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带着基地穿年代文

第二十一章 耍流氓

带着基地穿年代文 红糖姜枣儿 2517 2021-04-22 23:35:00

  男人突然的问话让陶恣有点不理解,懵懵开口:“就……就叫陶恣啊!”

  在这个时间,去南城军区,姓陶,这些条件加起来男人能确定对面的女孩是谁了。这可不就是昨天老头子给他打电话让他务必赶回去见面的婚盟对象,不出意外对面这个女孩将会成为他妻子的人。

  可想到刚刚那小丫头对着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男人大胆谈对象的话张口就来,气得他舌尖抵着压根儿。虽然对象还正是他,他还是有些别扭,心里有点发闷。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婚盟?

  好吧!她是不知道的,老头子昨天还吩咐他要好好表现来着,对方家族来信说女孩还不知此事,这次的见面也只会当是普通访友之行。最终婚盟的落定还得看女孩对他的好感度。内心升腾的怒气跟被浇了一盆冷水压了下去,可心中还有郁气不出,这女人到底对多少男人这样过?想想就烦躁得很,更是憋闷了。

  转念想到自己平时不在意的外貌能吸引到这姑娘,手不自觉摸了一下下巴。这姑娘喜欢好看的,那他是不是得好好保养?如果外貌一直让她满意,他是不是就可以……

  这个一本正经地自我脑补的男人正是荣家荣战,陶恣这次需要去拜访的荣家成员,也是她的备选对象。

  荣战此时还不知道他会有这些奇奇怪怪的思绪就是潜意识在意一个人了,或许是陶恣主动表达好感给的信心,也或许是出于对方将会是未来妻子的心理暗示,又或许是初次接触的悸动与心动,总之他自然而然代入的是男女关系了而非萍水相逢的无关之人。

  情感经验空白,内心的纠结、郁气无处抒发,毫无道理的脑补,这使得男人更加努力维持面部的平静,但在外人看起来他的脸色越发冷硬了。

  陶恣不明白为何她的名字会让男人有了如此明显的情绪变化,她不理解就想问明白,何况她现在连男人的名字都没要到手呢,怎么能放弃。

  但是事情终究没能按照她的想法进行,还不等开口,火车又上客了。

  他们这边的小空间也不再是只有他们3个人了,又过来了3个人。看起来是一家子,一位母亲带着一双儿女,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衣着破旧的妇女带着身着补丁的闺女一阵忙乱才带着一身簇新衣裳站在一旁闲等的小男孩落座。

  这站上车的人很多,车厢内声音杂乱,再加上座位上多了生人,话题就此打住,谁也没能继续。

  陶恣就算不甘心没成功拐上仙男,终归她是个理智的人,不是不分轻重的,她不可能在这个保守的时代当人众面地聊这个话题。

  因此,气氛也就沉默了下来。

  不难理解,任谁遇上个极品仙男又无能为力都会不开心的,陶恣心内有点小憋气。她现在都能预想到以后她找对象可能会不太容易了,谁让她在这时间遇上了惊艳了她时光的男人呢!

  陶恣瘪了瘪嘴,撩不上这个神仙,她也无心关心与她不相干的人和事。她想睡觉好了,这样最容易消磨时光了,毕竟还要在火车上待好久,到南城需要将近2天时间呢!拉过侄子就想枕在侄子的肩上眯会儿,陶恣不知道的是在她靠上侄子肩头的瞬间她看中的男人眉头青筋直跳,面色阴沉。想开口阻止又毫无立场,暗自憋闷。恨不得将那少年推开换成自己。

  这种情绪来得突然而汹涌,令他心惊,他就是没有感情经历也知道他是心悦这个女孩儿的。也是,要不是他对女孩儿有想法怎么刚刚会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呢!连要好好保养迎合女孩喜好这种荒诞的想法都有了,不是想定下女孩做妻子还能是什么。

  荣战向来果断,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他就不可能放手,这妻子他娶定了。再说这是小姑娘先撩拨他的,就得接受后果不是吗?

  荣战这边豁然开朗,憋闷一扫而空,本就是行动力极强的男人已经计划着怎么赢得佳人芳心了。对面陶恣这觉终究没能睡成。因为总有些脑子不正常的人。

  “哎,有些丫头片子真是好不要脸,大白天的当着一堆人就跟男人搂搂抱抱的,真是伤风化。真不知道什么人家教出来这么个不正经的东西。”说着还埋头看了下,抬起头接着说“哟,妖里妖气的还穿着裙子呢!狐狸精。”

  “闭嘴!”声音里透着冰寒,显然是荣战。

  “大婶儿,你怎么看起来四肢健全的就不会说人话呢?”护姑姑的崽绝不落后。

  异口同声开口的俩人默默对视了一眼。

  憋着小火的陶恣还没开始发挥就被俩人保护了起来。侄子乖巧,仙男上道,她也就不急着开口了。不过挺奇怪的,这妇人莫名其妙的针对她干嘛,难道只是单纯的脑子没长好,习惯性满嘴喷射米田共?

  既然睡不成了,陶恣干脆单手撑着下巴,趴在中间的小桌上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这块儿座位上的人。

  当她看到妇人的女儿满脸通红,不时偷瞧着她刚刚看中的仙男时,她就明白了,可真有意思,感情这是把她陶恣当了可踩的绿叶为了衬托别人。可谁说她陶恣会答应呢?陶恣转过眼神看向男人,啧,男色误人。

  妇人大概是平时横惯了,没料到她话没说完就被人怼了,心里更加愤怒了。这小狐狸精太会迷惑人了,怎么这俩个男的都帮着她。这可不行。那个大高个儿男的她可相中了,一看那穿的就是城里金贵好东西,要是她家大丫嫁了这男的,那岂不是小宝就能有个有钱的姐夫了,就能过有钱人的日子了?果然她家大丫就该去大地方找对象,小地方哪有多少条件好的,这不,在火车上就遇到了这么个看着就很金贵的人。其实被那狐狸精搭着的男的也不错,可一看年纪就很小,这她就不太中意了。想着还是窗边坐着的小伙子合适。

  哼!她一定要撕下这狐狸精的皮,衬托出她家大丫的好来,可不能让男的都被这小狐狸精勾了去。再说她家男人可是部队的干部,是个人都知道当干部的好,她男人是干部,她钱翠花在村子里可没少被人巴结,她就不信这男人不动心。

  无辜的荣战和陶念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竟成了被人随意挑选的大白菜。

  钱翠花越想越觉得自己有道理,看着无视她的陶恣更愤怒了。丑话对着陶恣直接张口就来:“打扮得跟资本家小姐似的还不能让人说啦?我家可是八辈贫农根正苗红的还不能说这些个地主老财、资本家作风的思想落后人啦!正经人家丫头哪里这么狐媚?丫头啊就该向我家大丫能干又持家。男人就得找我家大丫这样爹是干部,自己人又本分的。”说着头还抬了起来,一副瞧不起人陶恣的模样。

  接着,不给任何人说话的机会,钱翠花还特别自来熟的拉住荣战的袖子:“小伙子,成亲了没?我跟你说我看你跟我家大丫可般配了……”

  陶恣:“……”

  陶念白:“……”

  不等钱翠花继续说,荣战直接扯开钱翠花,翻过中间的小桌到了走道上,几步就消失在视线里。

  等到荣战再次出现在大家视野里的时候,就是他领着乘警,指着钱翠花,一本正经地对人说:“乘警同志,这女人对人民子弟兵耍流氓,破坏社会风气。”

  

红糖姜枣儿

荣战:“媳妇,有人对我耍流氓。”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