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带着基地穿年代文

第十九章 途遇仙男

带着基地穿年代文 红糖姜枣儿 5041 2021-04-21 15:05:33

  陶恣看着陶老爷子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那爷爷为什么特特问孙女的力气呢?”

  听到孙女的疑惑,陶青云笑得有点促狭。

  “小坏丫头,他们那是大力,若我没感觉错,你遗传的可能是祖上的神力,远非普通大力可比。试过极限吗?”

  “没有,不过这个桌子我能拿起来。”说着便单手举起了屋子中间那张笨重的实木八仙桌。那轻松的模样跟手里托了一张纸似的。

  这也让陶青云意识到孙女的实力远不止于此,眼神缩了缩,让陶恣放下了桌子。

  “桃桃,平时在外人面前收着点,尽量控制自己的力气。现在不比祖上那时候,军功起家又跟了个明主,能凭神力扬名立万,安稳挣个富贵前程。如今时日我陶家没有强大的背景保护,普通一村野百姓,暴露自己的异常引来的不是觊觎就是忌惮。终归不是能让自己舒心的事。”

  孙女比自己认为的更加优秀,陶青云既骄傲又担忧,找个有能耐的荣家子当孙女婿的想法更坚定了。毕竟无论政权如何变换谁也动不了荣氏家族啊,在军部立得稳当着呢!

  至于自家的儿郎们给桃桃当靠山不够稳当,毕竟自家没那么强悍出生。现在他这一脉能如此根正苗红的平顺生活还离不开当初荣家相助呢,要不是荣家他不可能把有些痕迹抹去得那么彻底。

  陶家换来了安稳,空白的背景也使得孩子们终究是自己摸爬滚打、单枪匹马闯出来的成就,虽说也优秀但在大势力面前终究根基浅了些,不足以震慑有心之人,护得桃桃万无一失。不过当不了靠山,能当好护卫啊!不错,剩下的小子们也得督促上进,多些人护着桃桃,多份保障。蚊子再小都是肉,力量再弱也能跑腿不是。

  还好陶家的小男子汉们不知道自家掌家人给他们的定位,不然真要哭唧唧了,生成男孩子太委屈了,注定是要野蛮生长的小草呀!谁让自家绿叶太多,红花独一朵呢!说好的金贵男娃呢?感情多了就不值钱了。

  陶家男丁日常卑微。不过这也有点冤枉陶家了,陶家是个疼宠孩子的家庭。只不过对男孩子奉行的是传统血性汉子的摔打教育,对女孩子奉行的是金尊玉贵的娇养。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陶家男孩子也是长在爱里的宝宝。可与姑姑的盛宠两相对比,就有点委屈巴巴了。

  要不怎么都是陶家人呢,骨子里天生存在的宠陶恣基因不能输啊!自己虽为小草可都特别愿意在疼宠自家这朵娇花的事业上添砖加瓦的。

  话扯得有点远了,眼下陶恣听爷爷提起祖上,陶恣还是很好奇是哪位人物的,虽然这是个架空世界跟水球的世界不同。可这也是真真实实的世界啊,她对自己的祖先还是有着原始的求知心的。

  顺口问到:“爷爷,我晓得的。不过爷爷,我也好奇咱们祖上是……”

  陶青云张了张口,又将话咽下。他犹豫了一瞬,摸了摸孙女的头轻言到:“不早了,你去休息会儿就去准备出门要带的东西。爷爷也得去村屋那边了。等你从你六哥那儿回来,你什么时候有兴趣听爷爷讲古随时来找爷爷便是,爷爷很乐意告诉你。”现在还不是让孙女知道太多的时候,实在是舍不得小姑娘跟着一起担心思。

  陶恣也是会看眼色的人,爷爷有顾虑她也就不追问。

  “桃桃,在家吗?大哥带了你爱吃的和记烧鸡。”

  “大哥你带了烧鸡?怎么一路上没吱声儿,我也带了可不重了么?”

  “你不是也没吱声,我给桃桃带东西跟你说干嘛?让你抢表现去?”

