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带着基地穿年代文

第七章 失策的有心人

带着基地穿年代文 红糖姜枣儿 2103 2021-03-28 23:59:33

  “荒谬!简直欺人太甚!”没想到最先暴起的是陶二嫂马东珠。

  李婉宁更是气得眼泪珠儿直掉,拍着陶刚安这说:“这是在咒我家桃桃呀!不结亲就算了,我家也本不愿桃桃跟那人家结亲,都不愿那就是求之不得的皆大欢喜,本不过是当初的玩笑话罢了。这是重提这事儿也是他家极力要求的,我实在不舍得桃桃嫁给个毫无感情的陌生人,才让他们同意先相看下,成不成另说。他们要改弦易张,支会声儿变好,我家也不会太过计较,我家桃桃这么好,不愁没好人家。他丰家何苦如此恶毒,诅咒我女儿?”

  见妻子如此激动,陶刚安也顾不上有小辈长辈在旁,轻拍妻子安抚着。

  “好了,婉宁,先别哭了,这电报来得蹊跷,不一定是丰家的事儿。”

  陶奶奶抚了抚胸口,缓了口气道:“不是丰家,也是跟丰家有关系的。可以肯定的是跟这男女婚嫁之事扯不断关系,我家桃桃呀是挡着人家路了啊!”陶奶奶也是个明白人。

  说完转向陶老爷子:“你跟你儿子真出息,这是硬到现在才说,中午吃饭前一点儿都没露。”

  陶老爷子看着暴躁的老妻,无奈。似解释道:“这不人多嘴杂嘛!我们本最关心桃桃安危,下工回来就见到桃桃好好的,我们也就放心了!也就没急着说。”

  “桃桃,是这事儿的关键,看来这跟丰家的关系不彻底断了,桃桃都会有危险。这是我最担心的事儿。那个说桃桃遇事的电报也确实是从咱们这个地界发出去的,能做出这事儿的不像什么慈善之辈,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就去跟丰家撒这个谎?丰家不是傻子。除非那人已经做了十足的准备才无顾忌的发了这份电报。可桃桃好好的,这事儿理不通啊!总不可能是无聊的恶作剧。”

  老爷子忽然惊了一下,想到一种可能性,不禁担忧心疼不已,“不对,桃桃你肯定遇到过不好的事了。受伤了没,跟爷爷说说,老婆子,快给孙女看看。”说着老爷子坐不住了,急忙忙的拉着老妻就要来看陶恣,怕孙女受伤了也捂着不说。

  一听老爷子的话,满屋子陶恣奴们哪里还坐得住?都着急起来。

  本不想让家人担心自己,打算瞒着受伤之事的陶恣,没想到最后还是瞒不住,索性坦白。

  “好了,你们先别担心,坐下听我说。我确实遇到过袭击,也确实是那莫须有的亲事招来的无妄之灾。今天……”

  最终陶恣跟家人交代了事情始末,不过瞒下了中途她真的断气过和她的来历,自己现在的外挂更是不可能说。陶恣不想自找麻烦,她还是低调安分点好,不想当异类。

  陶家人听到她被偷袭,又被人打算用被子捂死,最终闭气才躲过一劫,不禁又气又心疼。连看起来最平和的陶老太太都通红着一双眼,满脸杀意。毫不怀疑要是凶手在眼前,陶老太太绝对能宰了凶手泄恨!

  陶恣既然现在活得好好的,就不忍看到亲人痛苦。她知道大家心疼她,为没保护好自己而自责。可凭什么呢?错的是凶手,也可以迁怒丰家,可毫无过错的陶家人不需要自责。

  陶恣走到陶奶奶身边,蹲下身子,拉过陶奶奶的手放在自己的后脑勺上,耍宝道:“奶奶,别气了,那女人太不中用了,就一个小包而已,我什么事儿都没有。”又转头看着抽泣得说不出话的母亲,哽咽的俩嫂子和那通红了眼眶的两个高大的汉子,陶恣忍住哽咽,强自笑到:“咱们自己伤心干嘛?咱们出气去啊!现在不知道那女的是谁,可终归是个会跟丰家那男人有关系的女的,到时候会有机会报仇的。”

  “对,我陶家有仇必报,这才是我陶家姑奶奶的好性子。”陶大嫂应道。

  陶奶奶抱着陶恣不撒手,怕一不留神孙女不见了似的。

  “哎,大家别难受了啊!该气的是那谋划这一切的有心人,失策的有心人知道我还好好活着,说不定还知道她的大秘密,才应该寝食难安吧!都笑笑嘛,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可是个有后福的。别担心了。”

  看着受过难的女儿努力安慰家人的模样,陶刚安这个一米九的汉子,心下酸涩得厉害,抬起头不让眼泪滑落,声音不可避免的暗哑。

  “好,报仇十年不晚,咱们等着凶手出现。爹,下午我不去上工了,我得给丰家去个电报,断了关系,不耽搁丰家攀高枝,省得他家的污糟事扯上我家桃桃,我家可不能白遭这罪。他们丰家儿郎真是好出息。”

  陶恣知道父亲迁怒丰家了,可在陶恣眼里丰家也不冤枉。再说在陶恣这里她爱的人不会错啊!

  对现在的陶恣来说不管丰家的男人到底有多么优秀,她陶恣都没兴趣,因为这种男主体质的人太麻烦,破事儿太多,让主角圈相爱相杀去吧!她只想过自己的日子。

  其实事情到现在也不全是坏的,有了这个奇怪的知道未来的女人,以后她提醒家人做事的时候就有借口了—“听那女人在耳边念叨过。”

  果然,在陶家众人确认了陶恣平安,渐渐平复下来后,也提起了这个奇怪的女人。

  陶恣没提穿书,大家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怎么能接受自己是书中人?反正陶恣不认可,她陶家陶恣活得好好的,书中剧情她不掺和,她的人生可不是那不知所谓的书能摆布的?现在的陶恣从某种程度上讲是脱离了天道束缚的。

  陶恣将那女人形容成一个知道未来的人,不过那女人具体知道什么她没跟家人具体说。一下子说完了以后还怎么找借口说事儿?

  “刚安,那女人奇奇怪怪的是个危险因素,既然她的目的是丰家的小子,那咱们跟丰家赶紧切割开,离得远点儿好。丰家被这种人粘上,可不见得是好事。至于桃桃就说是重伤还不清醒,拒绝丰家一切探望。咱家不怕这些,可也没必要在没摸清人家底的时候就着急对上。”

  中午能休息的时间不算长,谈话到现在也不早了,来不及继续说什么,陶老爷子吩咐完陶父就让大家先散了,准备去上工。

  陶恣在将几位想旷工守着她的陶家女性劝好后,也准备去理理东西,开启下午的带娃生涯了。

  

红糖姜枣儿

桃子:原书男主=麻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