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碧玉剑

第三章

碧玉剑 我想养金渐层 1418 2020-08-12 09:41:47

  这过去了几天了,小宋爷看到的巨谷合并天降异象的不详之兆,以为是自己多年来无恶不作大难临头,结果什么事也没有。这才胆子慢慢大了起来,又开始琢磨起鬼点子来。

  这天,白念甄出门上山采药,留白氏一人在家。没过多久又听木门一声响动。

  “是念儿吗?可是什么东西忘了拿了?”白氏从床上坐起,想着下床帮白念甄。

  可是进来的却是一个身着锦缎,全身金灿灿的胖子。此人正是小宋爷的父亲。

  他色咪咪地摸了摸下巴,伸手要去摸白氏的脸。

  “你敢过来!”白氏拔下头上的木簪抵在脖子上,瞪着他。

  “小美人,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你滚!我是绝对不会当你小妾的!”

  “诶呀,不要生气,我不是都说了吗,你要什么有什么,还能给你治病,将你儿子照顾得很好……”

  “宋金财,我信你的鬼话!”

  “我告诉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是绝对不会依你的!你赶紧滚!”

  “好啊,小贱人,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乖乖从了我的。”宋金财恶狠狠地指着白氏,骂骂咧咧地走了。

  “呸,晦气的东西。”宋金财一口唾沫吐到地上。

  “老爷,不如……”家丁做了一个绑的动作。

  “不用,我自有办法。”宋金财回头看了一眼白氏的小院,阴狠地勾起了嘴角,小贱蹄子,等着。

  听着宋金财的脚步声消失,白氏才将簪子从脖子上放下。

  她回头盯着自己铜镜中的倒影,从床上移到铜镜前,拿起一个簪子抵在了自己脸前。

  就是这张脸啊,引来了那么多祸事,还连累了念儿,他还那么小,就要承受这么多,都是我,都是我啊……

  鲜血从脸上滑下,一道狭长的伤口留在了左颊,簪子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屋中只剩下白氏急促却轻微的喘息。

  等白念甄回来已是一日后。

  他照例洗好熬煮,又为自己煮了一碗薄粥。正当他端着碗准备坐下却突然发现不远处的铜镜下有几滴血迹。

  这是……娘又咳血了吗?

  白念甄端着碗的不自觉地收紧,关节泛白,心里充满的都是对娘的担心和对自己没能在娘身边照顾的愧疚。

  床上的白氏翻过了身。白念甄这才回过了神,放下了已经烫手的陶碗。

  白念甄拿过泡在木盆粗布,坐在床边想要擦去白氏额头上的的薄汗。一道涂了药粉的褐色狭长伤疤就这么突然呈现在他眼前。

  这……是怎么……回事?!

  “娘,娘。”白念甄叫醒了白氏。

  白氏睁开眼的第一个动作不是开口叫他而是用手覆盖住了自己的左脸。

  “念儿,你回来了……”白氏有些心虚地别过了目光。

  “娘,你的脸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娘不小心划到了,不碍事的……”白氏慌忙应答,摆手要推开白念甄的手。

  白念甄紧紧盯着白氏脸上从眼角延伸到嘴角的疤,眼眶泛红,“为什么……要这么做……”眼泪从眼眶滑落滴到了白念甄的手背。

  一瞬间屋内静得出奇,只听见汤药在罐内翻腾的声音。

  “娘……只是不想他们再找我们麻烦了。”白氏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泪珠,忍着泪意朝白念甄笑了笑。

  那道疤毁了白氏的一切,她的美好,她的娇弱,她曾经引以为傲如今不堪承受的容貌。

  白念甄忽然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这么怯懦,无法去保护自己,甚至是自己爱的人。他什么都没有,就算是那把碧玉剑对他来说也只是个没有用的装饰物。

  我有……什么……用啊……

  “没事,念儿,以后他们就不会再找我们娘俩的麻烦了,没事,娘不疼的,娘的这张脸不要也罢,只要我们能好好活下去不就好了吗?没事的……”白氏拭去白念甄的眼泪,柔声说道。

  白念甄点点头,却还是忍不住大哭起来。

  这天起白念甄再没出过门,一直在家照顾白氏。而其他人像是知道了白氏脸上的伤疤似的,竟没有一人上门来找麻烦。就在白念甄以为自己真的能够平平安安照顾娘一辈子时,麻烦却找上了门。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