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第三章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一只大壮 2024 2020-08-24 01:55:04

  “小瓷?”

  明黄色长袍上的沧海龙腾栩栩如生,身量挺拔,俊朗的面孔不失少年气,看不出是三十多岁的人。

  身为一国之君,他即便没有过多表情也自带威严,在瞧见小女儿冒失出现时,脸上终是多了一抹笑意。

  她拍了拍裙摆上的灰,利落的行了一礼,脆生生的喊了句父皇。

  然后再自以为暗戳戳的瞟了几眼旁边的少年,装作不经意的问道:“父皇,这位是?”

  演技极其浮夸,瑞辰帝压了压嘴角的弧度,配合她劣质的演出道:“这位是薛大将军薛永平的嫡长子,薛佑安。”

  薛永平她知道,在她出生之前就驻守边城,抵御弑魔,忠心耿耿,是南越国实打实的老将。

  多年来薛家不曾活动在临江成,难怪如此绝色她现在才见到!

  “原来如此,久闻薛将军大名,今日见了世子哥哥,不难想薛将军是何其风姿。”

  小姑娘小嘴一张,明里暗里夸赞的词不要钱的丢出,她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这波彩虹屁简直满分。

  薛佑安听完脸上毫无波澜,依旧是那翩翩公子,微微拱手道:“公主过奖。”

  陈予瓷准备下一波彩虹屁,瑞辰帝不欲再看小女儿丢人,连忙打住道:“你且随朕去宣明殿,小瓷,你该干嘛干嘛去。”

  “是~”可惜了,她还想和人多说会话,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她叉着腰叹了口气。

  ......

  橘红的夕阳撒在街道上,道路上的雪被人打扫干净,两旁有高高飘起的商铺招牌旗号,商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偶有一声马嘶长鸣,十分热闹。

  这是陈予瓷第二次出宫,贴身侍女翎清如同守护神般替她挡去人流。

  她如同上次,一副小少爷的打扮,不同上次奎叔拎着她翻过宫墙,这次她手持令牌,正大光明的从宫门出来的。

  此举落在世人眼中,无疑是瑞辰帝放弃五公主,让她成为一个毫无作为的闲散公主。

  这恰好如了陈予瓷的意,若是她真的不能修炼就好了,每天吃喝玩乐,日子多滋润了,不过这是不可能的,每天被奎叔监督着,想偷懒根本就是做梦。

  不知不觉她叹了口气,翎清疑惑的看着她问道:“五....小少爷,怎么了?”

  “没事,走,逛逛。”

  街上有不少俗食,虽然对修士的身体没有任何帮助,但胜在美味,生意倒是不错。

  宫内御膳房的食材都是天地灵物,有不少的奇珍异宝,对扩通经脉增加体质有非常大的作用。

  可味道一般,吃多了便味同嚼蜡。出了宫想吃啥吃啥,没人管着她,没一会翎清手上便抱了不少用油纸包裹的俗食。

  突然翎清停下脚步,陈予瓷似有所感,放出神识。距她们一里外的小巷有细微的灵力波动,但奇怪就在似乎有道屏障挡住她的神识。

  这点难不倒她,待神识穿过屏障后竟是两方人马在交手,她刚想叫翎清去报个官,突然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小小少年被侍卫护在身后,往日充满炽热的眼中此刻一片沉寂。

  和上回的模样判若两人,若是她没记错,其名为萧无尽。

  若说薛家守在边城是南越国的守护神,那萧家就是南越国著名军师,薛萧两家一文一武,两家世代忠良守护着南越国。

  据她所知,萧家这一辈只出了萧无尽一个男丁。

  “翎清!”

  翎清同样发现了古怪之处,立马领意,人消失在原地。

  陈予瓷从储存袋中拿出如婴儿手臂粗细的毛笔,凭空在空中比划着,乳白色的灵力凭空在空中出现,形成一个个晦涩难懂的符号和图案。

  落笔阵成!一切在瞬息间完成。

  萧无尽从晗雪居回家途中竟遇人埋伏,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不知道用了何法器,外面竟没人发现这的战况,萧家军被杀的措手不及,最后只剩几人死死守在萧无尽身边。

  “我已传音本家,再撑一会!”负伤的侍卫长下达死令,这是让他们最后拼死撑到援兵。

  “是!”

  守护在他身旁的侍卫一个个减少,不断有人倒下,小少年站在萧家军用尸体铸成的安全区后,攒紧拳头。

  往日里陪他修炼的人,替他摆平祸事的人,带他上树掏鸟窝的人....一个个的消失于这世间。

  最后一人倒下时恰好跪在他面前,猩红的血喷溅而出,脸上传来温热的触感。

  萧无尽抬手,不敢相信,那尚有余温的血液的主人,已经消失在这世间。

  剑意略过尸山,脸上的皮肤甚至能感受其锋利,他愣怔的站在原地。

  “翁!”

  剑意被一道屏障挡下,下一秒一抹身影出现在他眼前。

  他失望的垂下眼帘,指甲嵌入掌心,不想再有人因他而死了,“你一个人打不过他们的,你走吧。”

  “我可不是一个人。”

  翎清的手中出现一把半人高的大剑,而对面黑衣人的脚边接连亮起光圈。

  光圈形成屏障,将黑衣人围在其中,空中闪烁的符形延出金丝,束缚住他们的四肢。

  翎清借此机会立马跟上。

  画阵的光越来越虚弱,三息间溃散开来,黑衣人恢复了自由对上翎清,双手难敌四拳,翎清不一会便落入下分。

  “铮~”巷深处传来古朴的琴音,空间以肉眼可见的扭曲了一下。不少黑衣人耳朵渗出鲜血,有人捂住耳朵大吼道:“护住神海,有乐修!”

  这番变故给了翎清喘息的机会,而萧家军不负众望终于赶到,制住剩余的黑衣人。

  .....

  陈予瓷深知自己的画阵坚持不了多久,奎叔也不知道去哪里了,翎清一个人肯定打不过那么多黑衣人,她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从晗雪居中出来。

  “薛世子!”

  ......

  神识探到萧家军出现后,她忍不住长舒一口气。

  这是她第一次用奎叔教的画阵实战,看到萧无尽平安,她一直提着的心终于落回原位。

  开玩笑,萧家唯一的独苗苗,若是没了,朝野必然震动,瑞辰帝少不了忙。作为干啥啥不行漏风第一名的小棉袄,她难得保暖了一次。

  

一只大壮

干啥啥不行,漏风第一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