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第四章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一只大壮 2001 2020-08-25 00:39:19

  少年的双手还轻抚在琴弦上,方才那威力极大的神海攻击便是出自他手。

  陈予瓷回头便对上少年淡漠的脸庞,一双狭长的凤眸带了些许打量。

  她这才想起来,前些日子在宫中以南越国五公主的身份和他见了面,今日又一身少年打扮出现在他面前,而他显然眼睛不瞎,已经认出来了。

  突然她收到翎清的传音:公主,你要出面么?

  她没有立即回复翎清,而是转头去看薛佑安。

  “此事我不宜出面,世子可否帮我一忙?”

  小姑娘小小一只,可是任谁同她交流都不会觉得她是个小孩。

  薛佑安心中觉得有趣,面上却不显,开口道:“公主言重,此乃臣分内之事。”

  ......

  翩翩少年出现在巷口,幽暗的小巷与他身上的气质格格不入,身边跟着的小书童一样气度不凡,大大的杏眸忽闪忽闪的,冰雪可爱。

  这二人一出现不难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在下薛佑安。”少年微微拱手表明身份,同时陈予瓷给翎清传音:过来。

  翎清明白她不想暴露身份,站定在陈予瓷身边后收起半人高的灵剑。

  “果然虎父无犬子,世子今日出手相助之恩,我萧岚昇,没齿难忘!”

  男人一身玄色长袍,松开拉着萧无尽的手朝少年拱手,往日里笑眯眯的狐狸眼此时无比正经。

  “昇叔不必如此,小侄应该的。”少年后退半步,算是承下半礼。

  不骄不燥、不卑不亢、进退有度、容貌无双,少年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间牵动人心,年级尚小便如此出色,难想日后该有如何成就。

  陈予瓷心想:也不知道这么一颗好白菜日后会被谁糟蹋了。

  薛家虽然驻守边城,看似和临江城萧家毫无关系,实际上薛永平和萧岚昇二人是少年知己,即使相隔两地,但交情不浅。

  二人的对话内容在她耳中越来越模糊,原因无他,陈予瓷对上了萧岚昇缩小版的狐狸眼。

  若说萧岚昇是指狡猾的老狐狸,那萧无尽就是略显凶相的狼崽子。

  这头狼崽子重情谊,从第一次见面就看出来了,从小陪伴守护的侍卫因他无一幸免,尚且八岁的孩子此刻眼神有些涣散。

  陈予瓷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八岁,此刻看到萧无尽这般模样也有些于心不忍。

  犹豫了一下后,她站定在他面前。

  “人之所以修炼是为了保护对自己重要的人,现在的你,在危险到来时尚没有自保之力。他们保护你,同时证明你潜力无限。你能做的就是,证明他们的选择没有错,做个有用的人。”

  .....

  坐在揽星阁的屋檐上,红墙绿瓦,万家灯火尽收眼底。

  想起安慰少年的那段话,陈予瓷此时尴尬得能用脚趾抠出三室一厅,没想到有朝一日这鸡汤居然拿从她口中说出来。

  她偏头,即使没有光线,她也清楚的看到男人脸上狰狞的疤痕。

  奎叔感受到她的视线,今日发生之时已经传到宫中,联想小姑娘有些反差的情绪还有翎清欲言又止的表情,不难猜测救下萧家小世子一事有二人的手笔。

  他在小姑娘开口之前问道:“你可知为何此处冷清,宫内人都不愿靠近?”

  陈予瓷一愣,问:“为什么?”

  “前朝一共有是一位皇子五位公主,早夭两子,其中两位皇子两位公主先后在此失足。接二连三的出事,而且还是皇家子嗣,此地被视为不祥之地。前朝皇帝下令焚烧揽星阁,前后三次,每次都天生异变,下起倾盆大雨....”

  “奎叔我突然想起来那个阵法还有一些不熟练,我们回去吧?”

  小姑娘不知何时站起来,一双杏眸忽闪忽闪的看着他,可爱至极。

  林蜀奎将未说完的话咽下,差点被小姑娘欲盖弥彰的怂样气笑,这招也不知道和谁学的。

  被奎叔的鬼故事一打岔,陈予瓷早将乱七八糟的情绪丢到九霄云外去了,若是林蜀奎知道肯定要被气到,谁能想到一个修炼之人如此胆小?

  次日朝堂上瑞辰帝震怒,有人胆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对朝廷重臣家属出手,简直是不将他放在眼里。

  调查一事交给刚从边城回来的薛家嫡子薛佑平,此事可以看出虽然薛永平带伤回城,可薛家依旧圣宠不衰。

  陈予瓷知道后却不这么想,没有万分把握怎敢朝萧家下手?调查一事必然险阻,不知为何,她胸口沉闷,直觉临江城最近不太平。

  瑞辰帝未必没有察觉,接连几日朝廷上气氛沉重。

  陈予瓷自觉不添麻烦,没有在嚷着出宫,练完功就蹲点宫门处等两位哥哥姐姐放学。

  “院里的同学都人心惶惶的,也不知道他们担心个什么劲儿,以为人人都是萧家世子,命那么稀罕呢。”

  暗红色的衣袍和他性格一般,有些暴躁冲动,头发用玉冠高高束起,露出饱满的额头。

  陈奕揽俊美的脸上略显不屑,他旁边的少年一身黑色劲装,气质异于他的火爆,如死水般寂静,闻言眼中没有半分波动。

  “皇兄慎言,若是被父皇知道,又要罚你。”小姑娘矮了半个头,神色扫过后面乌泱泱的婢女随从有些担忧。

  陈奕揽轻哼了一声,眼神扫过随从,明明未发一言,却叫旁人不敢再多言一句。

  他性格有时冲动暴躁,可毕竟是南越国太子,没有点脑子手段,怎叫瑞辰帝满意?

  “皇兄皇姐!”

  一行人刚进宫门便听到小女孩兴奋的叫声,一个小炮弹的身影冲过来却无一人敢拦。

  小女孩助跑起跳,精准的跳进黑衣少年怀中。

  陈奕揽怀中落空,心中不平张口就道:“我这么大个活人你看不见是不是,非要去热脸贴人冷屁股。”

  “开玩笑,奕枫哥伸手接我了好么!”

  陈予瓷伸出脑袋和他争辩,怎么可能热脸贴冷屁股,不存在的,她长得非常有欺骗性,基本没人能拒绝她!

  看到陈念霖后她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道:“奕枫哥我要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