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第八章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一只大壮 2014 2020-08-28 16:00:10

  男人坐在床边,除了脸色被往常苍白了一点似乎没有什么不同,陈予瓷心中一惊,瞬间出现在他身前,盯着他的双眸。

  他似有所觉,伸出手来探索,“是小五么?”

  往日里这双眸子充满了慈爱,在精明不过了,此刻目光涣散瞳孔发灰。此时陈予瓷恨不得将方才淡定的自己吊起来打一顿,瑞辰帝是真的出事了!

  几个孩子也发现了他的异样围了上来,一时间竟没有人注意到没有灵根的陈予瓷方才明明是使了功法出现在瑞辰帝身前的。

  “你眼睛怎么了?”陈予瓷此刻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担心,虽然便宜父皇后宫有很多嫔妃,有时候并不能尽到一个普通父亲的责任,可是对几个孩子没话说。

  瑞辰帝笑笑抬起手,陈予瓷第一次主动的用自己毛茸茸的脑袋去接。

  “没注意竟然被下了毒,不过好在发现及时,只是眼睛没了感知,你们几个无须如此担心。”

  五个孩子神色各异,一向乐观的陈予瓷也没有说话,瑞辰帝像没事人一样继续说道:“这毒一时半会好不了,继续待在这个位子上也不合适了,我已决定传位奕揽。”

  陈奕揽面色不虞,双拳紧握刚要说话,瑞辰帝好似感受到他此刻情绪不对,探手去寻他,陈奕揽咬牙,终是不发一言去握住瑞辰帝的手。

  “我会在你身后辅佐你,别怕。”瑞辰帝拍了拍他的手背示意他冷静,又道:“奕枫,念霖,雅芊,我已传召五大灵院的导师,五日后出城历练。”

  “父皇!”

  不止陈奕枫三人没想到,陈予瓷也没想到,瑞辰帝竟是要三人离城!她心猛的一沉,难不成事态严重到要远离皇城才能保住性命了么?

  “我不想去,我要留在宫里,我要守着父皇!”四公主扑通一声跪下,不复方才的慌乱,坚定无比。

  “儿臣也是!”二公主跪在他旁边,陈奕枫不发一言,同样用行动表明态度。

  “哈哈哈,看你把几个孩子吓的。”爽朗的笑声响起时众人皆是一惊,将殿内沉重的气氛一扫而空。众人闻声看去,来人坐在轮椅上,硬朗的脸上还有胡茬没修理干净,收敛的威压叫人有些心惊胆战。

  旁边的少年负手而立,小小年纪却气质出尘,谪仙般的脸叫人过目不忘。

  “你们几个还不起来?”瑞辰帝收敛了笑意,不经意间那股久居高位的威压叫几个孩子乖乖听话的站了起来。

  陈奕揽经常跟在瑞辰帝身边,倒是认识轮椅上的男人,只不过此时他心情不佳,敷衍的行了一礼,“见过薛将军。”

  薛永平制止了几个孩子想行礼的动作,神色平静的道:“几个杂碎而已,还能翻了天不成?送你们出去历练是希望你们尽快强大起来,说些难听的,留在宫中倒是让你们父皇有些束手束脚了,出去避一避也好。”

  薛永平说的难听,可是又不无道理,几个孩子脸上一阵青白交错,四公主眼里含了晶莹,却倔强的没有让她掉下来。

  陈予瓷在他们进来时就缩在角落里,这个薛将军一看就很凶。

  不知道是不是带兵打仗多了,陈予瓷觉得这个薛将军身上自带一股唬人的气质,虽然长得模样算是周正,可她总感觉他能一只手捏断她的小脖子。

  那少年看上去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如果不是二人一同出现,她根本想象不到这二人是父子。一个长得跟天仙儿似的,一个凶神恶煞的,看不出血出一脉。

  许是薛永平狂傲的语气叫人信服,众仿佛吃了颗定心丸,叫陈予瓷思绪忍不住跑偏了。

  “你们几个都回去收拾收拾吧,出去历练没有三年五载是回不来的。”瑞辰帝挥了挥手,神色看似轻松,实际上背脊僵直。若是没有中毒,几个孩子不用提前承受这些压力。

  气氛再一次的压抑起来,陈予瓷不忍看亲人心中煎熬,脸上重新挂上灿烂的笑容,插科打诨着,“希望各位哥哥姐姐回来后学业有成,老陈家光宗耀祖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说着她跳起来拍了拍三哥陈奕枫的肩膀,一脸正经的模样。

  瑞辰帝给面子的笑起来,摸了摸她的头问道:“你那呢?”

  “我?上知天文地理,下至琴棋书画”小女孩一脚踩在旁边的椅子上,顿了顿才道“一窍不通!”

  “但是,吃喝玩乐这一块,还马马虎虎。”

  她稚嫩的小脸上满是骄傲,瑞辰帝虽然看不见,可是听到她贱兮兮的声音已经开怀大笑。

  众人眉眼间都染上了点笑意,实际上小女孩白玉般的耳朵慢慢爬上红潮,父皇、薛将军、薛佑安、太子陈奕揽、二姐、三哥、四姐,正好七个!

  一波一换七!稳赚不亏!她还要安慰自己,要是有计算机在手,她还要手动给自己按666.

  “好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传皇后进来。”

  瑞辰帝挥了挥手,靠在床柱上稍显放松。

  众人鱼贯退出宣明殿,不知何时少年站到她旁边,她低着头,强行耍宝活跃气氛还在谪仙一般少年的面前,真的好尴尬。虽然她外表年龄最小,但是她又不是真的八岁。

  眼见低着头的小女孩就要撞到前面的门上,薛佑安刚想提醒,没想到她自动绕开跨出宣明殿。

  开玩笑,走路不看路她又不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一抬头,夜色中站着一群女子面露倦色,却时刻关注着殿内动静。几个小孩走向各自母妃的方向,若是往常陈予瓷倒是会去打个招呼,今天就算了,翎清也不见人影,她垂眸朝瓷缘宫走去。

  一边是人头涌动,一边是小女孩形影单只的背影,少年在薛永平耳边低语几句后转身离开。

  “五公主。”

  她回头,宣明殿前的热闹和路径上形影单只的少年形成鲜明的对比,那张如玉的脸褪去几分淡漠,稍显温润,和她曾幻想中仙人下凡一模一样,那瞬间,有些烦乱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