  “我不抢表现,桃桃也最喜欢我这个二哥。”

  “老二,你的脸呢?”

  傍晚,陶恣在厨房准备晚饭的时候就听到大门处传来了说话声,印象中很熟悉的声音,不用猜就是大哥、二哥回来了。中午的时候就知道他们下午要回来,算算也该是这个时间点了。

  从厨房的窗户探身向外看,看到的就是俩个推着自行车进院子的背影。真是陶达春、陶丰生骑着自行车回来了,陶恣找了块干布擦了擦手,迎出了厨房。灶后原准备开始烧火的小十三也拎着非得陪着姑奶奶的小小一跟了上去。嘿,自家老子回来了,主厨姑姑都出去了,他现在也没法烧火,那就也去迎迎自家老爹和二叔呗!好歹都是长辈。

  可事实证明他的热情终将被错付了。

  陶家的男人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点,不管多严肃,清冷的人碰上陶恣都慈和得很。满心满眼的宠着护着。

  反正小十三看到自己常年黑脸的厂长老爹对着小姑姑春风化雨的态度,嘘寒问暖体贴得堪比亲妈的态势不知一次感慨同人不同命,他这个站在小姑姑身旁的小儿子竟然就被那么一眼带过。再瞅瞅略过他直奔小姑姑的同款二叔。

  啧,这果然是陶家的男人,重女轻男得很,有小姑姑的地方,关注点就不会在别处。

  小小一小小的人也眼睁睁的看着爷爷和二爷爷一放下自行车就提着大包小包直奔姑奶奶,他果然是个渺小的人呢。抬头看着一同被人遗忘的十三叔,大人式叹气。挺好,渺小的不是他一个人。

  陶恣看到了挂着满手东西向她走来的两人,如记忆中的一样待她如珠如宝。陶恣内心本能的欢愉激动,真的好久不见了,哥哥们!现在桃桃会想念你们了,你们的疼宠不是单向的,桃桃是记在心里的,桃桃会回应爱了。

  由于年龄相差很大,大哥、二哥待她是兄亦如父,哪怕陶恣情感偏淡,少有回应,可他们对陶恣的疼宠从不少一分,有时间必到妹妹处报道,女孩家的小玩意儿不少买,恨不得把别的女孩子拥有的东西都跟妹妹整全乎咯!搞得陶老爹没少嫌弃俩大儿子碍眼,没给他生半个孙女也就罢了,还老是跟他抢闺女。要不是闺女最亲近妻子和自己,他都得赶俩大的出门了,就怕影响自己在闺女心中的绝对地位。事关宝贝闺女,陶刚安幼稚小心眼儿得很。

  想想过去与当下,陶恣的心里都泛着甜,她是何德何能生在陶家得如此盛宠,她好感恩,心里也坚定了必不负陶家爱重。

  上天对陶家男人也是偏爱得很,年近半百的男人却一点都没有岁月磨砺的沧桑痕迹,时间只是将他们雕琢成更有魅力的模样。

  由于工作性质的不同,机械厂厂长的大哥陶达春看着要威严些,作为供销社主任的陶丰生则要看起来春风拂面得多,不由让陶恣想起正在厢房教弟弟们识字的小小二,难道真有老二的白皮芝麻馅儿汤圆定律?

  “小妹这次回来怎么不先跟哥哥说声儿,哥哥去接你呀,哥哥每天都去车站等一下的,都错过了。”陶达春看到妹妹很开心,可还是问到,没接到妹妹这几天他很是担心。

  “就是小妹你自己回来的可受罪了吧?多远的路啊!”

