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空间修仙之圈宠日常

第二十二章 昆仑山(8)

空间修仙之圈宠日常 水如兰 2374 2020-09-05 00:57:33

  这两人一个真敢说,一个真敢附和,让苏柔一时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慕安在一旁看到苏柔一脸无语的模样,手指指着苏柔,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也有语塞的时候,哈哈哈哈。”

  “走吧,我们去苏柔诞生之地,苏柔带路。”擅于总结重点的长宁又开口了。

  还好有长宁在,在他没回来之前,他们四个商量事情,天天跑题。往往一件像晚上该吃什么的小事,都能讨论几个小时。

  苏柔开心的应道:“好嘞,大家跟我走。”然后还煞有其事的变了个小旗子举在手上,一步当先,走在了众人前面。

  小朵配合的在后面鼓掌,说道:“厉害啊苏苏,这样就是导游苏了,哈哈,给你点赞。”

  慕安下意识的放慢脚步,离她们两远了点。虽然现在四下无人,还是装作不太熟的样子为妙,太丢脸了。

  众人一路说笑打闹,不知不觉就接近了目的地。

  通往昆仑山低谷的地方却被大片的有毒的荆棘挡住了去路,四月正要施法将其除去,小朵小手一挥,说道:“不用,杀鸡焉用牛刀,让我来。”

  然后用自认最潇洒的姿势往前走了几步,拿下头上的开天斧,放在手心,开天斧变大。

  小朵花里胡哨的摆了几个“威武雄壮”的姿势,“嘿,哈……”的给自己胡乱配了一通音,然后临空一劈。

  “哇,小朵好帅。”苏柔配合的在一边鼓掌。

  小朵和苏柔的相处模式,有点像相声里头一个捧哏一个逗哏。在她们俩其中一个人有意外之举时候,另一个人一定非常配合地给对方“鼓励”。

  “嘿嘿。”小朵回过头冲苏柔比了个剪刀手。

  被开天斧斧风劈开的地方,荆棘的残骸四散。可是这些荆棘只分开了短短一瞬间,居然又迅速长出,密密麻麻的再度布满了刚才已经是空地的地方。

  小朵看到吃了一惊,顿了片刻,心里有些不服气。她起手又是一劈,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小朵省去了刚才花里胡哨的招式,再劈了一次,还是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小朵感觉自己已经数不清到底试了几次,只觉得双手都发麻了,气喘吁吁。

  四月有些心疼,给她擦了擦汗,说道:“算了,别试了,我直接烧了它们吧。”

  话音刚落,四月手成掌式向前一挥,一团凶气凝结的火焰气势汹汹得飞到荆棘丛中,瞬间就成燎原之势。

  火势蔓延,被火烧没的荆棘又迅速长出。众人吃惊,被火光逼得后退了几步。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看向彼此,都从彼此眼睛里头看到了疑惑和不解。见火烧无用,四月长袖一扬,火焰随着他袖子起的风渐渐熄灭。

  “一会我用地坤劈山术把荆棘直接劈开,然后用风阵为助力,大家直接用飞身术过去吧。”长宁见状,向前几步说道。

  众人一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总得试试,纷纷点头。

  长宁脚下一踏,双手展开,念道:“无主之物,承天而时行,雷以动之,风以散之,破!”地坤劈山术起!

  随着他声音落下,手势往荆棘丛一劈,荆棘丛被劈开了一道比刚才几次都要大了许多倍的缺口。

  长宁脚下一踏,起了个风阵,喝道:“走!”

  众人默契地用了飞身术往前飞串而去,四月伸手一搂小朵的腰就紧随其后。

  在他们身后,荆棘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飞快的恢复原状。

  惊险万分,他们飞到了出口,荆棘丛也堪堪在下一秒迅速恢复成长宁没劈开时候的样子。

  众人回过头看向他们经过的地方,一时都有些惊魂未定。

  当一切归于平静,四月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手贴着小朵腰部玲珑的曲线,就像被烫到了一样,他立刻缩回了手。

  小朵本来还未站稳,四月俶尔缩回了手,小朵身子往后倒去,惊叫了声:“啊~”

  她声音还未落下,四月已经重新揽住了她的腰,把她揽回了他的怀里,一时俩人四目相对。

  小朵觉得四月的呼吸带着微微青草的香味轻轻吹到她的脸上,瞬间吹红了她一整张俏脸。四月看她羞赧的模样,也一时迷了眼睛,不觉有些意乱神迷。

  “咳咳。”苏柔在一边咳了两声,虽然她不太想破坏气氛,但是现在这个真不是“谈情说爱”的好时候。

  听到这声咳嗽,两人迅速分开。四月松手后,手还虚扶在小朵身侧,以防她再站立不稳。

  “咱们是不是越来越像灯泡了?”苏柔小声跟身旁的慕安嘀咕着。

  “自信点,把像去掉。”慕安撇撇嘴说道。

  四月和小朵这两个岁数加起来都快与天同寿的人,周身每天都好像围绕着少女漫画才有的粉色泡泡,最近更是有越来越过分的趋势。

  只有长宁,连眉毛都没多抬一下,他已经在探查周围的情况了。

  在荆棘之后,是一片乱石堆砌的山谷。跟小峪峡谷很像,这里也是寸草不生。

  不一样的是,小峪峡谷是被烧焦的痕迹,而这里,带着古道西风瘦马那样的意境。

  “苏柔,是这里吗?”长宁问道。

  苏柔点点头,说道:“就是这里。唉,我就不明白了,怎么我出生地和陨落地都是寸草不生呢。”

  “还能因为什么,因为你太‘丑’,草木都被‘吓死’了呗。”慕安调侃道。

  苏柔头都没抬,扬手凶气化形就往慕安的方向丢了过去。慕安险险躲过,他后头的一片荆棘又被齐齐斩断,有一些残骸还落到他的脚边。

  慕安回头望了被劈开正在挣扎恢复的荆棘,怪叫一声:“你来真的!”

  “什么玩意蒸的煮的,你给我站着别动!”苏柔说着,手中又聚集起了凶气。

  “不动?傻子才不动呢。”慕安边说着边灵活地躲开。

  “来,让姐姐在你俊俏的小脸蛋上画上一幅水墨丹青,保证所有人见到你都如痴如醉。”苏柔以凶气凝结成散发着黑气的一把匕首,舌头在匕首上舔了舔,“狞笑”道。

  慕安一手抚着胸口,用手指着她说:“你纯粹是嫉妒我比你好看,哎呀我好柔弱。”边说着,边躲到了长宁的身后。

  客观评价,慕安的颜值,确实比大多数女人还好看。不过这话这个时候从他自己嘴里说出来,可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了。

  长宁默默地向前挪了两步,不作死就不会死,目前正在“作死”的慕安,他也是爱莫能助啊。

  其实主要原因是,他觉得这个热闹还挺好看的。

  四月也默默地把小朵拉到一边准备“吃瓜”。年度大戏啊,如果这时候有花生瓜子啤酒,更是再好不过了。

  “你们,你们‘助纣为虐’,我真是白疼你们几个了。”慕安的手指颤抖着指着躲到一边给苏柔腾地方的四月、长宁和小朵。

  “哦?助纣为虐?谁是纣,嗯?”苏柔露出了她觉得最为“温柔”的微笑,慢慢得靠近慕安。

  “不,你不要过来,啊……”一时间,慕安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昆仑山,惊起飞鸟无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