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十七章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一只大壮 2040 2020-09-06 23:37:34

  所有人顺利传送到冰域外的驿站,薛佑安礼貌又疏离的和蒋家人分开。

  旁人只知薛家缺了一味霜降草,却不知真正要的人是宫里头那位。

  事关瑞辰帝,陈奕揽不敢冒险,薛家有实力又可靠,显然是不二之选。

  领队来冰域这事本来是轮不到薛家世子的,未免大材小用了。

  薛佑安明白,可还是主动请缨。

  他其实只是为了还人情。

  临江城世家子弟被袭先后两次都有五公主出手,恩人的头衔都落在他身上。

  平白无故得了好处,他得还回去。

  薛佑安猜得到这霜降草或许对治疗瑞辰帝有用,冰域一行有他在十拿九稳,也不算占五公主便宜。

  不过....他又想起那日入宫,他鬼使神差的出手,入手的触感柔软细腻。还有将她从花坛里抱出来时,香软可爱。

  和只奶猫一样,他从小到大还没养过,回去倒是可以试试。薛佑安如此想着,带着众人深入。

  “霜降草有灵兽守护,请诸位道友施展各位神识寻找附近是否有高阶灵兽的痕迹,分为两批人马,一边东一边西,扩大搜索范围。”

  薛佑安转过身朝众人作楫。

  有人道:“薛世子客气。”

  分好组后背道而驰。

  霜降草是天地灵物,为灵力所供养,所以往往便吸引的都是高阶灵兽。

  往往高阶灵兽的威压极为明显,为的就是震慑妄图靠近的其他灵兽,它们领地意识极强,若是有别的灵兽靠近就会示威。

  难免留下痕迹。

  他们运气不好,三天下来毫无所获。

  ......

  风声从耳旁呼啸而过,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嚎叫。

  陈予瓷已经习惯妖风刮过的声音,同时她对灵力护体使用的也来越熟练。

  寒风凛冽,她小小的身影顶着妖风,步伐坚定。

  即使她吨位低,可这妖风却再也并不能将她吹起来。

  突然前面的林蜀奎停下脚步,陈予瓷还没看见什么耳边就传来低低的吼叫声。

  一开始只是喉咙里咕隆发出的声音,然后越来越大。

  “吼!”

  那声熊咆仿佛在她耳边传来,耳膜传来刺痛。

  一只近三尺高的白熊出现在她面前,它双眸泛红,张开的大嘴依稀可见粗壮尖细的臼齿,锋利的爪子极长。

  一掌挥下雪地上出现深深的凹陷。

  “利齿熊,它全身上下最危险的就是他的牙齿,肉身可与筑基武修媲美,肉身坚硬的同时行动灵敏,你小心。”

  林蜀奎一眼看出它的身份,撤到一边后慢慢的给她科普。

  他打定主意此行让她好好的实战,拿出一枚灵果,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灵兽当免费的陪练。

  白熊嘶吼了一声朝她扑来,竟留下残影!

  陈予瓷来不及闪躲,乳白色的灵力环绕在其手臂上,硬生生挡下一掌。

  熊掌落在她手臂上时,她脚下划出一道距离才勉强稳住身形。

  白熊没给她喘息的时间再次扑来。

  速度太快了!她根本没时间布下灵阵!

  她只能一次次用灵力去挡,好在此地灵力充裕,白熊不能穿透灵力,她也不知道如何反击。

  一次次的攻击被挡下那白熊显然十分恼怒,一双眼睛充血了般又赤红了不少。

  林蜀奎皱了皱眉,那抹小小的身影没有反手之力,只能一次次挡下白熊的攻击。

  虽然她使用灵力不需要媒介,取之不尽,但她灵力铸成的防御是否坚固?

  “扑哧。”

  锋利的爪子划过她白嫩的手臂,瞬间皮开肉绽。

  不够,还不够,林蜀奎想。

  受伤后凝聚在手臂前的乳白色气体都淡薄了不少。

  “吼!”

  白熊突然发狂,身量在原基础上拔高了不少,嘴角咧开的獠牙清晰可见。

  同时行动的速度更快!

  陈予瓷苦不堪言,这利齿熊的速度太快,如雨点般密密麻麻的,她一时间腾不出手只能被迫防守。

  手臂受伤后那利齿熊你更是变本加厉,速度快了一倍不止!

  “砰!”

  小小的身影瞬间飞出去好几米,林蜀奎一张脸紧绷着,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再等一会,再等一会,等她坚持不住了再出手。

  紧握的双拳显示他此刻不平静的内心。

  雪坑里的身影缓缓站起,遍满污痕的脸上不复以往吊儿郎当的样子,那双大大的杏眸平静的让人可怕。

  奎叔就在旁边,那就顺着心意,放手一搏罢!

  她的身影快如闪电,下一秒出现在白熊面前,右拳上浮着乳白色的气体,带着雷霆气势轰向利齿熊。

  那利齿熊反应极快护住头部,陈予瓷显然不打算被动的挨打。

  林蜀奎只能看见天地间浮现出丝丝的气体,不断的朝她靠近涌动,那瞬间仿佛化成她身体的一部分!

  随着一道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是白熊的吼叫声。

  站在一旁的男人眼中划过笑意,没想到她居然看出利齿熊的弱点,他以为这一次恐怕得他出手了。

  吼叫声结束后白熊就没了气,她的脚边散落了两根长长的獠牙。

  “啧,还怪疼的。”她咧牙站在原地没动,看着林蜀奎走来。

  林蜀奎难的笑了一下,说:“还挺聪明。”

  陈予瓷一脸得意:“那跟你吹。”

  实际上她感觉四肢都不是自己的了,利齿熊肉身坚固,想突破它坚硬的躯体打到它的牙齿上并不容易。

  方才她似乎顿悟了什么,那灵力竟然化成了她的手臂和双腿,仿佛融为一体,这才击杀利齿熊。

  陈予瓷缓了口气,觉得打完走不动路也太丢人了,于是抬腿。

  噗的一声,是双膝接触雪地的声音。

  那瞬间天地都安静的可怕,她双膝跪地,面对着想她走来的林蜀奎。

  林蜀奎:.....

  她哭丧着脸:“这只是个意外,我腿软了。”

  她此刻庆幸林蜀奎是个面瘫,此时他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良久他问:“你怎么还不起来?”

  陈予瓷咬牙:“脱力了,站不起来。”

  “.....“

  他一把抄起她夹在胳膊上,还是熟悉的操作,抱是不可能抱的,毕竟都这么大了。

  ...

  它嗅了嗅确定方向后便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是百里外,冰蓝色的瞳孔如深渊吞噬着一切。

  “终于找到了。”

  

一只大壮

林蜀奎说:倒也不必行如此大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