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碧玉剑

第二章

碧玉剑 我想养金渐层 1667 2020-08-12 09:37:40

  “小宋爷,人在这儿。我昨个儿将他推到坑里了,就等您呢。”瘦麻杆狗腿地走在前面带路。

  “咋不走了?”

  瘦麻杆站在前方,面带惊恐地转过身,手指发颤指向后方,“小宋爷,这…这…坑不见了……”

  所有人快速上前,只见那原本巨大的谷地已经合拢,周围长满了绿树青草,好似这原本就是这般,根本没有什么深谷。

  “这,这怎么回事……你来错地儿了吧……是吧?”小宋爷盯着瘦麻杆像是逼问,又像是自我安慰。

  “不可能啊,”身后一个家丁出声,“我记得这颗树,我做了记号的,错不了,就是这!”

  所有人面面相觑,无人出声。

  这也太邪门了吧!

  “走,今天先放…放过,那小子,改改天再找他算账!”

  另一边,少年为了不让其他人将这把剑抢走,特意绕了原路从林中返回了他处于小镇边缘的小院。

  他推开荆木条编成的小门,小心翼翼地朝家中走去。他不愿让娘看见他一身伤,让娘担心。

  屋中,一位身着粗布蓝衣的妇人正弯腰照看着炉火,不时用手掩唇咳嗽几声。

  “娘,你怎么下床了!你身体不好……”少年慌忙放下药篓,上前扶着。

  这是少年的娘白氏。其面色惨白,嘴唇微颤,虽有几条细纹但仍掩盖不了她眼角眉梢的风韵,可见其年轻时定是个风华绝代的美人。病态的苍白又使她独增了一副惹人怜爱的娇弱之感。

  “没事,多走走也好。娘看你一天都没回来,想着给你煮碗粥喝……”白氏在少年地搀扶下回到了床榻。又伸手将盆里的布捞起来,拉着少年的手,将他脸上的泥巴擦干净。

  泥巴下少年的脸青一块紫一块,新伤旧伤杂和在一起,竟没一处是完好的。

  “疼吗……念儿……都是娘不好,是娘……”白氏将颤抖的手轻轻拂上少年的脸颊,眼泪不经意从眼眶滑落。

  少年已是12岁光景,却长着一副9、10岁少年才有的身躯。整个人瘦弱不堪,好似一阵风就能将他吹走。

  少年握住白氏的手,摇了摇头,“没事,娘,你看,孩儿找到了什么。”

  少年将药篓放下,拿出了那把碧玉剑。

  “你看娘,这是孩儿在深坑内找到的,一定是哪个富家子弟掉在那里的。孩儿可以拿它换钱。娘,你的病就有钱治了。”少年小心翼翼地将剑捧在手心,盯着它出神。

  “念儿,不可以,”白氏握住剑将它放在榻上,“娘的病已经没法治了,你将它留着,它一定不是一把普通的装饰物,你留着它,将来可能有大用处。”

  白氏一介妇人怎知什么用处不用处的,她只是不想再将银子花到她这个无底洞上了,与其这样还不如将这把剑留着留给念儿,好为他将来打算。

  “不,娘,这把剑要是不用来给您治病又有什么用呢?”少年又何尝不知道娘的想法,他拿过剑,娘要留着的是完整的剑,若是……若是这把剑碎了……这碎玉还能卖不少钱吧?

  少年打定了主意,挥手向身旁的木椅斩去。

  “白念甄!”

  随着白氏的惊呼,这剑将木椅斩开两半。

  “这……是怎么回事……它没碎……”少年盯着地上两半的木椅,不可置信。

  白氏起身拿过那碧玉剑,伸手抚过剑上的纹路,“这,是把好剑啊,念儿,你要留着它。”

  “但是,娘……”白念甄仍想出声制止。

  白氏将剑放到床榻之下,拉着白念甄坐到自己旁边,抚上他的额头,轻声道,“念儿,你爹爹他虽出身大家族,但却是旁支庶出没有获得佩剑的资格。所以,你爹爹一心想让你拥有自己的佩剑,成为一名剑客。念儿,这把剑既然由你捡到,那自然是属于你的。你要好好保管它,好吗?娘会为你缝一个剑鞘,这样就不会有人注意它了,好吗?”

  白念甄抿住嘴止住了话头,抱住白氏,将头埋入白氏的怀中,“好,谢谢娘。”

  白氏同样紧紧抱住白念甄。

  白氏的丈夫早亡,为了将白念甄拉扯大,免不了在外抛头露面,又生得娇俏,引得一帮男人成家的,没成家的,都被勾了魂似的。女人们管不住自家男人就开始抹黑白氏,将她描绘成一个行为放荡,好淫声色的风尘女子。女人嫉妒讨厌她,男人们在多次追求无果之后开始威逼利诱,每天都上门找她们娘两的麻烦。下到地痞流氓上到富商官宦,上门找麻烦,路上堵截调戏。再加上无人给她活干,白氏苦不堪言,郁郁寡欢,终是郁结缠身卧病在床。白念甄在医馆前跪了三天三夜,老先生才答应他教如何辨别草药,给他药方。他娘不受人待见,他自然也不在话下。男人们觉得他是娶白氏的绊脚石,女人们觉得他就是一个野孩子。是故人们看到小宋爷领着一帮家丁揍他,无人管。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