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带着基地穿年代文

第二十三章 男人的杏

带着基地穿年代文 红糖姜枣儿 2312 2021-04-24 21:30:00

  夏天的火车总不会给人太愉快的感受,早上上车的时候还是有些许的凉意,现下中午了,窗外的日头高悬,车厢里温度高得让人燥热不已。

  陶恣身上穿了昨天二哥给她买的裙子,灰绿色配着卡其色的格纹娃娃领长袖连衣长裙,布料轻薄,配色雅致,款式甜美乖巧。配着大哥买的半高跟鞋,头发也是用哥哥给买的一个坠着俩儿红果子的发绳半扎着。整个人玉面含俏,精致出尘,好不惊艳!

  今天出门的时候哥哥们看到她这身穿搭,对着陶恣夸赞连连。买裙子的陶二哥更是对自己大哥挑衅了一把,一副自己眼光好给妹妹挑的衣服杠杠的骄傲模样。

  陶恣也确实很漂亮,娇嫩得跟初晨的花朵似的。上车的时候陶家哥哥都有点后悔让陶恣出门了,实在是自己妹妹太招眼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路上盯着妹妹恍神的太多了。可也因为这样这样不得不去,陶达春跟陶丰生相互看了一眼,眼底都是双方皆知的苦涩。

  最终只能一再嘱咐陶念白要保护好姑姑,又告诉俩人遇事不可冲动,车上找乘警,落地找警察。这才心下稍安。

  其实也是关心则乱,不提陶恣自己一身恐怖的力气,单说有陶念白随行这路上就不会有危险,妥妥的安全有保障。毕竟陶家儿郎的武力值可是不容小觑的,自幼练的可是家传功夫。这年头任何东西带上“家传”二字就一定不容小视了,可远不是后世虚假宣传的噱头可比的。

  火车又到了一个站点,又是一波新客上车,热浪伴随着人流进入车厢。汗味儿混杂着食物的味道,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在空气不算留通的空间徘徊,令人窒息。耳边噪杂的说话声,小孩儿的哭闹声一切都加剧了人内心深处的烦躁。

  陶恣是有这个时代坐火车的记忆的,可这一切是初来乍到的她未曾亲身经历的,陶恣还是有些难适应。

  再好的体质也改变不了环境,甚至陶恣现在的五官比常人更加灵敏,气味和声响在她这里有种放大的感觉;也没有自动降温功能,热得真真儿的;亦不能克服心理不适,潜意识的不适感也困扰着陶恣。

  于是,闷罐似的车厢内,娇花本花陶恣此刻依旧是绝美如画,可人却没了精神气,肉眼可见的蔫巴了,对面活色生香的美男在前她都有点提不起精神。

  伸手将窗户开到最大,脸凑到窗前,想要片刻松快。

  她的状态一直关注她的荣战怎么能看不出来,他拿起自己面前的一踏资料塞到正对姑姑的情况担忧不已的陶念白的手上。

  “愣着干什么?还不给她扇风!”荣战他这人霸道得很,可不是大度让别的男性给自己看中的女孩儿献殷勤的人,他会这么做只因为他不傻。

  他看到女孩跟这个男孩亲密他虽然酸,但他不会像刚刚被他送去教育的蠢女人那样多想些别的有的没的,陶恣跟这男孩儿明显眉宇间有些相像之处的,一准儿的亲戚。再说了,这年头要不是自家亲人,没人会傻到在外面这么亲近。

  自己家亲戚不用白不用,好好使唤能让陶恣的旅途更舒服,那有何不可?