  陶恣听到问话也从思绪里回了神。

  想到这次没打招呼走了捷径回家虽然不是自己干下的事儿,可她就是陶恣,为了这次自己做事不周全累得哥哥们废心力白等还是很愧疚的,当初只一心想着尽快赶回来搭顺风车直接到了县里,忘了通知哥哥了。

  “我当初直接搭了顺风车,忘记通知你们了,我错了。”

  看着几年间长着越加出色的小妹妹愧疚的小模样,乖乖巧巧的谁也狠不下脸责备半句。

  “好啦!哥哥只是担心你,你平安到家就好。”大老爷们儿怕吓着妹妹,愣是将声音矮了几个度。糙汉子大哥已经使了大劲儿往温柔靠了。

  陶丰生则是天生的温柔了些,软生开口到:“成了,小丫头,还晓得搭顺风车,陶家姑娘聪明啊!不过下次还是家里提前说一下,孩子太漂亮,家里不放心呀!”没办法,陶恣太美了,越长大越担心,担心她遇到不好的人,保护不好自己,偏偏陶恣自己不当回事儿。

  看着妹妹主动认错,终究不忍心念叨妹妹,这话题就这么过去了。

  “桃桃,我给你带了些吃的,还买了几条现在市里女孩儿喜欢的连衣裙,还有些发夹,头花什么的。”

  听着老二跟妹妹献宝,陶达春发现俩人就是买的烧鸡重合了别的都不一样,暗叹幸好,要是都买重了岂不是跟老二没了比较,做大哥的在宠妹妹方面不能认输的,而且他还准备了个大件呢!

  “桃桃,哥哥给你买了衬衫和皮鞋。你不是要到市政府上班嘛!原想着你住不惯宿舍打算让你住在我那儿,可你嫂子回家了没人照顾你,加上我那又离你上班的地方怪远的,干脆就在政府附近给你买了个小院,这样你上下班方便。”陶达春平平静静扔了一句惊雷。

  “小……小院?大哥你怎么给我买房子了?”

  “遇上了就买了啊!大哥给你买房子不是应该的么。”

  陶恣有点不会说话了,这妹妹宠得太有实力了。想到酸她的小八媳妇,这要是知道了大哥给她买了房子,估计又得不平衡吧!

  “大哥,你给我买房子跟……跟家里商量了没?”

  “商量什么?老子的钱给老子妹子花,没毛病。”陶达春怎么不知道这小小的人担心什么,肯定不是担心自己的妻子,他家和卓啊宠起桃桃来与自己不遑多让。这孩子无非担心他的那些儿子们小家不平衡。自己桃桃就是太善良了,担心那些干嘛?自己把那些儿子养大没亏着就是尽了父亲责任了,他们的小家得靠他们自己,他这做长辈的可不是老黄牛,得一直无怨无悔的付出。

  “大哥,还是你厉害,都想到房子了,我怎么没想到呢?不行,我得想想我还有什么能干的。我负责装修吧!”

  陶丰生也没觉得大哥的做法有什么问题,他是没想到,想到了他也这么干。家里没几个人知道陶恣的出生给这个家带来了多大福泽,可他们几个长点的都知道陶恣值得家里所有人拼命地对她好。

  大约是想到了儿子,陶达春这才想起来自己有一个儿子在家的,分了个眼角给了一边的小儿子。瞅着自家老爹的眼神,陶念白心有所感地说到:“没意见。爹你做得太对了,儿子还有点私房钱给姑姑添套桌椅。”

  小小一:“我有钱钱给姑奶奶买碗筷。”

  陶恣:“……”

  厨房多了人帮忙,等晚饭端上桌的时候反而比平时晚了些,上工的人都已经下工回来等着了。主要是因为大老爷们儿有要帮忙的心,可手不做主啊,最后还是陶恣主厨才把饭菜好好端上来桌。当然,俩只烤鸡也成了添菜被端上了桌。又是一顿满足的晚饭。

  晚上陶恣在收拾行李的时候,李婉宁来了陶恣的小院,看看女儿有什么要帮忙的。

  “桃桃,这是你爷爷让我带给你六哥的信。咦,你这地上怎么这么多东西?”

  李婉宁一进门就看到地上堆的大包小包的东西。

  陶恣接过李婉宁递过来的信,心虚地摸了摸鼻子,“我把带回来的东西都理理,挑点随身带的衣服和吃食,妈你有什么要给我六哥带的吗?”

