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带着基地穿年代文

第八章 有种选择叫务实

带着基地穿年代文 红糖姜枣儿 2128 2021-04-01 15:18:30

  现在的陶恣还不知道她爸会先给她小小报个仇。她在家人都出门后转回了她的院子。

  陶恣打算回房间收拾一下带回来的行李,顺便从空间里偷渡点东西出来,反正已然在母上大人那里过好了明路说是找人给她送了东西回来,那具体多少东西可不就是她说了算嘛!合理范围内越多越好的啦!

  看着房间入口处带回来的2大包东西,除了里面有一小包是自己的东西,其余确实都是给家里人带的东西。陶恣不禁有点自傲,不愧是她陶恣,神魂不全也是个孝顺有爱的好姑娘。

  先仔细瞧瞧这俩包东西,嘿,好家伙,都是不错的好东西啊,看来真不能小瞧这个年代。

  将包里满满当当的东西全部掏出,几乎能将炕床铺满,进口的巧克力、奶粉、糖果、饼干,还有包装得扎扎实实北方老林子山珍干货,沿海的干制海产品,北方的肉肠红虾酥,首都老牌子的糕点,南方的油茶、菌菇。特别让人稀罕的是最后掏出来的几个铁皮桶,竟然是国产的肉罐头和奶粉。原来50年代就有了国产的罐头和奶粉了,优秀!

  琳琅满目的东西,随便掏出一样都是这个年岁让村里人家宝贝的好东西了。谁家买个几样都得肉痛好些时候,她这大手大脚的就是得被家长吊起来打的败家子儿级别的了。

  陶恣此刻看到都有点佩服自己的小号够有钱,够阔派了。

  其实陶家人都很节俭,虽说有的在工作岗位上但也没到花钱很自由的地步。特别是陶家的男孩子们更是兜里比脸都干净,谁让陶家信奉好男儿是捶打出来的,好女儿是娇宠出来的呢?

  所以,严格来说,陶家富裕的就陶恣一人。全家疼在心里,护着当眼珠子的人,陶恣想不娇贵都好难。爷爷、奶奶给的小红包不断,爸爸的私房钱恨不得都交给闺女,李婉宁更是偏心得明目张胆,各个名目的补贴都不带重样的。哥哥们每月的宠妹汇款不断,嫂子们的慰问也是不停,能拿钱的侄子们竟然也是上贡不断而且还是坚决不接受退还的那种。即使每人给的不是很多,但到了陶恣这里几十号人的宠爱金加一起就是很可观的一大笔了。

  至于娃娃侄孙们给姑奶奶的都是小甜信。不管是歪歪扭扭的字,还是认不清的鬼画符,嗯,都是无价!心意忒重,姑奶奶本尊表示有些甜。

  这陶家宠女娃这么壕无人性,怪不得村里人家不得劲儿,女孩子们排挤陶恣。实话实说,要不是被宠的是她陶恣自己,她都想原地恰柠檬了。简直……真是好爽!

  果真,只有手里有钱有路子,什么年代都有好享受的。要不后世的现代人怎么老是羡慕古代的帝王、贵族呢?

  不过,陶恣不羡慕那些,她知足啊!公主都没她受宠呢,干什么贪得无厌?

  好在是整个陶家就富养她一个人,也就只能富养她一人了,就好比陶恣带回来的这些金贵物哪是普通工资能日常消费的。所以,陶家其他人还是50年代的标准生活,虽不是捉襟见肘但跟富裕也着实搭不上边。毕竟社会大环境在那里,每月的供应也就那些。不然陶恣都得发愁她有空间,却无用武之地,帮不上家人任何了。她还想做个陶•有用•恣,不然单方面受宠她亏心呀!

  等东西全部整理完,陶恣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左瞅右瞅,上瞅下瞅,陶恣忽地双手捂面,若此时屋内有人,定能发现陶恣的双耳已通红。别问,问也没别的原因,吃货羞愧!陶恣带回来的礼物竟然都是吃的,无一例外。

  诚不欺,人最深的特性是刻入灵魂和基因的,陶恣的小号竟然对食物也是如此专一和虔诚,陶恣有点不想承认,自我安慰是回来匆忙忘记买别的了。再说,吃食多实在的东西,这种礼物是个很务实的选择。

  咳咳,话说带回来的礼物只有食物太单调了。像是想快速掩盖床上只有食品的事实,陶恣快速从空间掏出给奶奶、妈妈和俩嫂子的围巾和布料,这俩种东西都是挑的好材质的纯色简单款,没有时代的痕迹,在1956年的今天使用一点也不会突兀。又拿出来很符合这个年代的搪瓷缸,手工卷烟,白玉牙膏。

  说来也奇怪,禾国跟上辈子的母国明明都不是一个国家,同时期领导人也不一样,可偏偏发展轨迹很是相似,包括市面上存在的物品也有重合。她现在手里的白玉牙膏就是个很好的证明。

  既然拿了白玉牙膏,干脆再找点肥皂、花露水、雪花膏什么的拿出来,后世她干主播那会儿,国潮节推的复古好物可不少,选品基地可不缺存货。

  神识探入空间,很快就找到了放置这类产品的方位,可很快陶恣就发愁了。这肥皂没标没日期的好说,雪花膏也是复刻的包装出不了错,可这花露水上印的日期怎么办?也擦不了,刮了又会有痕迹,要是能自动消除就好了。本来只是陶恣的一个期愿,谁知陶恣的想法一升起,日期竟然自动消失了,这也太……神奇了。真是好贴心的空间。

  这般,陶恣在空间挑东西就更自由了。拿好肥皂、花露水、雪花膏,想着带回来的吃的虽然看着多可架不住陶家人更多啊,特别是那肉罐头,都打开还不够陶家一家子一顿吃够尽兴的,顶多尝个味儿。

  心里惦记着孩子估计快睡醒了,陶恣在空间里也不敢多呆,干脆就先多拿了几个肉罐头去了日期带了出来。

  晚上家里人更多,有些上班的晚上也回来了,陶恣就打算晚上用肉罐头做菜。至于其他先不拿了,东西这么多再加上中午做饭用的,已经很多了,再多就过了。这些也够家里吃一阵子的了,以后她去上班前再想理由给家里囤点货吧!

  加上从空间里带出来的东西,炕床上东西更多了。

  将炕床上的待会儿打算带给小孩儿的零食和晚上做菜要用的刚从空间掏出来的肉罐头留下,其他的东西就又顺到行李包里打算今晚大家回来分了或者直接交给她妈李婉宁。

  终于整理完东西的陶恣,用布袋提溜着罐头和哄娃必备零食出了自己的小院。

红糖姜枣儿

桃子,据说你是吃货?   陶恣:不好意思,您的认知有偏差。我只是个务实主义者。吃进肚子里的东西最实在,我只是在做最务实的投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