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带着基地穿年代文

第二十章 企图

带着基地穿年代文 红糖姜枣儿 2365 2021-04-21 23:50:00

  偏爱美好是人的天性,无论男女第一眼对容貌上佳的异性都会有天然的好感。这个说法不绝对,但最起码陶恣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她颜控!

  陶恣怎么也没想到她在这个时代还会遇见如此长相的男人,雪白的皮肤,雕刻的五官,茂密的发,浓黑的剑眉,红润的唇。静态如不染纤尘的神子,但只要一抬眼,一动唇哪怕只微微浮动一下眉毛,都好比复苏的妖精,勾魂摄魄。

  男人坐着,陶恣只能看到男人的上半部分。不过仅仅从简单的白衬衫下隐隐的轮廓陶恣都可以确定这个男人有着一副精壮的身子,喷张的男性力量。

  整个人真是矛盾又和谐,清冷素淡如雪子的面庞忽而又秾丽无比、昳丽非常的容颜,既仙且艳。如花的美貌又男性荷尔蒙爆棚,这不是凡人,大约是仙男降临人间吧!陶恣想只要这个男人愿意他能征服所有人。饶是在娱乐产业发达的时代生活多年的陶恣也没见过如此仙男,他像是夺目闪耀的珠宝与这灰扑扑的时代格格不入。说句不恰当的比喻这男人就像是那百般养护的收藏级的宝贝。不,这般仙色,她想要变成自己私藏级的宝贝。

  与陶恣所想的不同的是,这男人不是能用魅力征服人,他只能战服人,就是一无力疯批,当之无愧的兵王。当然陶恣现在不知道就是了。

  陶恣看得入神,火车车厢内的这方小空间异常的安静,陶念白也发现了姑姑的异常,刚准备提醒姑姑,可对面被盯得头皮发麻的男人已经先出了声儿。

  “很好看?嗯?”

  哇,声音也是清冷又华丽,好好听,绝了!陶恣心里如是想。

  不对,被美色迷得神游天外、浮想联翩的女人醒过神来。竟是对面的男子已经抬头,在跟她说话。

  呃……盯着人看被抓包有点尴尬,喝了口陶念白不知什么时候给她准备好放在她手边的水,缓解了一下尴尬。正视着男子回到:“很好看。虽然不是很礼貌,但是真的很抱歉,我没忍住看入迷了。”陶恣心里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怼着正脸看更好看了。

  此时他们这里坐着的只有他们三个人,除了坦然说出这句话的陶恣,其他两人都有点恍惚。

  陶念白心里小人儿咆哮:“我是谁?我在哪?我姑姑好像在调戏男人可我没有证据。”

  陶恣对面的男人耳垂也不自觉的有点泛红,他没想到无理的人竟如此大胆又理直气壮,而且还是个容颜盛极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女孩儿。

  女孩儿回答得坦荡,披散的长发、格纹娃娃领长袖、清澈的眼神给女孩儿又添了几分无辜,好似她只是做了件理所当然的小事一样。甚至有种他不该大惊小怪,没有任何责备理由的错觉。莫名的无措,饶是男人这个让无数新兵惧怕的军中兵王也不知如何反应,明明占理的应该是他啊!可对着这样一个女孩儿怪又不是,不怪又……

  还是不怪吧,沉默了一会儿,男人憋出来一个“哦”字,也不知如何反应了干脆又低下头看他的资料。他果然不会跟女孩儿相处。

  陶恣被男人的反应可爱到了,也就在男人低头的时候陶恣注意到了男人微微泛红的耳垂,陶恣更觉得有趣了,这是什么神仙大可爱。她出自内心的喜欢,她想她是真上心了。

  其实陶恣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刚刚的言行在这个还较为传统的年代是何其的出格,可她还是做了。理由很简单,她对这个男人有企图。谁知道这男人会与她同行多久,万一过几站甚至是下一站就要下车呢,不主动出击慢慢矜持那结局就是错过,大胆一点先圈到自己的地盘上怎么看才是比较明智的选择。

  现在没有后世开放,在遥远的后世晚婚、不婚都不算稀奇。在这里她这个年纪已经该找对象了,她无意于挑战时代的认知,总归是要找对象,那难得碰上个优质可心的怎么可以不努力争取一把。

  自己看顺眼的若是能结合组成家庭总比相亲盲选得好,至于追求爱情对这个时代而言太抽象了。不是她吐槽,陶恣觉得这个时代的“爱情自由”被玩坏了,这成了无辜原配被抛弃的原罪。

  再者说爱情不是得相处嘛,自己合意的人才容易产生爱情不是。一个母胎solo的资深单身人士哪里能没有点美好爱情的幻想,她没遇上不代表不期待啊,当然对象要是对面这个仙男就更好了。如此仙姿玉貌看着都很是养眼,心情愉悦。颜控表示很满意。

  陶恣依旧不改的看着对面的男人,陶念白也不敢劝,只能安静做个背景版。

  时间又过去了一会儿,男人依旧埋头看书,没有要抬头的意思。陶恣自是不甘愿就让时间这么白白流逝。

  “同志,你坐得这么板正是干什么的?不会是军人吧?”

  陶恣的手压着男人手下的资料,葱白细嫩的手在纸章的映衬下显得别样的诱惑,男人心乱了节奏。

  女孩很显然是必要回复的架势,男人一向对异性无感的不解风情专业户今天不自觉的对女孩有些纵容。可他对女孩的行为有点不解,但也没有拒绝回答女孩的问题。干脆放下手里的资料,正视女孩到:“是,我是一名军人。”

  “你在哪个军区?”陶恣接着问。

  “你到底想说什么?”男人直接单刀直入的问了出来。他不傻,他不知道女孩儿到底想干嘛,但女孩儿的问话有目的是肯定的。

  男人问了出来,陶恣也不遮掩:“很明白啊,我在打探你的基本情况啊,找对象前不都是这么做的吗?”

  男人听到如此直白的话,脸色泛上了淡粉,眉间似怒非怒。

  陶念白:“……”

  陶恣以为男人是觉得自己轻佻了要生气,此时也顾不上陶念白在一旁了,拽着男人的袖子急急安抚到。

  “你别生气啊,我是正经好人,没侵犯你的意思。我就是准备去南城军区探亲,看你挺像军人的就想跟你套套近乎让你带带路。真的,我陶恣好歹正经大学毕业,不骗你的。”看着男人还没什么反应,陶恣有点心虚,“额,找对象也……也不假。如玉男儿,淑女好逑,这不响应国家号召追求自由呢嘛!”陶恣说得有点语无伦次了,再厚的脸皮都有点小羞耻了,她有点怂了,想打退堂鼓了。孤勇就那么一瞬间,这将会是她得不到的美男对吗?这人算是白丢了。

  对面的男人其实并不是陶恣所猜测的生气愤怒,他其实只是有点不自在罢了,只因这个女孩太直白了。他并不排斥对面的女孩儿,他反而挺喜欢她的直白纯粹。还有一点他不想承认的是,他今天才发现自己也是个俗人,在这个貌美得不似真人的女孩提及对自己有意时,他内心竟是雀跃、紧张、欢愉的。

  只是……忽然想到什么,男人开口问到:“你刚刚说你叫什么?”

  

红糖姜枣儿

桃式情话:我想你做我的个人私藏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