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带着基地穿年代文

第二十二章 绿云罩顶

带着基地穿年代文 红糖姜枣儿 2531 2021-04-23 23:36:50

  钱翠花撒泼打滚的终究还是被乘警带走了,随着周围看热闹的人散开,在场的几个人还不怎能回神。

  陶恣也有点被男人的骚操作震了三观,陶念白则看着男人的眼神却多了小崇拜,暗自嘀咕:“不愧是他姑姑看上的男人,这应对方法绝了,人狠话不多。”

  留下了的一对姐弟自从自己妈妈被带走后早已吓得不敢吱声,那个姐姐现在哪里还有少女怀春满脸通红的娇羞模样,已是满脸煞白,恨不得离荣战越远越好,就怕他反身也去告自己一个流氓罪,那她以后还怎么找好人家,想到自己的妈被带走了她还是很担心。

  大丫也就是马红梅也不清楚自己是担心她妈被抓给她丢人多点还是真担心自己妈的安危。可不管怎样,她得让这个害人精把她妈放出来,要不然谁带着她去找她爸。她在家本来就不受重视,要是她妈这次被抓出不来她爸知道了,她肯定会被迁怒。

  这女的也真是的,要不是她不正经她妈怎么会说她?要不是因为这个妖精一样的女人,她妈也就不会被这些已经让这不正经的女的给迷惑了的男人给害了。

  马红梅从来就没意识到这件事儿从头到尾都是她妈自己恶意的独角戏。其实就算意识到她也不觉得自家有什么错,有些人天生思想扭曲。

  “小妹妹,我妈是长辈,不就是提点了你两句嘛!你也不至于让人故意害她被抓吧!你让人把我妈放出来吧,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

  荣战:“这怎么还有个有病的?又是个不会干人事的对不对?要是坐得嫌无聊,我把你也送走。”

  荣战第一个就忍不了了。不与傻瓜论短长,他最烦跟脑子不好,心眼还坏的人打交道了,说不通又难缠得很,正常方式还处理不了。更何况恶意都是冲着自己未来的小妻子去的,他要能忍就不是男人,他可不管他男的女的,他只知道要护好那个大胆撩拨他的狡黠的小丫头。这是他的心意也是他想担的责任,他期待他有资格能天经地义对着小丫头负责的一天。

  看着送走一个恶意满满的妇女又来了个不省心的小的,荣战不禁后悔刚刚下手轻了。刚刚那妇人用阶级对立污蔑未来小媳妇儿时他就该下狠手的,不该只让人将那妇人领走吓唬、教育一番。想想刚刚那毒妇要是自话自说成功给小媳妇按个资本家小姐的帽子,不难想象小媳妇会遭遇什么,毕竟现在的老百姓是很容易煽动的。就算事实并不是如此,小媳妇根正苗红的,但没理智的激进者可不会听人解释,小媳妇难免会受无妄之罪。他那点小手段跟这妇人的狠毒比起来不值一提,荣战决定惩罚轻了。越想越就得如此,对小媳妇更愧疚了。

  小媳妇太难了老被针对,他心疼了,想哄!

  怼完人的荣战满心满眼想的就是哄媳妇,而对面被她吓完低下头不敢言语的马红梅手指仅仅拽着衣角,眼圈发红,心里对陶恣生了恨意。不过谁也没把她放在心上。

  一连几次被人当软柿子捏任谁都不会高兴,陶恣不爽是肯定的。被针对了还没抢到反击的机会本该是郁闷加倍的事儿,可陶恣并没有不快,反常的被人针对的不爽也消散了不少,因为荣战自发自觉、冲锋陷阵的小模样太可乐了,也很可心。

  虽说男人的作风跟仙男的外表没什么关系,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不见,匪气倒是不小,陶恣却越发觉得这男人魅力无比了。她从不认可男人不与女子计较的狭隘的君子作风那一套,没人不喜欢被偏爱,这男人为她伸张正义她就觉得他君子极了,她对这男人更垂涎了。

