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第七章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一只大壮 2002 2020-08-27 19:44:33

  陆续挑开黑衣人的领口,果不其然,上面绣了一位以手掩目的光头。

  “世子,这已经是‘盲僧’第三次了出手了。”

  少年目光深沉,三次围杀出自同一批人之手,如此大战旗鼓却次次失手,这幕后之人可真是嚣张。是什么底气,让他们如此与皇室叫嚣?

  “带回去。”少年挥了挥手示意随从动作。

  黑衣人一见任务失败就咬碎藏在舌底下的药丸自杀,利落的让明知套路的他们都来不及阻止。这些人训练有素不像杀手,反倒像是家养的死士。

  薛佑安回到薛府,刚进院门就看到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黑发束起,斜飞剑眉,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的唇瓣轻抿,即使坐在轮椅上气势不减,受战场岁月的沉淀,如一把未出鞘的利剑叫人不敢直视。正是驻守边城的薛大将军薛永平。

  “进展如何?”

  “信心满满来势汹汹。”

  少年只说了两个词,若是旁人定是捉摸不透,可薛永平瞬间就明白了。

  男人刚毅俊朗的面容带了嘲讽,垂眸把玩手中的铁珠道:“这么有把握,想来是宫中有了奸细里应外合,待会我便进宫一趟。”

  薛永平和瑞辰帝年少好友,那盲僧如此嚣张,怕是宫内已有所动作。他相信以老友的头脑有所防范,又怕他毫无所觉。

  进宫一趟才能叫他安心。

  “好。”少年应了下来,突然想到今日对视一眼的小女孩,“对了,五公主生母是哪位嫔妃?”

  “封号单一个瑾字,难产毙命,怎么突然问起这个?”薛永平奇怪,少年从小寡言稳重,能引起他兴趣的事都少,更别说人了。

  他脑海中浮现出小女孩毫无忧虑的笑容,本来想说的话在口中打了个弯儿,又问道:“五公主为何不能修炼?”

  虽然他驻守边城,但这个他还真知道,五公主测灵根那日他的亲侍就在现场。

  “神石不显,没有灵根无法修炼。”见少年脸色有些变幻,他挪揄道:“怎么,对人家小姑娘感兴趣?”

  薛佑安一怔,转身回房之前丢下一句话:老不正经。

  他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小女孩出手,可残留的画阵灵力和同他在小女孩身上感受到的一模一样。如此的纯粹温暖。

  若是第一次他不敢肯定,今日惊鸿一瞥让他确定这不是巧合。五公主不如传闻所说是个没有灵根的废人。

  .....

  谁也不知道林蜀奎和陈予瓷说了什么,女孩重新出现在双膝着地的少年面前,一双透彻的杏眸同少年对视,良久她才开口。

  “当本公主的侍从就一点,要替我闯祸背锅,你可愿意?”

  少年眼神坚定,毫无犹豫的道:“愿意!”

  小女孩面露异色,他身上有一股中二之气,此时仿佛燃烧了中二之魂,她嫌弃道:“那你还不起来?以后别动不动就跪动不动就跪,男儿膝下有黄金懂不懂?”

  若他不是烈士之子,他今天就算跪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都没人管他。

  林蜀奎描述的边城仿佛身临其境,残垣断壁,疮痍满目。

  男人路过无人镜军营驻扎地,被安排到一个帐篷,里面还住了一队夫妻,姓周。

  他们热情好客,风趣幽默,讲述着边城大大小小的战役,男人不觉得他们聒噪,觉得在无聊的沙漠中碰到这么对夫妻也是幸运。

  弑魔突然围攻,驻军四面受敌,周氏夫妇说:“你不是军营的人,能走便走!”

  他没走,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往日里鲜活的生命一个个消失,待边城援军赶到。驻营横尸遍野,连黄沙都是猩红的颜色,只留他一人。

  他记得周氏夫妇曾说过,有一小儿在边城和老母亲同住。

  他找到那小儿,告诉他噩耗同时给了他一个储物袋,他说:“七年后,若是你修炼到筑基中期,就捏碎里面的玉佩来临江城找我。”

  回忆到这戛然而止,那个他就是奎叔,而因弑魔失去双亲的孩子已长大成人。

  如果她是那个孩子,修炼应该是为了报仇,而周氏夫妇应该希望他们的孩子好好活着。所以奎叔定下七年之约,让周思程来临江城,待在他眼皮子底下。

  边城生活离她太过遥远,她能做到身临其境却不能感同身受,她知足现状,没有性命之忧,此时南越国的五公主显然没想到日后她也会是边城一员。

  ....

  深夜,太医院的人被叫醒,匆匆的提着药箱往宣明殿赶,陈予瓷被叫醒的时候还有点蒙。

  “五公主,宣明殿方才召了太医。”

  翎清一句话让陈予瓷瞬间清醒,这几日搅得临江城不得安宁的幕后之人朝父皇下手了?

  她匆匆披上披风就朝宣明殿赶去,被此举惊动的显然不止她一个,看到路上不少嫔妃和她一样后陈予瓷就冷静下来了。

  以她的了解,若是父皇真的受刺倒不会如此大战旗鼓的找太医,如此动摇军心。她打了个哈切,正想叫翎清背她回去收拾收拾仪容再去的时候被人拉住。

  小女孩比她高一点,小脸慌张的拉住她后才安定了几分。“陈予瓷,你说父皇不会有事吧?”

  小女孩正是排行第四的陈雅芊,是少有的双灵根,药乐双修,平日了傲娇的很,此时将陈予瓷的手牢牢抓住。

  “四公主!”后面的婢女神情焦急手里抓着披风追上她。

  “你先别着急,把衣服穿好。”她接过婢女的披风给小女孩穿戴好,牵过她的手道“走,去宣明殿看看。”

  此时门口已聚集了乌泱泱的人,常见的不常见的嫔妃都在外面候着,却不见陈奕揽等人。待二人走进门口侍卫行了一礼道:“四公主五公主,里面请。”

  陈予瓷皱起秀气的眉毛,果不其然在殿内看到陈奕揽陈奕枫等人,她觉得事情和她想的有些出入,瑞辰帝或许真的出事了。

  几人站在外殿,瑞辰帝身边的老人陶公公守在通往内殿的入口,见陈予瓷二人进来后才道:“里面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