  “你大嫂准备了些吃的,你奶奶给你六哥用你带回来的夏装衣料做了身衣服,别的就没什么了。你跟念白两个人这大热天的过去别带太多东西,人轻松点。你也别带多少东西,缺什么了在当地买就好。”说着就给陶恣塞了一把钱。

  这操作行云流水的,一看以前也不少做。

  自己亲妈陶恣也不推辞,想到白天大哥给买房子的事儿,陶恣拉着李婉宁的手纠结地开了口。

  “妈,今天大哥说在市政府附近给我买了个小院儿,你说我收下会不会不太好?”

  李婉宁不觉得大儿子给小闺女一套房子是个什么事儿,儿子们宠闺女她乐见其成。再说老大经济实力不错,做事又是个有分寸的,她也不担心什么。闺女去市里上班是得有个房子,老大没买她也是要给闺女买的。

  “你哥买的你就收下,纠结什么?”李婉宁自然也想到了小八媳妇的闹腾,财帛动人心,人之常情。

  “你担心你大哥家的小辈们不愉快?”

  陶恣点了点头。李婉宁捏了捏闺女的小脸儿,说到:“你别操心,你在家只要高高兴兴的享受就好。关于这事你不用有任何负担,哥哥宠妹妹天经地义,至于你大哥家的侄子们,你大哥心里有数。”

  李婉宁的态度就是陶家的态度,陶恣也不推辞了,反正哥哥对她的好她记着,她也会对哥哥好的。

  吩咐好陶恣早点休息,李婉宁出了陶恣的小院。

  一夜很快过去,第二天早晨天色蒙蒙亮的时候,陶恣就已经坐在大哥的自行车上出了村,驶向市里的方向。

  芜山村是吉市安县红星镇下面的靠山的一个村,但地理位置不错,距离市里不算太远,骑着自行车2个多小时便到了市里。

  此时,也到了快发车的时间了。陶达春给妹妹和儿子在站台小贩处买了点吃食,就让二弟看着两辆自行车,自己将陶恣二人送上了火车。车子确实得要个人守着,陶丰生也就没跟大哥争送人上车的活儿。

  将人送到座位,陶达春还是不放心地叮嘱:“念白,照顾好姑姑。桃桃,到了那里打个电话说一声,记得我办公室的电话的吧?”

  听着平日里言语不多的大哥此刻的细细叮嘱,陶恣连连应声儿。

  车快开了,陶达春只能下了车,陶恣隔着窗户跟哥哥挥手。汽笛声响起,火车开始行驶,不见了送行的人。

  陶恣的座位靠窗,跟陶念白并排坐着,能看窗外的景色也隔绝了不认识的人。

  “姑姑,今天起得早,你困不困?困了靠着我肩膀眯一会儿。得坐好久的火车呢!”这次自己老爹买票买得急,没买上卧铺,要坐挺长时间的火车,姑姑可要受罪了,有些心疼。

  陶恣本人没那么多操心的,她昨晚休息得不错,她体质又好,完全没有要休息的意思。她反而觉得现在正是吃早饭的时间点,应该吃点东西,早上出门前吃的垫饥的东西完全不顶用了。她绝对不会承认她是馋刚刚大哥买的吃食了。

  “念白,这天挺热的,咱们把带的容易坏的吃食都吃掉吧!别浪费了。”

  说着不等到陶念白回应,就推给他一份吃的,自顾自地打开了自己手里还有着温度的油纸包,专心吃了起来。

  米糕,唔……甜甜的好吃!桃酥,也好吃!蛋糕也不错!芝麻饼原汁原味的也香!

  ……

  嗯……都好吃!吃!吃!吃!

  陶恣心无旁骛地吃着,中途对面坐了个人她都没感觉。

  等她吃得心满意足抬起头来的时候,差点惊得没被自己嗓子里最后一口食物噎到。

  呃……对面,有仙男!

  

红糖姜枣儿

男主出没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