  男有情女有意,荷尔蒙信息素的碰撞自然俩人之间的氛围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荣战和陶恣有没有感觉别人不知道。反正陶念白看着眼酸,18岁的男孩子了该知道的也不少知道了。

  另一边眼神余光扫到陶恣跟男人的马红梅对陶恣更恨了,以至于后来找了陶恣不少麻烦,这自然是后话了。

  这边火车上温情环绕,南城军区的一角却是鸡飞狗跳。

  因为陶顺的离婚事件这几天的家属院里可不缺谈资,很是热闹,到处都能听到陶顺和胡水红的名字。即使是有些刚来家属院不久的人压根儿不清楚陶顺、胡水红到底是谁,可谁都知道陶顺和胡水红离婚,战场英雄被妻弃于医院。陶顺和胡水红自然也就成了顶热门的词汇。

  今日的家属院不单单是普通的热闹可以形容的,因为有大事发生,顶顶的大新闻。原因无他,最近热门的离婚事件的当事人再婚了,而且又住进大院里来了。这可不让一众爷们儿老少的惊掉了下巴。毕竟刚离婚搬出大院,没多久又住了进来,只不过身边男人不同了,这女人可真是个狠人。

  女人才最了解女人,男人听到这事大多是唏嘘,感慨陶顺绿云罩顶。而整个军区有点阅历女人却对胡水红升起了忌惮之心,没点心机忍性胡水红怎么能做到如此。

  外人们对胡水红再嫁议论纷纷,反而在医院病房里的陶顺听到这个消息时无动于衷。那女人到底是什么货色没人比他更清楚,恶心至极!当初怀了别人的孩子跳河被他救起,反而恩将仇报纠缠陷害了好心救人的他。这么几年虽只是顶着虚名的假夫妻也让他煎熬不已,无论那女人再怎么引诱自始至终他都无法接受。

  现在他终于解脱了,他庆幸不已,怎么还会想知道这女人的事儿,彻底的陌路就是最大的体面了。胡水红做什么他都不关心,只要与他没有关系,那一切就是最好的安排。他能容忍并供养胡水红这么多年,已经是人道主义的极限,很圣父作风了。

  陶顺这边倒是坦然得很,养病的日子除了无聊些也就没什么不好的了,再加上收到士兵送来的家里的电报知道自家妹子要过来得消息,陶顺更是开心不已,见谁都是喜洋洋的,搞得医院的小护士还私下议论担心好好的英雄被胡水红那个坏女人给刺激过了呢!

  同处话题中心的冯家气氛就不平静了,可谓是鸡飞狗跳。

  大厅里胡水红再婚的丈夫冯胜利哽着嗓子向父亲为爱妻解释她的无辜与他们爱情的真挚,胡水红娇娇弱弱、泪眼婆娑地靠着冯胜利一副得不到长辈认同伤心欲绝的模样。冯副师长看着水油不进的儿子火冒三丈,杯子摔了满地。副师长夫人张玲更是气得牙龈发疼,谁能料到这外面的继子先斩后奏地娶了胡水红这个女人,占这女人的光,冯家这次在军区可是出了大名了,她这以后还怎么能出门交际,臊人得很。

  借口追求真爱抛弃了立了战功的英雄,胡水红这事做得可真够光荣的。也是,这女人大概不知道陶顺立了大功要升职了吧,当初以为陶顺要废了就立马要求离婚。不知道他家继子副师长儿子的头衔是不是让她更满足些?

  算了,冯家的儿子,儿媳姓冯的管吧,她姓张不掺和了,丢不起这个人。

  有了这样的媳妇赖在军区家属院不走,都能想到自家没个平静日子了,一个私生子住在这里也真是……以后她还是管好自己生的孩子少回来吧!

  正享受着某人不动声色端茶递水伺候的陶恣还不知道自家六哥正被人同情绿云罩顶呢!

  陶恣现在不好奇这男人为什么忽然热情主动了,她只考虑自己现在要不要顺势再将男人往自己碗里扒拉扒拉。是要呢!还是要呢!

  就是要!

  

红糖姜枣儿

双向奔赴的感情才是良缘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