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空间修仙之圈宠日常

第八章 虚冥界(5)

空间修仙之圈宠日常 水如兰 2174 2020-08-23 00:13:46

  “没事了没事了,刚才脚抽筋了,嘿嘿。”小朵忙安抚着四月,和苏柔对视一眼,冲她眨了眨眼睛。

  苏柔回头,看到小朵冲她眨眼睛,好像被看穿什么,有点尴尬又转过头,然后又偷偷看着观止离去的方向,呆愣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长宁好像是看穿一切,却是半句话都没多说。很多爱恨情仇,旁人也无法多说什么。又回头看了下小朵周身大盛的灵气,略带担心的蹙了蹙眉。

  “四月,我好饿呢。”小朵抱着四月的手臂摇了摇,撒娇道。

  四月捏捏她的脸,确实好像是瘦了点,说道:“我去空间给你们弄点吃的吧。”

  “不如我们都去空间歇息片刻吧。”苏柔说道,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

  众人有些担心得看着她,纷纷点头,一个闪身便进了空间戒当中……

  空间里,长宁环顾四周景色,略带诧异,慕安仿佛知悉他未问出口的话,拍拍他的肩膀下巴冲四月方向点了点,长宁微不可见的弯了弯嘴角,这家伙总是默不作声,却做了许多事情。

  “你们稍等片刻,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说罢便钻进了空间的小屋里头。

  苏柔一人躲得远远的荡着秋千,看上去满腹心事的样子。小朵走过去,从背后搂着苏柔的脖子说道:“苏苏你那么那么多天没见到我,居然都不想我,都不给我个热情的拥抱。”

  “怎么会呢,我可想我家朵了,想你想得心都疼了,”苏柔脸上挤出了点笑容,捏了捏小朵俏挺的鼻子说道:“来,亲亲。”然后两人亲昵的蹭了蹭鼻尖,搂着小朵并排坐在秋千上。

  苏柔轻轻的,将头靠在小朵的肩膀上,秋千轻轻的荡着,偶尔有一两只荧光蝶飞过,绕着秋千飞了两圈又飞远,是难得静好的时光。

  “我跟他,相知于微时。”蓦的,苏柔开口说道,并没有解释他是谁,小朵在一旁也没有发问,只是安静的听着……

  数千年前,昆仑山之巅,灵力充裕,有大量精怪修炼。那时候的昆仑山,还是支撑上界的天柱。圣兽玄武,就是在这座山上修炼成了人形,并拜了上古神祗隐华为师,镇守昆仑山。因其容颜姣好,如流风回雪,赐名,观止。

  山峦有峰,必有丘壑。在昆仑山的最低处,沉淀了许多俗世间的乌杂之气,受山中灵力滋养,长年累月,这些乌杂之气竟然好似有了灵性般。

  观止察觉此处异常,时常前来巡视……

  隐华路过此处时候,也来过此处,看着这些乌杂之气,又看了看观止,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日后若是此处生出凶兽,不用诛杀,也是应了因果。”便走了

  一日,小朵,应该是前世的小朵游历至此,机缘巧合,掉落了一颗把玩了数千年的东海柔珠,柔珠可治愈万物,可让精怪们拥有内丹,可让无病之人吃了享有天人之寿。

  一切是巧合却又像是命中注定,乌杂之气修了成兽形,山河震荡,四凶饕餮,成形!

  观止见凶兽成形,本已动了杀念,然而有违师尊的教导,杀念刚动便被他强压了下去。

  “鸿蒙初开,分天地,我遵循天道,升至上界,掌管世间光明正道,”隐华轻轻摸了摸在一旁趴着酣睡的阿蛮的头,继续对他们说道:“我的妹妹,朵,遵循地道,掌管三界的阴暗。万物存在,都有其因由,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不破坏因由,遵循自然之理的前提下,去保护世间的存在。”

  在观止问隐华为何不诛杀所有世间凶恶之物时,师尊是这么回答他的。

  于是,他日日都来这跟凶兽阐述佛礼,虽然它不一定听得懂,也希望能通过这种耳濡目染的方式稍加约束凶兽的行为,克制凶兽的凶性。

  幼兽常把第一眼看到的人,当做最亲近的人,饕餮也不能免俗。饕餮听不懂观止的日日念叨的内容究竟是什么,只是觉得,这个漂亮得不得了的人,每天都来陪着他,声音,很好听。

  此后又是数年,那天似乎有着数千年最灿烂的暖阳,凶兽修成人形,一时间昆仑山上所有乌杂之气都齐齐聚拢,环绕空中,慢慢化成人形,却是化为女身,风姿绰绰,媚眼如丝,肌理细腻骨肉匀。

  自空中飘下,观止伸手接住了她,脱下了自己的外衣,给她披上。

  观止喊她,苏柔。

  凶兽就算成了人形,也是顺应凶兽的习性想要随心所欲的活着,骨子里更没有什么向善的因子,她靠着吸收人的却因为观止的时常约束,并没有变得顽劣至极。

  “观止,那个人,看上去好像很好吃。”

  “不可!”

  “观止,阿蛮看上去好像很可口。”

  “不可。”

  “观止,这天上的白云看上去好像很甜。”

  “不可……”

  观止便去人间界学了厨艺,日日给她做许多好吃的,就怕她哪天凶性大发把昆仑山能见到的活物都给吞了。

  一日,观止在昆仑山巅的天池旁闭目打坐,苏柔悄悄靠近,也不知道是那天昆仑山起的风特别甜,还是树影间打下的光影特别温柔。

  苏柔就在他边上这么看着他,看他的几缕发丝轻轻被风吹到唇边,等她回过神,他们的唇已经贴到了一处,观止蓦的睁开眼,四目相对,却忍不住加深了这个吻……

  蓦然,观止推开她,仓惶逃走。再后来,观止便极少出现在她面前,苏柔便经常在昆仑山捣蛋,今日拔了金翅大鹏鸟的毛,明日偷吃芦花鸡家的蛋,引得百兽纷纷到观止面前倒苦水。

  每每如此,观止都会把她喊去,絮絮叨叨的跟她说一堆天下大道。苏柔听不懂,苏柔只是想见他,他们之间,因为那天,变得不同了,观止在躲着她,她知道。

  “观止,我喜欢你,可以吗?”

  “不可以!”观止从未如此严肃的跟她说过话。

  那之后,苏柔很久没有见到观止了,不管她如何调皮捣蛋,观止好像从她生活彻底消失了一样。

  再后来,他受他师尊点拨,修行成圣,四圣兽齐聚,要离开昆仑山,前往上界。

  苏柔苦苦挽留无果,指着天说道,“你要上天,我便吞了这个天,你要下海,我便饮了这海,你要护着人界,我便让人界生灵涂炭!”

  观止还是走了,没有回头……

  她在昆仑山静静坐着,坐了七七四十九日,风雨不动,仿佛被抽空了灵魂的木偶……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