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第六章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一只大壮 2078 2020-08-26 15:56:18

  “筑基后期?”

  林蜀奎看到他身上的灵力涌动,眉梢一挑有些惊讶。

  陈予瓷这才看到来人容貌,古铜色的皮肤,浓密的眉毛下眼窝深邃,鼻梁高挺。这一路好像并不顺利,他裸露在外的胳膊上有大大小小的伤痕,有新有旧。

  他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却不会让人觉得憨厚老实,只听他道:“路上碰到了个机缘,现在是后期大圆满,临结丹只差一步。”

  修炼除了天赋重要,机缘同样不可或缺,因一场机缘一飞冲天的人不在少数。林蜀奎显然替他感到高兴,素来面无表情他,今日脸上表情丰富了许多。

  “这位是南越国五公主陈予瓷,这是周思程,如今是筑基后期大圆满的武修。”林蜀奎替二人介绍了了一番,后面那句话显然带了挪揄。

  “这里不好叙旧,移步晗雪居如何?”小女孩手被在后面,夹在二人中间毫不露怯,一双杏眸充满笑意,叫人心生好感。

  “好。”

  大早上的晗雪居虽然开门了,却没什么客人,陈予瓷没纠结雅座,要了个靠窗的位子,耳边传来街道上行人同商贩讨价还价,十分有意思。

  在她关注窗外风景时二人也没闲着,简单的叙旧后林蜀奎开口了。

  “你应该也有听说,五公主灵根不显不能修炼,我希望你能护她周全。”

  被点名陈予瓷回头,恰好同少年对上,她一开始以为奎叔只是来接个人,现在看来好像没有这么简单。

  她笑了笑没有说话,周思程垂下眼眸,收敛起一闪而过的失望。五公主深居宫中,毫无修为,若他多年苦修只是为护她周全,多少有些心有不甘。

  周思程的想法林蜀奎怎会不知,他转了转手里的瓷杯,冷硬的脸上带了点不明的意味,“不愿意?”

  听到这陈予瓷自觉的转过头去,而少年闻言脸上有些难堪,七年前这条命就不是他自己的,他有什么资格拒绝?

  “没有,我听从奎叔安排。”

  林蜀奎了解他,七年前的小男孩就说誓死跟随,七年后如约而至的他已经表明他的态度。若公主真的是个深居宫中的废人,他明知少年志向如此强人所难确实叫人不齿。

  深居是表象,废人是假的,日后周思程便能明白了。

  “属下周思程,愿为公主差遣,肝脑涂地!”

  少年站起在一旁空地单膝跪下抱拳,出乎二人意料的是女孩神色淡漠,并没有收获一员大将的欣喜。

  “我刚听到有人说卢腩巷那有灵力波动,去看看。”

  小女孩说完一马当先,脚下一点从窗口飞身而出,速度之快竟只留残影。

  林蜀奎失笑,对上少年茫然惊愣的表情,好心提醒道:“还不跟上。”

  说罢飞身跟上。

  ....

  尚未进入小巷便感受到里面的灵力波动,她感受到里面修为最高的是筑基中期的剑修。她虽然灵根不显,但是五修皆通,目前最高的不过是六阶后期的画阵。

  她对上八阶的修士尚且还有一战之力,筑基中期还真打不过,所以她等一下奎叔来,看热闹没错,显然小命更重要。

  林蜀奎和周思程先后来到,林蜀奎夹起小姑娘飞上屋檐,这个位置恰好可以观察到巷内动静。

  待陈予瓷看到交战其中一方人马的时候觉得极其眼熟,从头黑到到脚的打扮赫然和先前袭击萧无尽的人是一伙的。

  而另一方人...

  “是何家的人。”

  陈予瓷并不怀疑奎叔话语的准确性,何家重文,何家子弟多少在朝廷上有个一文半职,虽然不同萧家出了个丞相,但在朝廷上也颇有话语权。

  幕后人目的明确,只向朝廷重臣的子女下手。

  她没有多说,从储物袋中掏出墨笔,乳白色的灵力被烙印在空中,复杂晦涩的图案文字慢慢显形。她修为不高,干脆画了禁锢阵,为的就是阻拦黑衣人的攻势,给他们加点小麻烦。

  周思程惊讶的看着她,他虽然不是画修,但是也见过别人画阵。目前为止还没见过哪个人的灵力是乳白色的,他隐隐感觉到那乳白色的灵力极为纯净,画阵渐渐成型,竟让他感受到一丝压力。

  “嗡!”

  阵成,与此同时下方黑衣人的周身便出现光芒,或是脚或是手,单单禁锢其部分身体。

  何家本来不敌,没想到事情出现转机,当机立断反守为攻。

  “铮~”

  似曾相识的画面在此上演,当古朴悠远的琴音响起时,黑衣人个个面露疼色,耳朵渗血。

  陈予瓷对这道琴音印象深刻,朝发动者看去,果不其然,在巷口少年带着一队人马。

  那刹那她眼中竟容不下旁人,少年遗世独立,月牙色衣袖被风波动,瓷白如玉的侧脸出尘淡漠,他似乎感受到她的注视,微微偏首。

  她只看到唇边细微的弧度,转瞬即逝。

  战况毫无悬念,由薛佑安带领的人马一举拿下。

  “回宫吧。”小女孩转过身,薛佑安显然是在办事,不便交谈。

  小女孩虽修为尚不及他,但周思程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眼拙,尚且八岁,什么天真烂漫满怀童心都是表象,五公主远没有那么简单。

  回到瓷缘宫,十四岁的少年扑通一声双膝着地,目光诚挚而坚定:“忘五公主原谅草民眼拙,草民愿为公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走在前面的小女孩被这变故吓了一跳,连忙侧开躲过,示意翎清把人扶起来。

  我滴个乖乖,这少年比她大,受了这一跪折寿什么办,她还想活久远点。

  翎清要去扶他,却听到少年说道:“今日草民做了愚钝之事,让公主不开心了,草民自愿为此受罚。”

  陈予瓷只觉得他在以此要挟,决定给他个教训,叫他以后明白,眼见为实。

  少年跪在院内,眼神固定坚持,小女孩转身回到屋内,翎清没多说,转身去厨房准备点心。

  林蜀奎暗中叹气,周思程脾气太过固执,而公主虽然年岁尚小看起来软绵可爱,但是自有主见。

  当初林蜀奎自己恐怕都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不仅要带娃,还要当和事佬,这和他当初想象自己严厉教导冷酷无情的样子有些出入。

  

一只大壮

大谢谢大家的红豆,如果有评论就更好了,奥利给冲冲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