能感受到透明玻璃外阳光的灿烂。

  窗台下放置着一个实木长桌。长桌一分为二,左侧靠东墙的一半是书桌,其上还打着书架。右侧一半做的梳妆台,上方设计了个实木包边的大镜子。

  一看着桌子就是仔细考虑过的。东墙处放置着个大衣柜,旁边靠北墙安了个炕,炕边一个小柜,柜旁出于让女儿小睡得舒坦弄了个木制躺椅,其上铺着厚厚的碎花布包制的棉花垫。

  西墙靠南处开了个门通外间。不算大的房子,纵是简单的布置但处处透露着关爱,不难感受到陶恣在家真的很受宠。

  从记忆里得知的这个时空的信息跟上辈子她自己生活的完全不同,陶恣把这里定义为架空。禾国跟原来水球她后来作为主播工作的母国种花国类似,发展轨迹也很相似。

  1956年的禾国大环境还没特别安稳,经济也是落后,百姓生活还比较艰难,不管城里还是乡下普遍的还残留重男轻女的思想。特别是在乡下,女孩总没男孩子来得受宠的,陶恣能有这么一间房可谓是村里独一份的,不知扎了多少人的眼。

  不过碍于老陶家人丁旺,子孙后辈得力,一些看不惯陶恣一个女娃娃这么受宠的人家,也就只能暗暗的羡慕、嫉妒、恨。其实也就是看不得别人受宠,日子好罢了。

  陶恣很感恩自己生在了一个重女轻男的家庭,心里很是温暖,她在这里也有根,有爱她的人,温暖的家了。

  从炕床上下来,陶恣首先走到了梳妆台旁,爱美的人总是对颜值有关的一切特别关注。

  看着镜子中跟自己原来几乎一模一样,心安了。仔细看,不知是不是比原来年轻几岁又没熬夜的缘故,肤色如雪泛着柔光,整个人甚至比原来更加娇艳水嫩。这下是开心了,脸上也就带上了笑。

  瞅着瞅着,看着镜子里身姿妖娆,容貌绝色的女孩,陶恣又不禁发愁了,这年代太漂亮可是招祸啊!幸亏辅神魂在的时候,很不爱跟人接触,性子安静又宅家,在外上学,除了上课也就自己在屋子里待着,这些年还算安稳。

  至于以后……想想自己现在神奇的好体质和一身大力气,以及跟过来的选品基地,加上自己现在根正苗红的好家庭,只要自己不脑抽作死,只要低调安分过自己小日子,不主动搞事,应该能平顺度日。

  抚了抚自己丰盈柔顺的长发,打算梳个头出门看看。虽然自己记忆完整,原身就是她自己的一部分,她也得再熟悉熟悉周遭。

  手刚摸到后脑勺,就感受到自己手下的突起,陶恣想起来自己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刚刚忙着消化信息,又因为天道赏了个超强愈合力体质的金手指,所以自己这么久没感到疼痛也就把自己为什么会辅神魂受创,昏死在床上的事忘了。

  想到要不是她来到这里,她才是关键的主神魂,这世的陶恣就会莫名其妙的冤死吧!

  思及此,陶恣心里涌出了无限愤怒和怨恨。她怎么也想不到就因为一个未曾谋面的相亲对象就被一个不知所谓的穿书女偷袭致死。

  脑海里还记得那凶手在她彻底失去意识前,在她身旁若自言自语说的一番话。

  “你有什么资格让他那么优秀的人念了你一辈子?不就是占了长辈的光订的亲嘛!不就是有张漂亮的脸和一副不正紧的身子嘛!你那么蠢他续娶了女主后还惦记你,肯定是因为你是原配的缘故。我现在弄死你,他不用娶你也就不会念着你了。哼!还有那个女主不就是借了穿越的光,仗着现代的知识立了个才女人设勾住他的嘛!真是瞧不上眼,我可是后世来的穿书女,可是拥有上帝视角的人,我看上他了,他只能是我的。你也别恨我,你本来就是个开场一秒下线的路人角色,没内容的背景板而已,我只是帮你省省力气提前结束你的戏份罢了!你本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我哪里能留着你让我日后添堵呢。”

  多么理所当然的恶毒啊!

  那女人将她打伤昏死,又将自己拖到床上用被子捂着,既能断她呼吸,又伪装成自己昏睡不慎被被子捂死的假象,双重手段确保陶恣必死无疑。

  不过某种程度上还要谢谢那人的蛇蝎手段,要不是认定陶恣是个必死之人了,她也不会放心说出这些惊天之语,陶恣现在也不知道这里会有隐藏的危险。

  出现穿书女,那这是个年代文的世界?哪本书?不知道自己看过没有。可惜,那个人是从背后袭击的,没见到模样,声音也很陌生,无法知晓是什么人。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她那未知对象的觊觎者,既然她陶恣没死,她的那门亲也就没断,跟那个女人日后总会遇见的,谋命之仇必报!

  还有一个问题,这里有穿书女,那会不会有穿越者和重生者?若是如此,她的处境就危险得多,得永保警惕心。虽不怕事,可谁也不喜糟心事不是。

  这人是趁着家里没人的时候过来的,真是准备得够充分的。现在陶恣也找不到凶手,家人也不知道这件事,她也就没必要告诉家里人省得大家跟着一起忧心。反正那个包头发遮着,身体也自愈了,不疼了,过几天也就消了。什么事都没了。

  将头发低低扎了一个马尾,陶恣推开门走了出去。

  树大分支,陶家的人丁太过兴旺,在一起实在住不开,早早就分了家,批了宅基地出去住了。现在跟陶恣住在一起的就是陶恣的爷奶、父母和大哥一家。其实这也有不少人了,因为她大嫂生了五个儿子,儿子有的都有儿子了,实实在在的一大家子。

  陶家住的是一个简单的二进院子,严格说是三进院子,只不过一进和二进之间的影壁和抄手游廊去掉了。乡下人家不能有那么多讲究。进门的倒座房用做厨房、柴火房、杂物房,剩下的用来养牲畜。一进和二进之间的空地划了几小块菜地,留了个道通向主人居住的屋子。

  二进有三正二耳(三间正房,二间耳房),东西两厢房。爷奶、父母四位长辈住正房,陶恣大哥一家住东、西厢房。三进是属于陶家娇宝贝陶恣一个人的院子。

  陶恣回来没提前通知家人,家里人去上工后到的家,没遇上家人上早工回来,爷奶也不在家。俩老人康康健健的估计出门溜达了。

  现在家里就她一人,她在床上晕了不小的时间,现在大中午了,不大会儿上工的人快回来了。陶恣加快脚步穿过二进的走廊来到厨房打算做午饭,等大家都回来就能吃上热乎饭了。

红糖姜枣儿

原配竟然成了觊觎者眼中的罪,这种三观很畸形。桃子好冤。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