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空间修仙之圈宠日常

第二十八章 道别

空间修仙之圈宠日常 水如兰 2073 2020-09-11 00:21:14

  光是见他眉头嘴角的小动作,以苏柔对他的了解,立刻就知道了长宁说的那些,应该八九不离十是真的了。

  苏柔叹了口气,身躯微颤,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她忽然很想坐在地上,再倒杯慕安常给她酿的青梅酒,每次她各种不开心了,他就能给她倒一杯。也不知道那家伙现在在干嘛,刚才“调戏”完了他,是不是还呆呆的像个傻子一样坐在那。苏柔的思绪飘了好远,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怎么不知不觉想到那个“二傻子”身上去了。

  其实在她来见观止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她能大概猜到观止会对她说什么。

  只是见到他之后,她忽然想起了许多从前,从她出生到他们的分离,想起昆仑山天池的那个吻,想起林间授她术法。她第一次挽发是他去人间界学的,她当年的衣裙是他密密缝制的……

  那么多的曾经,都抵不过世间万物需要他守护,都敌不过他坚持的天道。凶兽活于世间,本就是随心处世的,她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他对她那么好,还舍得离开她?

  回忆的美好,随着他的离开,被统统打碎,只剩下一地的玻璃碴子。

  她在他走后只有小朵,他却要夺走,现在呢,又为她做这些,让她在玻璃碴子里头找糖吃?

  “为什么你每次都是这样,永远云淡风轻,永远要我去猜测你的想法。”苏柔扶额,用手抓乱了自己的头发,情绪显得有些暴躁,又感觉有些可笑,“我真的无法理解你,当年你们拼尽全力要小朵应承天道,我们立场已经对立,为何又要帮我留住魂力碎片?”

  观止终于抬起眼帘,看了她一眼,他的手不自觉握紧成拳,放在身侧。

  仿佛在组织语言,过了好一会,观止才说道:“你的魂力碎片,我用上古禁术,统统都帮你保留了。可是,你得自己去找,我不知道它们都在哪里。至于你能入轮回,那不是我做的。当初我找去小峪山谷的时候,就看到你为了将上仙送入轮回选择生祭。而你没看到的是,混沌强行用地坤轮回术,逆转天命,以半身修为为代价将你一起送入轮回境。”

  他当时用完上古禁术之后,被术法反噬,昏睡了数百年,这个他没有对苏柔说。所以除了白泽被他好好圈养在昆仑山,魂力碎片到底生成了几头圣兽,又去了哪里他确实是不知道的。

  慕安居然为她做了这些,他从未跟她说过。苏柔现在心里五味杂陈,她想立刻回到那个“二傻子”身边。回到他身边做什么呢,苏柔不知道,只是忽然很想见他。

  “你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么?。”

  观止张了张口,他不知道还能说点什么。他是四圣,她是四凶,本就是不同世界的。还能说什么呢,说他愿意枉顾世间所有,不理会师尊遗命守护上界,只跟她相守?

  况且他们四个要维护自然法则让上仙去应劫,他们俩,连立场都是相左的。没有任何可能性的事情,说了又有何用呢。

  苏柔蓦然抬起头,直直看着他的眼睛,是该给这个感情画个句号了。她下定了决心,问出了她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你喜欢我么?”

  观止的指甲深深陷入了掌心,只能靠一些痛觉,提醒自己现在要理智,做最正确的事情。

  又是一段很长时间的沉默,长到苏柔觉得他应该不会再开口说些什么了。

  观止俶尔把拳一松,声音比平时听起来还要冰冷,“我喜欢你,跟喜欢这世间万物是一样的。我会做这些,只是因为我的师尊曾经说过,你生于昆仑,引导照顾你是我的责任。”

  “呵呵,责任?”苏柔轻笑一声,重复了他的话。不知道为何,听他说这话她并不觉得意外。其实答案她早就知道了,只是问个明白说个明白,是给自己的一个仪式。

  “柔柔,几千年了,不要再回头看了。你对我,只是依赖,而我对你,并无男女之情。”观止深吸一口气,仿佛这样才有办法好好说话,他觉得吸入肺中的空气带了刺骨的寒意。

  又是一阵死一般的沉默……

  苏柔伸手,既然知道了答案,沉溺过去毫无意义,她语气冷淡地说道:“玉珏,还你。以后都不需要了。”

  见观止久久不伸手接,苏柔放开拿着玉珏的手,玉珏直接掉在地上。

  苏柔蓦的转身,她忽然感觉很轻松,她想回去找小朵喝个几千杯,因为压在心口几千年的大石头终于搬走了,“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些,当我欠你个人情。日后,只要不是对我的伙伴不利的事情,上天下海,哪怕要我的命,我凶兽饕餮必定帮你办到。君子一诺,虽死不悔!”

  几千年了,昨日之日不可留,每个人都要向前。过去的感情,就像泛黄的老照片,只适合偶尔拿出来看一眼,她从来不是什么拿得起放不下的小女子。

  观止在苏柔身后张了张口,手微微抬起,似乎想挽留。可是他终究,什么都没说。这样其实很好,他照顾长大的小姑娘,终于可以走出去迎接新的生活了。

  苏柔脚下一踏坤阵,离开了昆仑山,走得毫不犹豫。

  他们之间,这次,真的结束了。

  观止在原地,看着苏柔离去的方向,久久没有动作。

  阿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他的身边,一手扶着有些站立不稳的他。

  观止对阿蛮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他看着地上的玉珏,蹲下,弯腰欲捡起玉珏。“噗”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喷出,阿蛮在旁边惊叫一声:“观止……”

  阿蛮立刻给观止身体注入灵气,稳住他的心神。

  观止斜斜靠在阿蛮身上,平静了一会儿,“走吧,回去。”

  阿蛮叹息一声,他真的不懂他这个同伴的七窍玲珑心思,他觉得只是喜欢和不喜欢这种特别简单的一件事,为什么可以拐这么多个弯。这样折磨自己真的好么?

  阿蛮匍匐在地上,慢慢恢复成白虎的原形,将观止驮在背上,往苏柔刚才离开的相反的方向腾云而去。

  两人就此渐行渐远……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