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碧玉剑

第十章

碧玉剑 我想养金渐层 1431 2020-08-12 14:38:52

  “啊,”白念甄被问的措手不及只得照着他的话头下去,“好多了,不疼了。”

  老者闻言笑了笑,上前伸手抚上白念甄的额头,“还好,不烧了。”

  白念甄看着慢慢上前的老者呆在了原地,不懂他要干什么,乖乖的等他伸手上前。

  “那个,你是?”白念甄看着老者面带疑惑。

  “哦,忘了介绍了,我姓白,叫我白先生就好。”白先生试完体温,转身向后就要出去。

  “那个,你……”白念甄想要叫住白先生,问问他刚才自己满肚子的疑问。

  但是白先生像是听不到似的,只是自顾自的说要吃点清淡的,来碗白粥好了。

  白念甄只能看着白先生的背影,住了嘴无可奈何。

  看来是不想回答我啊,等等看吧,等哪天时机到了再问。

  随后白先生端来了吃食,检查了伤势。两人相顾无话。

  晚上白先生换了药,又烧了一碗粥。

  随后几天皆是如此,端饭换药,只是两人都没有多话。白念甄没有放下戒备,白先生也不愿深问这身伤势,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下来。随后白念甄能够下地行走,身子骨也好了大半,就在白先生设在小院里的木桌上吃饭。

  “晒晒太阳也好。”白先生捋了捋胡须。

  小院不大,却种了不少瓜果蔬菜——南瓜、辣椒、玉米、黄瓜……

  “总得为自己打算嘛,上山下山的多不容易。”

  随后白念甄开始帮着白先生做家务做菜,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入了秋。白念甄似乎与白先生生成了某种默契:你不开口我也不开口。

  随后白念甄沉不住气了,在饭菜上桌后,终于开了口。

  “先生在就我时,有没有在我身边发现几截断剑?”

  “你要断剑有何用啊?”

  “我,我留个念想。

  “哦,那你是如何将它弄断了的?”

  “不,不是我,是一个叫遥桀子的……”

  “遥桀子?”这似乎引起了白先生的兴趣,注意力开始不再菜上而在白念甄的遭遇上。

  与白先生相处了这么久白念甄早已放下了戒备,虽不能说为什么,但白先生给他的舒服舒缓感觉令他的直觉觉得,白先生是个好人,也是个与常人不同的老人。

  于是白念甄将自己和遥桀子的一系列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白先生。

  “你说你能用剑劈开凳子,而到了遥桀子却碎了?”

  “是的。”白念甄赞同地点点头。

  “你将你的经历,你拿到这把剑的经过都告诉我。”白先生似乎十分严肃。

  白念甄看着白先生狡黠一笑,“那先生,我讲完我的,你讲你的如何?”

  白先生听到后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道,“好,到时候别说不信就成。”

  两人吃完了饭,和着月色秋景品着小酒,白念甄开始说自己的经历。

  说完后是长久的沉默。

  月影婆娑,凉风习习。

  “你的右脚我没有办法了,拖了太久了。”

  “没事,习惯了,”白念甄摆摆手,“到你了。”

  白先生没有接话,只是一口接一口地喝酒。

  “你是想当个剑客吗?”他蓦地开了口。

  “是。这我爹和我娘的遗愿。”

  白先生顿了一会儿,转头面向我,“明天你来找我,我再和你讲我的故事。困了,睡觉。”

  白念甄一愣,想着这老先生使诈,转身就要拖住他,却被白先生灵巧一躲。

  “小伙子不要着急,耐心点。”说着伸了个懒腰,钻进屋里。

  白念甄望着白先生的背影无计可施,只得耐住性子怀着对明天的期待进入梦乡。

  白念甄从未问过这是哪,只是总觉得他身上有着一团团的迷雾包裹着。白念甄也从未想过自己还能如此死心塌地的去相信一个人,还能去相信他不图我任何东西,还能去感受人世间的温暖。曾经他以为遥桀子是一个很好的师傅,结果不过图他的那把剑;曾经他以为只要他和娘安分守己其他人就不会找他们麻烦,结果却和娘生死相隔;曾经他以为还可以去相信别人,结果总是被伤害,侮辱打骂甚至杀死自己。

  我想要当剑客,不是为了正义,不是为了天下苍生,我只为了自己,为自己不再受伤害,为自己可以去守护自己爱的人,为娘和爹可以为我骄傲。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