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碧玉剑

第二十一章

碧玉剑 我想养金渐层 1317 2020-08-16 21:16:31

  “你们为第四组,我是你们的监考老师,”来者为五人中唯一的女性,此人身穿青色劲装,衣料紧贴身体,姣好的曲线展露无疑,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一张精巧的瓜子脸上嵌着两弯秋月,眼尾上翘却尽显英气,鼻梁高挺,红唇偏薄,青丝高束,“规则只有一个,点到为止。若是让我发现有人蓄意夺取他人性命,将永远剥夺进入学院的资格。”说完便转身面对擂台,不再出声。

  “看来这比赛还得很长时间,我先睡会儿,到了叫我。”白念甄伸了个懒腰,胳膊肘戳了戳身旁的师豪伯,朝他挤挤眼睛,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昨个儿晚上,白念甄趁师豪伯睡了后一直在修练,虽说可以对黑气进行伪装,但维持的时间和效果还是堪堪一个时辰。白念甄为了能从容应对明天的考试通宵练习了一晚,此刻是哈欠连天只等开始考核,在等待的时间里休息一会儿。

  感觉没睡多久便被师豪伯摇醒。

  “所有人,将行李放在座位,拿好自己的佩剑。我需要检查你们的佩剑,没有问题,才可上场。”

  白念甄师豪伯两人走前后上了擂台。圆形擂台上还有些许未擦干净的血迹。

  “诶,伯兄,那是那个师一横吗?”白念甄正四处张望着,一回头刚好看见一人拿着银色的剑,笑的好不猥琐。

  “啊,是他,晋级了。”

  白念甄撇了撇嘴,表示不屑。

  “待会开始,你站在我身后,等时间到了你在出来。”白念甄最后一遍叮嘱师豪伯,随后将玉龙悬在身前。

  “这次考核看起来很简单嘛。”白念甄一抹鼻子,笑得好不惬意。

  “我劝你,不要太狂妄自大。”话音一落,白念甄便被人撞了一下。

  白念甄回头看这个用唱腔语调说话的神经病到底是谁。此人一身红衣,头发用红玉束着,手中的长剑被跳动的火焰包裹着,整个人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骚包。

  白念甄赶紧别过头,拉着师豪伯上上下下打量。

  “白兄这是干嘛?”

  “洗洗眼睛,这人实在是……”白念甄摇摇头,“你可知这人是谁?”

  “不知道,没见过,但我觉得他来头不小。”

  白念甄回头看那把与自己的玉龙一样异于其它剑火红长剑。

  奇怪的人,奇怪的剑。不管了,好好应对考试才是。

  “第一轮考核,现在开始。”

  第二天的考试,你不能直接不用剑的辅助放出威压,这样太过嚣张古怪,惹人怀疑。你需要借助你这把剑的威力,将气缓缓注入它体内,让它代替你。这样一来别人便会以为这是你这把剑放出的,不会深究。

  白念甄深吸一口气,双手握住剑柄,调动体内的黑气,缓缓通过剑释放出来,在他们周围凝成一股气墙。

  “白兄,你竟然这么厉害,连气墙都可以凝成。”师豪伯在身后欣喜出声,就剩拍手鼓掌叫好了。

  气墙吗,这个新生不简单啊。场外,监考老师将眼一眯,心中暗叹。

  白念甄放眼望去,那个红衣骚包异常惹眼,他与白念甄一样,用剑上的异火在周身画了一个圈包裹自己,也是保守自身的策略。

  还以为能看见他出手,看来要等下一场了。

  没过多久,比赛结束。白念甄与师豪伯成功晋级下一场。

  只见师豪伯眼泪汪汪,声音哽咽,“我……我可……从未……晋级过啊……”拉着白念甄的衣袖神情激动。

  白念甄拍了拍他,以表安慰。

  “下一场,所有晋级者上到擂台上,只要时间到了还在台上便可入校。”

  除了少数几人未经历恶战,其他都是气喘嘘嘘,快要虚脱,一听连休息时间都不给,真是叫苦连天,却又不敢叫出声,难受。

  白念甄与师豪伯咱在擂台外围,想要继续坚守阵地采取保守策略,不显山露水。

  一切就绪,只等开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