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空间修仙之圈宠日常

第四十章 槐江山(10)

空间修仙之圈宠日常 水如兰 2060 2020-09-20 11:00:00

  这一阵箭雨,英招身上的幽蓝火焰居然无法全数溶解,英招发出一声响彻天际的痛吟,从空中向地上重重跌落。“轰隆”一声巨响,地上扬起漫天烟尘。

  长宁在半空,因为惦记不远处小朵他们几个的状况,并未细看英招是否身死,脚下风阵一踏,急急往那处赶去。

  小朵这,本来和火常然打得正酣,忽然英招的痛呼响彻天际,这些火常然好像得了什么信号一样,尽数遁逃。

  小朵正举着开天斧舞得是虎虎生风,忽然劈了个寂寞,眨了眨眼,感觉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不会吧,又跑了?

  慕安解决完了就近的几只火常然,就看原本涌出的火常然居然尽数退去,往前追了几步,又怕中了调虎离山,留小朵他们三个在原地十分不妥当,止住了脚步。

  而且慕安有一种感觉,这些兽的目标,似乎是小朵。慕安跟四月对视一眼,从对方眼里都看到了疑虑和担忧。

  苏柔见四下恢复了平静,额间如豆的汗滴到了地上,终于支撑不住向前倒去。慕安一惊,瞬身接住了她倒下的身形,看着四月说:“四月你快来看看,小柔怎么了。”

  四月抚了抚自己有些难受的胸口,咽下口中的腥气,刚才灵力消耗得有些大了。四月强打精神,双掌合十往苏柔那处一抬,就要放地坤大治愈术。这时候,本来凝聚在苏柔周身的四月的治愈之气,居然被苏柔身体尽数弹开。

  四月始料未及,一时没站稳,就向后倒去,小朵一揽四月的腰在空中转了两圈才卸了力道站稳。就见他们两呈现一个小朵揽四月的腰,而四月扶住小朵肩膀想维持平衡的姿势,四目相对,一时呆住了。这姿势好像哪里不对,好像性别互换了?

  长宁踏着风阵回来之后,看到地就是这么个场景。他见四周已经没了别的敌人,又看四月和小朵,觉得是不是自己眼睛花了,这什么姿势?之后他才留意到倒在地上的苏柔,脸白得几近透明,好像下一秒就会消散在风里。

  长宁见状,急问:“怎么回事,苏柔这是怎么了?”四月已经和小朵分开了身形,现下不是害羞的时候,说道:“无法用地坤大治愈术,也无法用任何灵力注入苏柔体内检查她的灵力流动,尽数被弹开了。”

  长宁默然,四月是他们几个当中,治愈术和恢复术用得最好的,甚至隐隐超越了上界的许多医术了得圣兽。连他都说无法,该如何是好?

  慕安急得眼眶微红,看看小朵又看看四月和长宁。他们现在也不敢轻易搬动苏柔,都不知道她伤到哪里了,万一移动一下伤上加伤呢?

  这个时候,长宁怀里的小荧惑探出脑袋来,看了一眼苏柔,“嘶,这凶兽的身上,怎么闪着圣兽才有的圣洁之光?”它觉得自己是不是眼睛花了,从长宁怀里跳在地上,摸了摸苏柔。这是凶兽进化还是退化了?

  小荧惑手中积蓄着三足金乌身上才有的太阳圣火,就要贴在苏柔身上,慕安伸出手隔开,眼里有杀气。这小家伙想做什么?用圣火烧苏柔么,他还没死呢!

  小荧惑有些急,要不是看在仙上的份上,他才不管这闲事呢。仙上自然指小朵,目前天上地下,除了她,也没人有哪个人有那个辈分让人尊称“仙上”了。

  小荧惑回过头,看着小朵,比了比手上的炎炎圣火,指了指苏柔。他不太方便开口说话,因为他现在只是头小圣兽啊,演戏要演全套啊。希望小朵能够明白他的意思,隐华仙上保佑啊,这饕餮眼看都要挂了。

  小朵隐隐好像看懂了这小荧惑眼里的焦急和手势,对慕安说:“让他试试,我们这么多人在呢,他不敢起别的心思。”嘴里是劝慕安的话,但是小荧惑却生生听出了威胁的意思,不禁抖了抖他的小身板。

  慕安听到这话,方才移开了挡在苏柔身侧的手。小荧惑手上再次积蓄起太阳圣火,缓缓贴到了苏柔身上。圣火在贴到苏柔肌肤时候,就在被肉眼可见的速度吸收,苏柔苍白的脸色居然逐渐恢复正常。

  众人一看,心下渐安。小朵说:“会不会是上次苏苏吸收的白泽是圣兽的缘由,所以圣兽的力量和凶兽的力量正在在苏苏体内找寻平衡点呢?”

  四月沉吟半晌,说道:“这么说也不无道理。”实际上,这种上古禁术,古往今来也只在苏柔身上用过,毕竟会自愿生祭的凶兽着实不多,所以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了。可能观止在,都无法解释现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自愿生祭,是在三界都不留自己的一丝生机的做法,只为换一人轮回,不计后果的。而且这个过程中,但凡有一丝犹豫,都会失败。正常凶兽本体被毁,比如长宁,但凡留了一丝生机,慢慢都能重新凝结成形。

  当年苏柔因为身怀小朵半身修为,灵力与小朵最为相近,也只她一人冲破小朵设在身边的禁制,用她的生祭留住小朵。小朵设禁制阻止所有人靠近的目的,本来是只想一人面对天劫的。

  四月回忆起数百年前最不想记起的那一天,不禁紧紧握住了拳头,胸口气息微窒。原来只是回忆,那种痛苦都让他不能承受了吗?四月看着他身边的伙伴们,那一天他失去了太多了,还好,现在,他们都回来了。

  慕安见苏柔渐渐好转了,才松下心神,抬头看了一下他的伙伴们。不看不要紧,一看,惊道:“四月你怎么吐血了?”原本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苏柔身上,连四月自己都没留意,自己唇角流出血来。

  “四月!”小朵惊叫,手扶到了四月的手臂和腰间。她心里有些发慌了,“四月,你怎么了,你觉得哪里不舒服?”小朵边说着边扶四月坐下。

  “咳,咳咳……”四月本来想说话的,一张口却只能咳嗽,只好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长宁手上蓄气,贴到四月背上,说道:“凝神。”

  四月闭目调息,感受体内气息渐渐平稳。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