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碧玉剑

第九章

碧玉剑 我想养金渐层 1347 2020-08-12 14:34:24

  白念甄盯着被贯穿的胸口,衣襟早已被染红,鲜血从嘴角中慢慢溢出。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遥桀子。

  “师傅……你……为什么……要……要这样……”

  “为什么?”遥桀子举步上前,手握碧玉剑指着白念甄,笑容张狂,“你可知这是什么?这可是天下人寻觅多年的玉龙啊,消失了近百年被你这不识货的小子拿走了,那为何不能在我手里发挥它应有的价值?我于百年前有幸亲眼看见玉龙,又习得功法得以长寿活到现在,以为它早已与先人一起消失,未曾想在城中看见在你身上。与其被你埋没了它的价值不如在我手里有用。”

  “你在骗……骗我吗,师傅?你根本没教过我,是吗?”白念甄嘴唇轻颤,不易察觉地滑下一滴泪,消失在雨雾中。

  “教你?”遥桀子鄙夷地哼笑了一声,“你不过一介废材,又是个瘸子,如若不是我给你渡气,你真以为你能驾驭的了玉龙?”

  遥桀子提着玉龙朝一旁地大树走去,那小子发挥不了玉龙的威力,放在我手中,劈开一个大树不再话下吧?那便让我试一试这玉龙有多大威力。

  想着便挥剑向树砍去。没有滑出的剑气与树木碰撞出的闪光,就只听“叮”的一声。

  遥桀子惊诧地看着手中地上碎成三块的剑,眼眶充血,手不可控制地弯曲成拳。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遥桀子转身死死盯着白念甄,面容扭曲,目光像淬了毒,“你骗我!你竟敢骗我!”

  遥桀子伸手抓住从白念甄胸口飞出的拐杖,一步一步向他逼近。头顶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遥桀子。一身黑衣的遥桀子犹如手持镰刀从地狱而来,将要收割人命的厉鬼。

  白念甄奋力向后爬去,心中充满着绝望。

  我以为我遇到了师傅,一个和娘一样会对我好的师傅,结果只是为了那把剑。我以为我有了剑,就可以保护自己,结果不仅不会用,如今却再也用不了了。我什么都没有了,就算是死了也不足惜吧……原来所以的靠近都是有目的的……哈,娘,孩儿来找你了……

  白念甄看着遥桀子一步步逼近,所有的动作都像是被刻意放慢——喷涌的鲜血,血肉的吞吐,眼神慢慢涣散,意识逐渐模糊,天地上下及周围左右的一切只剩一片黑暗……

  大雨仍在下着,击打着泥土,冲击着树上的树叶,天地被一团团的雨雾包围,淹没了刚刚所发生的所有的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白念甄缓缓睁开眼睛。

  我以为我死了的。

  他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随后张开眼,尽自己所能去看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入目的只有一张桌子,一扇竹子做的窗子。阳光透过窗子,一股暖意在屋中悄悄弥漫开来。整个屋子散发着简单而干净的味道,令人舒心不少。

  白念甄将自己撑起来靠在床头上。屋内没有任何可以让人辨别的东西,没有装饰,似乎连人生活的痕迹都没有。

  到底是谁救了我?为什么要救我?

  白念甄摩挲着自己头上的纱布,身上手臂上都有,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的草药香。他抬起手向鼻尖凑去,耸了耸,想去辨别这草药中有什么成分,但除了让人安神的药香什么叶辨别不出来。

  窗外一阵树影晃动,鸟鸣声阵阵,不闻一丝人声。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有人住吗?

  白念甄心中满是疑惑,对于这间屋子的主人充满了好奇,同时还存有一丝戒备。

  突然传来一阵拨动树叶的声音,随后便是踩动木板的“咯吱”声。

  白念甄心中一紧,手不自觉地攥紧了身下的床单,紧紧盯着门。

  一只布满皱纹骨节分明的手掀开了门帘,一位老者跨入小屋。老者穿着寻常人家的麻衣,用一蓝布条束住头发,和和蔼蔼地笑着,卸下身上的篮筐,亲切地问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还疼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