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第二章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一只大壮 2017 2020-08-23 22:32:03

  陈予瓷迫切想出去玩,将点心盘塞给男人,打起十二分精神,不到一炷香时间就将整个阵法完美复制下来,她仰着娇俏可爱的小脸看着奎叔。

  阵法图案晦涩难懂,就算是记下来也不容易,她很明显是死记硬背将阵法纹路拓印下来,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虽然三公主的心思不在修炼上,但是天赋没话说。

  他刚想开口答应,神识便感应到有人靠近,“有人来了。”说完便瞬间消失在她面前。

  奎叔从不在外人面前露面,除了她的贴身婢女翎清,整个皇宫恐怕也只有她的便宜父皇知道他的存在。每当有外人来的时候就会像刚才那般消失。

  不一会拐角处出现一位身着嫩黄色罗裙的小姑娘,冰天雪地间她也仅仅是在外面套了件小马甲,肩背挺直,小小年纪已有倾城之姿。明明只比她大三岁,却真心的将她当妹妹处处照顾,来人正是南越国的二公主陈念霖。

  “皇姐!”

  陈念霖来了奎叔就不方便出面了,她也就不用被迫练功了,真是人美又给力!

  “我好久没看到你了,有点想你。”小姑娘一脸认真的说着,俯下身抱了抱算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妹。

  被抱的小女孩笑眯眯的,陈念霖身上自带一股兰香,十分好闻。

  十岁前陈念霖会经常来找她玩,十岁后陈念霖被送到五大灵院学习,每天都有课,来瓷馨宫的次数骤然减少,只能在功课不忙的时候过来看看她。

  五大灵院分别是:灵剑院、武体院、古乐院、摹画院、溶丹院。陈念霖是药修,在溶丹院学习。

  陈念霖掏出一个玉瓶地给她,又掏出油纸包裹的东西,她小声的道:“玉瓶里装的是我炼的通泻散,吃了叫人一天都上吐下泻,不会危及性命,若是宫中有不长眼的奴才欺负你,你就让翎清在她饭菜里下。”

  待陈予瓷将玉瓶收好她才又开口:“这是太子哥哥让我带给你的,我今天在学院里碰到他了,他让我和你说,小孩子就要多吃点肉才能长高。”

  陈念霖还有功课在身,将东西带到后姐妹二人又说了些悄悄话便走了。

  被人惦记的感觉很好,她五岁那年测试灵根,五块神石没有一块有反应,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没说话,南越国的五公主是个不能修炼的普通人。

  她在宫中的处境远不如其他几位皇子公主。

  其实她并不是不能修炼,奎叔说,她母亲是术士,术士修炼从不需要媒介。

  普通人只能通过媒介才能将灵力的威力最大化,若是直接使用灵力,对灵海的损害很大。

  可是她不一样,她摊开五指,掌心浮出一抹乳白色的漩涡,肉眼可见的周围空中的灵力都朝她手中汇聚。

  她的灵海充盈,甚至有饱涨感。

  一掌朝旁的梅树挥出,树枝上的雪二次降落,梅树拦腰处出现裂痕,轰的一声倒地,树墩切口平整。

  奎叔不知何时重新出现在她身边,梅树上还残留着化成剑的灵气,这一幕何其相似,仿佛勾起他的回忆,小时候,小姐也是这么出招的...

  “嗡~”

  他回过神,以他为圆心,周身三尺处形成一个光圈,下一秒冲天而起,将他围在其中。

  另一边的小女孩手里握着同婴儿手臂般粗细的毛笔笑眯眯的看着他,这阵法极其眼熟,恰好就是他之前在雪地上画的。

  这个阵法算是画修五阶后期,可她灵力特殊,竟然将这画阵威力发展成六阶中期。

  冷硬的面孔下闪过一丝无奈和好笑,他衣袖一挥直接硬破了这阵法。

  符文图案瞬间溃散在天地间,陈予瓷抬头看消失的阵法,对奎叔深不可测的实力又有了新的认识。

  她刚才画的是禁锢阵,没想到在奎叔抬手间便被硬破开来。

  她小手背后,像个小老头似的叹了口气准备回房,没想到脚下一拌直接摔了个狗吃屎,回头一看,左脚处有个小阵法。再抬头奎叔又消失不见了。

  她错了,她不应该去挑战奎叔的威严,现在可好了,被人禁锢在雪地里。奎叔的画道起码到了结丹后期,这么小的阵法纹路更细,方才在她眼皮子地下完成的,狗是真的狗。

  陈予瓷撇嘴,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研究这玩意该怎么解。

  一个时辰过去了,她毫无头绪,她只好放弃面子开始大叫起来:“奎叔奎叔!救命啊!奎叔救命啊!!翎清快出来!!”

  她嚎了好久那个黑衣男人都没出现,不正常的是她的贴身婢女竟然也没出现。

  陈予瓷觉得奇怪,朝宫内嚷嚷:“翎清,翎清!你在干嘛呀翎清!”

  “五公主,房间门口有画阵,我解不开!”

  她听到翎清用神识递过来的声音,没想到奎叔居然能狗到这种地步!不让翎清来帮她!

  陈予瓷小脸都气红了,闭上嘴准备自食其力,忽然一道剑气斩在她左脚的阵法处,那光芒绽开便渐渐溃散开来。

  我滴个乖乖,若是那道剑气再歪一点,准能将她整条腿都砍下来。

  她方才仅仅在他出手时才发现他的存在,来人修为不低。

  那少年十二三岁左右,浓密的长发被玉脂束起,月牙色的衣袍衬他皮肤细腻光滑。

  陈予瓷愣了神,如此天人之姿是她在这活到八岁以来第一次见到,那狭长的眸子淡淡的瞥她一眼,未言一语便转身离去。

  “等一下!”

  如此绝色见过一次便会念念不忘,绝对不是宫里的人,不管是异世还是南越国,这绝对是她见过最帅的!出于礼貌,她也要好好答谢一番!

  那背影快消失在她眼前,她立马调动灵力,脚下生风。若是有旁人在,便能看到她的身影只剩残影!

  那少年在拐角处慢慢停了下来,陈予瓷这也是第一次用上灵力追人,还不是很熟练,一头撞上那少年。

  “诶呦!”

  在撞上的那刹那,仿佛有股柔软的屏障挡在二人之间,她摔倒在地时再次感受到那股柔和的力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