  陶念白怎么都不知道被他姑姑看上的男人还没成他姑父呢,这男人在心里已经理所当然地想着要如何使唤他了。要是知道的话,陶念白估计得爆,他陶家男人不要面子的吗?姑父这种生物他不想要。

  将东西给了陶念白,荣战直接从窗户跳下了车,陶恣就看到有人的身影从一侧窗边落下,很快就跑没了影儿,陶恣也没放心上。

  车停靠时间有限,乘客为了赶时间会直接过窗去站台边买点儿东西。陶恣头抵着窗边放空,忽然陶恣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双手,手上用荷叶托着几个圆滚滚、黄灿灿还带着水滴的杏儿。一看就是被人洗好的,顺着手看到手主人的脸,雪白的面庞由于运动染上了红,额间的汗珠清晰可见。

  经历过浮华复杂的人往往更容易被简单的真挚感动,这么短时间弄到这么一捧杏任谁都能知晓有多么不容易,男人就那么没有一丝言语只字不提累与苦,仅仅认真固执地举着杏,关切地看着她。陶恣的鼻头有些发酸,她有些感谢命运让她来到这个质朴的年代遇上了与质朴无关但坦坦荡荡里透着赤子之心的真挚的男人。

  “这个酸甜的估计能让你舒服点,赶紧接过去吃啊,我还得赶紧上车呢!难道你想让我被车丢下?你可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我要被丢下,你没法找到我人可还怎么跟我处对象?”荣战见这姑娘小脸儿苦巴巴的,人不在状况慢慢没反应,忍不住开口逗道。

  听到这话陶恣难得有了羞意,飞速接过荷叶托着的杏儿,塞给陶念白一个,自己也咬了一个在嘴里,丰沛的汁液带着酸甜的味道在嘴里荡漾开来,陶恣整个人神清气爽了不少。

  荣战落坐后,陶恣怕他又说出什么话来,赶紧也塞了一个杏儿到男人嘴里,荣战也不拒绝配合的咬下。

  清新浓郁的果香在炎炎夏日有着很强的吸引力更别提在这闷热的车厢了。

  一旁的小男孩儿估计在家霸道惯了,不管不顾地趴到桌子上摸到荷叶就想直接全部拖走,他姐姐在一边不知什么原因竟然没有一点阻拦的意思。陶恣可不惯着他,直接收了回来拿在手里。只是刚恢复的好心情还是有点打了折扣。

  这一家人跟她犯冲不成,一个个都挑她捏,难不成她额头上刻了软柿子?

  没抢到东西的男孩儿顿时哭到了起来,身子朝陶恣的方向探了过来,双手挥舞着,带着恶狠狠的劲儿,想要攻击陶恣。陶念白赶紧隔开了男孩儿跟陶恣。

  “你们这些人怎么这样?这么大人了跟个孩子计较,分点吃的给孩子怎么了?大人跟孩子抢吃的也不害臊。”看着那个她够不着的金贵的男人对着狐狸精卖好,嫉妒冲昏了头脑,也顾不上对男人的畏惧了,不管不顾地开口道。倒打一耙的莲言莲语张口就来。

  这边的吵闹引来了周边人的关注,甚至有些不明就里的人开始帮腔。

  “什么事啊?值当把好好的孩子弄哭了?要什么就给点孩子吧!”说话的人是个上了年纪的灰褂子老妇人,显然也看到了陶恣手里的杏。她也有点眼热,杏可不好弄,水果可都是金贵东西,虽然乡下地头有人家有树,可谁也舍不得吃,都卖给城里人了。再看到陶恣几人的模样穿着,不免嫉妒,偏帮了起来。

  陶念白气得脸色发红,这些人怎么能如此不分青红皂白?

  荣战也挡在了陶恣身前,这次陶恣不想沉默,有人维护她虽然开心,但她也能护着自己护着……他们。

  陶恣拦住了要动作的荣战和陶念白,自己直面人群。

  

红糖姜枣儿

陶念白:姑父这种生物我不想要   陶恣:我馋   关于读者要求的陶家男人的梳理,我简单列一下:   (陶恣爷爷)陶青云   (陶恣父亲)陶刚安   老系列:   (陶恣哥哥)大哥—陶达春   二哥—陶丰生   三哥—陶秋   四哥—陶实   五哥—陶安   六哥—陶顺   小系列:   (陶恣侄子)念字辈名字里都有念   小小系列:   (陶恣侄孙)鸣字辈名字里都有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